首页 > 快读世界 > 观察 > 正文

穆尔西做错了什么

2013-07-12 12:32 作者:邹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新政府是否能在过渡阶段提高社会稳定度,现在还有待观察。但无论如何,它的首要任务是处理经济危机。”

7月4日,埃及最高宪法法院院长阿兹利·曼苏尔在最高宪法法院宣誓就任埃及临时总统

7月4日,在反政府动乱持续数日后,埃及军方解除了总统穆尔西的全部职务。国防部长赛西宣布废除临时宪法,提前举行总统大选,并委任最高宪法法院院长曼苏尔为过渡总统。作为后穆巴拉克时代的第一位正式国家元首,以及埃及历史上首位非军人全民直选总统,穆尔西去年6月的胜利曾为世界瞩目。可仅一年后,他便在排山倒海的抗议声中黯然下台。这一年,穆尔西究竟做错了什么?

“虽然是民选,穆尔西政府从一开始就缺乏合法性。”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高级研究员弗莱里奇(CharlesFreilich)告诉本刊,“当时,反对派溃不成军,没有机会准备参选,穆兄会是从穆巴拉克时代存活下来,并唯一运作正常的重要政治力量,所以世俗派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这是个合法政府。”

穆尔西来自穆兄会组建的自由与正义党。随着他的登台,穆兄会也一跃成为埃及政坛的主要力量。但是,在威权政权方被推翻的埃及社会,这支代表伊斯兰力量的组织始终未能安抚民众渴望民主的心灵。一年来,从宪法公投、新宪法生效到如今被罢黜,埃及国内大小抗议示威此起彼伏。人们担心穆尔西“劫持”民主,会引领埃及走向极端的伊斯兰国家。“穆尔西政府上任后的行为证实了世俗派最深的恐惧,它强制推行伊斯兰宪法,将自己的亲信推上政府高层,与科普特人之间剑拔弩张。穆尔西的执政风格看起来十分专制,无论在政策制定或组织利益上,他都好像是在推行穆兄会的狭隘利益。”弗莱里奇说。

但是,“穆尔西下台与穆兄会的参政立场并无直接联系”。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所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王林聪却这样告诉本刊,“他究竟要建立一个怎样的国家,总的来说比较模糊。但他推行的宪法表明,他还是要建立一个宪政国家,没有很明确地说要建立一个沙里亚政权”。“穆兄会欲在埃及社会扩大伊斯兰教影响力的意图很明显。但这个目标与民主并不冲突。”美国科尔盖特大学政治学教授卢瑟福(BruceRutherford)这样告诉本刊,“穆兄会在多年前就已声明:民主的关键特征是‘选举、独立司法系统和对公民政治权利的保护’。这些是正确的。问题在于,穆尔西的执政方式使得一部分民众害怕自己的权利会受到威胁。”

“穆兄会很大的一个失误,就在于没能缓和社会矛盾,而是将其不断激化。”王林聪说,“科普特人和穆斯林之间、宗教力量和世俗力量之间,穆兄会和萨拉菲派之间,这些矛盾都在激化,甚至阶级矛盾也在尖锐地激化。穆兄会在没有促成政治共识的情况下强行推行新的宪法、举行宪法公投、强行解除总检察长的职务等,都是不留余地的行为。虽是民选的政权,但总也需要尊重民意。很多国家在这一点上都出了问题,包括土耳其。而从社会层面来看,穆尔西也没有很好地把青年人群纳入政治体系中。青年力量是原来的革命先锋,他们在新政权里却没有享受到革命的成果,所以失落感、挫折感很强。这又成为反抗穆尔西的重要力量之一。”而真正引爆愤怒的,还是穆尔西政府在面对社会挑战时所表现出的无能。“埃及的经济困境没有改观,甚至更加严峻了。电荒、油荒都出现了,天气又炎热,民众的失望又一次达到了顶点。”王林聪说。“埃及社会中存在着多种强大的政策挑战,但穆尔西未能制定出可行的解决方式,尤其在经济领域。失业率、食品价格、燃油短缺、电力短缺和公共安全等问题在其任期内都恶化了。”卢瑟福也这样告诉本刊。“公平地讲,任何政府面对埃及当时的破碎局面都会感到头疼,但穆尔西政府的表现却尤为笨拙。”弗莱里奇说。

如今,埃及重新进入了不确定时期。“穆兄会和自由与正义党可能还会有新的反扑。军队这种解除总统职务的方式或将进一步激化矛盾。未来埃及的变数非常大。”王林聪说。“埃及可能会长时间处于混乱且无政府的状态,这其中潜伏着将国家引向失败的危险。新政府是否能在过渡阶段提高社会稳定度,现在还有待观察。但无论如何,它的首要任务是处理经济危机。”弗莱里奇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