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盲探》,百无禁忌的杜琪峰电影

2013-07-12 10:4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8期
“时代自己会走,挡也挡不住的,你只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导演杜琪峰(中)在《盲探》拍摄现场

电影《盲探》剧照

4月《毒战》,7月《盲探》,2013年才过半,杜琪峰导演已经在宣传自己的第二部电影。杜导自觉这样的效率充其量算是按部就班而已,别人都说现在是香港电影最差的时候,他不屑地挥舞着雪茄说:“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差啦,大家不是都活得好好的!”

老派笔挺的西装,金丝边的眼镜,一手酒杯一手雪茄,以及满脸的轻松,杜琪峰导演告诉本刊,比起《毒战》的束手绑脚,终究是《盲探》拍得从容,甚至近乎享受。回到香港的种种便利自不必说,尤其“银河映像”从1996年至今是第17个年头。“占足了大厦里的6层楼,从构思、开会、研讨剧本、拍摄到后期剪接、配音、配乐乃至发行,都在这6层之内,既方便又节省,团队精神能充分发挥,临时想要怎样,都有最快速度的应对,前期、后期同时都在开工,每年五六部的产量并不成问题!”

拍得足够放松,常常能步行着往返于家和办公室之间。“我每天都规定自己去走路的,至少是走7公里,偶尔也从家直接走到办公室,也就是从新界走到九龙塘。绕得最多一次走了4个多小时,一路上老要和的士司机摆手告诉人家我不想搭车,每一条街每一家铺面都走得很熟,整个空间都能装在脑里,慢慢就生成了故事。”杜导说。

所以,回香港拍《盲探》,能有多少点子冒出来,就放多少点子到电影里去,竭尽趣味,不惧夸张。何况有地熟也有人熟,拍电影本身像是开派对,能把一干老友聚在一起,比如刘德华从《至尊无上之永霸天下》(1993)至今,也相识了20多年,是老朋友一般默契自在。

“故事实际还是十几年前华仔自己拿给我的,当时他从报上看了一个律师盲了以后专门翻旧案的新闻,觉得很有意思,可以改编成电影,我也很懂得华仔的意思,每个在香港的人都懂得司法的要义终究得是公平。可是我觉得,律师有什么好拍的,整部戏都站在那讲话,对白太多其实挺无聊的,不如换成警察,又可以加上动作场面,娱乐性就会丰富很多。正好就这一两年间,香港发生了好几起让我们感到毛骨悚然的罪案,有一个儿子砍了他的父母扔到海里,也有一桩杀母案也类似,这种案件总令我很有感触的就是人心无常,所谓一念是天堂、转念是地狱,这也刚好就是我们银河映像的风格,所以我就找韦家辉一起朝这个方向写故事。”

《盲探》里刘德华扮演的庄士敦,依旧是那种杜琪峰式的小人物。租住在破败的公屋里,几乎没有朋友,守着一堆陈年旧案,还一不小心就失去了领到政府奖金的机会。于浮光魅影的香港,残障人士总显得太无足轻重,何况这个庄士敦自己,对生活似是也没有更高的期待,最多不过是梦一梦旧日里钟情过的女子,吃一顿可口的食物,甚至常常还要带些小人物的狡黠。但是,有时候却又有正义凛然的英雄神采闪烁在他的眼里,尤其是在那些现实谎言的轰塌之时。

盲探庄士敦办案能力超群,用的也正是重演现场的想象法,几乎如出一辙于5年前威尼斯电影节(2007年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以压轴惊喜片亮相的那部《神探》。那部电影里,“神探”陈佳彬(刘青云饰)就是一位破案无数、能力超凡的神探,而他显然不如庄士敦这般乐活,他不仅可以看到罪犯内心的七重分裂,自己的精神也同样四分五裂,日日与想象中的妻生活在一起,甚至也如凡高一样割下自己的耳朵。因为不负众望地把人心底的“鬼”活灵活现地呈现在画面上,《神探》成为近年港产电影最经典的代表作品之一,尤其令人心寒丧胆的是,哪怕仅仅是那一瞬升起的恶意,转眼之间的毁灭之心,心魔谁人没有?

正如那些银河映像拥趸所总结的“杜式电影定律”,刘青云的脸代表的是“杜氏作者电影”,逼仄、冰冷、幽暗,如用一把冷刀剖析着光怪陆离的香港;而刘德华则是“杜式商业片”的标志,极尽喜乐幽默,甚至是温情和浪漫。《神探》到《盲探》,冷艳的幻象的妻(张美华,林熙蕾饰演)已换作心地单纯满怀爱意的女警花,而当公认与刘德华如“三世情人”一样般配的郑秀文伴着华仔走上查案之路,自自然然就延伸出一线鬼马笑闹的曲折爱情,险途逆境也如撒了一层糖霜般闪亮而甜美。

“我拍完《神探》的感受就是,这个电影太冷,也很孤独,虽然是我们很喜欢的作品。但是到这个《盲探》,我们希望能够光明一点,轻松一点,喜乐一点。当然还是讲一些我们应该讲的东西,就像是开场那个从楼上丢通渠水的胖子,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状况,是不可无视的人的处境,只不过包裹在商业电影的框架内去呈现。我和韦家辉始终希望我们的银河映像可以不回避人心,有足够力量去探讨人的本质。《神探》有‘七宗罪’的心魔,而《盲探》里执念一定得吃芒果雪糕的‘小小敏’,还是‘逃不过’、‘放不下’的问题,但这次我们要讲得更有意思。”

甚至相对《神探》的冰冷,杜导是有意给《盲探》添了更多的人间烟火,自嘲是照着自己的模样把庄士敦拍成了个吃货。电影里,从路边的臭肠鱼蛋,店家的肉脯蛋卷,到高档餐厅里的鱼翅龙虾、红酒牛排,乃至平日家常时用来饱肚的咸鱼火腿面包、卤味伊面,庄士敦做得到时时刻刻在吃的同时享受吃的趣味,眼盲也都算不上问题。“我自己很喜欢吃!平时除了去公司、回家和抽一抽雪茄之外,也就是找家好馆子吃吃东西。《盲探》有很多吃东西的场面,其实我想表达,这个人眼睛盲了,但他对生活没有放弃,他不会因为自己是伤残人士就允许自己吃得不好。在我眼里,当一个人对吃的东西有要求的时候,便是他对生命有要求和热情的。”

而绝大多数有关吃的场面,又都成了影片中最是笑闹喜感的部分。比如,刘德华叼着一根龙虾脚和郑秀文进行案件情景再现,杜琪峰说,反正是一干老朋友在一起拍戏,吃吃喝喝本来就很欢乐,喜剧场面大半就浑然天成。“比如华仔知道是要学我,就叼雪茄似的叼一根龙虾脚,我们都笑得喷饭。我更乐于一边拍摄一边创作,其实原因不仅是我自己的临场感,还有演员们的优秀,比如刘德华、郑秀文他们越来越厉害了,有时我故意说得模糊,只是跟他们试一下看状态如何,就惊喜地发现他们都有各自的方法,甚至常常因此我们就要调整那些计划好的镜头、台词。成熟的好演员就是他一入戏,你可以不太花心思他也水到渠成。”

何况在杜琪峰看来,“吃”也是港人情怀之一。只不过相比曾经《文雀》的拍拍停停,甚至拍完了一半又前功尽弃,隔了一年半再全班人马重来,花足3年才找到那个讲述香港情怀的故事。杜琪峰说,如今自己还是会面对旧街老巷生出些不能自已的怀旧心绪,毕竟都是些装在心里足斤足两的存在。但眼下他反而可更加轻松、更加坦然地去用镜头面对。“我个人的想法是时代就是时代。这就好像以前在北京看到最多的是自行车,现在你再看,街边的同一个位置停的是什么车,开的是什么车。当然是有很多人担心,车子太多了怎么办,但到了这个岁数我就很明白这样的道理,时代自己会走,挡也挡不住的,你只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所以杜琪峰说,自己并不愿意如别人,说起香港电影就莫名感伤一下,反而他希望自己把目光放得长远。“香港和香港电影给了我很多,所以如今我在香港搞‘鲜浪潮’电影节,主要是短片竞赛,参赛年龄是18到35岁,也不管你是在大学读书还是已经走上社会,只要你年龄在18到35岁我们就给你5万块,让你去拍,拍完了以后有一个展,拿奖的人可以到外国看电影节。规定是每一个人有两次机会,你今年拿了奖,明年拿了奖,那么隔一年你才能申请。我的想法是爱电影的年轻人很多,但‘做’常常是最难的第一步,那我们就从推动小朋友好奇和关心拍电影开始。”

“鲜浪潮”已经办到第九届,杜琪峰导演说,自己反而不如着手开始时那么在意成绩和效果,反而越来越相信,以后怎么样谁都说不清楚,但每一个人在他生存的时代,都有自己的价值在里面。“努力放手去做”是他眼下最专一的人生准则,比如2012年转战内地,《毒战》没有放下警匪招牌,甚至涉毒又涉黑,妙的是峰回路转又不乏幽默的剧情最终还是以坏人伏法、警察正义作结,终于在壁垒重重的内地电影环境里讲圆了故事。甚至有意针对那些顽固的“合拍尴尬”做出新尝试,比如语言,索性就让香港人讲广东话,内地人讲普通话,但求自自然然;并且弱化虚拟掉所有的地理坐标符号,用好莱坞办法把空间阻隔感降到最低。至于《盲探》,则有意对照《毒战》,Cult,鬼马,又是血腥,又是爱情,百无禁忌给足看点,终究又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温暖故事。

“《毒战》我们就很小心地去试试看内地究竟怎么拍‘警匪’,心里也打鼓,但转向内地也算是一种自然,就像是自然法则,哪里有阳光和水分,哪里的植被生长就会更茂盛。内地市场的今后前景毋庸质疑,香港导演迟早都要进内地去拍片的。如今内地电影市场的活力实在是很蓬勃了,我当然也在想我们银河映像的风格是不是也能在那里耍两刀呢?《盲探》确实也是这个时候有意要拍,同样针对我自己常常感到的那些问题,比如内地导演很不错,他们很努力去表达社会的问题、人的心态,但同时我也总觉得他们缺少了一些幻想,去想些不是正常人敢想的东西。我觉得电影之美好,一方面是与现实紧密相连,一方面就是无中生有,我希望《盲探》能代表香港电影无中生有的最好的那一部分,值得珍惜保留下来的部分。其实在我自己不怎么去分内地电影还是香港电影,说到底,我们总得有人先做点有意而为的铺垫积累,以后这碗羹才会大起来。”

(实习生卢冉对本文亦有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