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被遗忘的希区柯克默片:一种文化遗产(4)

2013-07-11 13:08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6月17日至23日,修复后的希区柯克早年的9部默片作为上海电影节的一个展映单元,进行了亚洲首映。这是这些默片诞生后80多年来首次完整地在大银幕上重现。在解释修复原由时,英国电影学会的回答简洁明了:“莎士比亚已经写进了通识课教材,希区柯克还没有。”

《水性杨花》剧照

《香槟》剧照

观看“真实”的默片

在修复过程中,BFI反复强调的是影片效果的“真实性”,即要忠实再现20年代观众观看这些默片时获得的观影效果。其中,《欢乐园》是一个显著案例,其修复版来自不同国家的5种拷贝,每种拷贝的质量并不均衡。“有的画面清晰度比较好,有的画面内容更完整,不同的拷贝,其胶片的明暗度、色差、阴影本来是有显著差异的,我们逐帧检查、对比、校正,以达到各项指标的平衡。最终的结果是,观众基本上不会察觉到这是一部由完全不同的5个拷贝拼接起来的影片。”

真正让现代观众感到新鲜的,是这部影片第一次在大银幕上所表现出来的缤纷色彩,这也是对20年代放映效果的忠实还原。“上世纪20年代,英国的大量默片都是上色的,要么是把胶片浸在染色剂里染色,要么是用不同种类的金属盐对胶片进行化学处理来上色。”罗宾介绍道,“50到60年代时,人们意识到当年的硝酸基胶片化学性质不稳定,因此将其批量转换复制为安全的醋酸基胶片,然而那时彩色的安全胶片价格非常昂贵,因此许多默片丢失了原本的色彩,被转换为黑白片。如今许多默片只有找到20年代的原始胶片,才能找回其本来的颜色。”

整部《欢乐园》中共计有5种不同的上色。“实际上分别有两种色度不同的琥珀色和粉色。我们现在已无从确知这是否符合希区柯克的原意,只能忠于原始胶片呈现的状况。”罗宾说,“早期电影的色彩修复,也恰好是BFI的长项。在这方面,我们有全世界技术最顶尖的专家。”其中有一个场景的上色,经过化学物质分析后发现使用的是铁盐,而非当时惯用的银盐,因此画面呈现出了一种特别的蓝色。

在默片时代,不同的颜色在影片中往往以约定俗成的规则代表不同的含义,例如,琥珀色代表夜间的室内,蓝色代表夜间的室外,粉色代表与爱情或者性有关。在《下坡路》(Downhill,1927)中,希区柯克使用了一种绿色代表主人公因病而陷入了幻觉。在如今早已习惯视听盛宴的观众看来,这些颜色代码的表达方式不免显得笨拙。“事实上,这种上色最流行的是在20年代早期和中期,到20年代晚期便逐渐消失了。”罗宾说。至于有声片发明,那便是另一个时代了。

上世纪20年代,各个影院会邀请不同的管弦乐队来为每一部默片谱曲,然而,当年的曲谱基本上都没有保留下来。如何为修复版的希区柯克默片配乐,成了BFI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到底是以更加传统的方式配乐,还是不考虑特定年代,采用更加新潮的音乐风格?这一直是一个争论话题。”布莱恩妮说。

此次上海电影节放映的9部默片,有3部配上了事先录制好的音轨,其余6部都是现场钢琴配乐。“如果有足够财力,我们非常乐意为9部片子都录制音轨。”罗宾笑道,“但另一方面,录制音轨也就意味着将这部影片的艺术观感以某种形式固定下来了。从这个角度说,现场配乐自有一种变化的活力,它赋予了这些默片更自由的艺术可能性。”

事实上,BFI在放映这些修复版默片时,一直在尝试将不同的配乐方式与影片内容组合。2012年9月,《下坡路》一片在英国放映时,首次使用了5位说唱艺术家用Beat-Box的方式进行配乐,吸引了大量的英国观众进影院。根据后来的描述,“在场的人们完全被配乐和影片内容的高度配合而吸引了,屏幕上人物的眉头一扬,或者神情变得微妙鬼祟,都与银幕下的说唱配乐形成节奏精准的呼应关系,从而给希区柯克的叙事增加了一个新的维度”。

在布莱恩妮看来,“默片配乐既是一种现场表演,也是观众和银幕影像之间的重要联结。如果21世纪的观众怀揣着与上世纪20年代观众对电影完全不同的期待而进入影院,那么我认为在音乐上适时地与时俱进并无不妥之处。我们修复这些影片的最终目的,是要让这些片子更长时间地停留在现代人的视野当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