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被遗忘的希区柯克默片:一种文化遗产(2)

2013-07-11 13:08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6月17日至23日,修复后的希区柯克早年的9部默片作为上海电影节的一个展映单元,进行了亚洲首映。这是这些默片诞生后80多年来首次完整地在大银幕上重现。在解释修复原由时,英国电影学会的回答简洁明了:“莎士比亚已经写进了通识课教材,希区柯克还没有。”

《下坡路》剧照

《拳击场》剧照


《蒙克斯人》剧照

       像侦探一样调研

2010年,“抢救希9”项目宣布正式启动。

原始胶片往往是修复过程中最有价值的资料,然而,一个首要问题便是确定这些原始拷贝是否存在。如果研究默片的历史,一个明显的数据是:80%的默片在上映后便永久遗失了。上世纪20年代中期,每个晚上有300万伦敦人出入电影院,每部默片分到的档期非常短,大部分片子放映半周就下线了,只有非常走红的片子才能多放一段时间。一旦一部电影放映完毕,其拷贝在电影公司眼里也就没有剩余价值了。除原始底片收归仓库外,放映拷贝的命运基本上就是被召回并销毁。“那时候人们根本不看重电影,其地位就和看电影时消费的爆米花差不多,不过是一种空虚的娱乐。”BFI档案和遗产部经理布莱恩·罗宾逊(BrianRobinson)说,“在那时,如果你有心要保存一部电影的拷贝,肯定会遭到嘲笑:‘你把这种东西留下来做什么?’”

好在20年代末期,希区柯克已经在英国声名鹊起,他的电影作品的拷贝迅速成为世界上首批建立的电影资料馆争相收藏的对象。他变成大师的同时,他最有名的作品也被奉为经典被反复讨论、研究,并在世界各地发行了不同版本。“这给研究工作带来另一个困扰,便是如何确定不同胶片之间的从属源流关系。”BFI国家档案馆默片策展人布莱恩妮·狄克逊(BryonyDixon)说。

《房客》(TheLoger,1926)便是一个典型例子。这部默片令希区柯克一夜成名,又因被他本人称为“第一部希区柯克式电影”而知名度甚高,在全世界好几个电影资料馆都找到了拷贝。“实际发现,这些拷贝当初是为了在不同国家进行展映而从同一份胶片上复制下来的,因此全都没有太大用处,唯一能够用于修复工作的是一份确认发行于1926年的染色胶片。除此之外,我们找不到这部影片的原始底片,也没有比这份胶片生产时间更早的其他资料。”

此外,确切定位希区柯克默片的原始资料的收藏地点也是一个极其耗费时间的过程。“我们发信去问对方是否收藏有希区柯克某一部影片的胶片,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许多档案馆却一时难以回答。他们的资料往往没有经过彻底的清点和编纂,光是列藏品清单这一项工作,可能就意味着要花费好几十年。”布莱恩妮·狄克逊说,“迄今为止,全世界不同的电影收藏档案馆并没有一份编辑统一、可供随时查询的收藏目录。尽管电子技术在图书收藏方面已经普及,但是在寻找可供修复的原始胶片资料时,我们采用的还是最笨的办法:询问自己能想得起来的每一个可能人选,请他们去查找资料来进行比对。”

关于这些希区柯克早期默片的每一项资料都被广泛收集起来:原始发行日期、原始影片结构和内容等等。这些影片当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来自制片公司或希区柯克本人的文字记录,拍戏脚本更是稀少难觅。相对容易获得的历史资料是当年的媒体报道和商业广告。“我们要确定用最真实的资料来作为修复的基础,被删减的要找回,被旁人后来附加的要剔除,混乱剪接起来的胶片要重新编辑顺序。”布莱恩妮说。

最终,9部默片中除了《水性杨花》(EasyVirtue,1928)之外,都找到了来自20年代的原始资源。《水性杨花》最终只找到了一份从35毫米胶片复制过来的16毫米拷贝。“拷贝的复制者已不可知,从胶片推断,应该是30到40年代的复制品。这份拷贝是70年代发现的,在此之前人们一直以为《水性杨花》已经彻底丢失了。不幸的是,当年那份35毫米胶片上就已存在严重的划痕和损伤,16毫米的拷贝则完整复制了这些缺点。修复过程中我们努力提高影像质量,但图像仍旧模糊不清,除非有另一份原始资源发现,否则目前没有办法再加以改进。”罗宾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