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斯诺登:一个21世纪的泄密者

2013-07-11 10:54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8期
斯诺登横空出世,就像是从巨型情报体系逻辑有缝隙的地方蹦出来的另一个21世纪的孙悟空。

7月4日,一名青年带着斯诺登的面具站在德国总理府前,表示对斯诺登的支持

空间巨变

5月底,斯诺登还没离开美国,美国政府与新闻媒体的关系正剑拔弩张。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批准调查福克斯新闻社和美联社记者的通话记录,以调查情报官员的泄密事件。涉嫌泄密的新闻报道包括朝核问题、奥巴马下令对伊朗进行网络攻击、奥巴马亲自审核针对“基地”组织的“暗杀名单”等。政府秘密传票,要求从通讯公司调取记者的通话记录,一些官员把记者称作“泄密同谋”,引起媒体的强烈不满。

紧接着是斯诺登捅破的“棱镜”秘密监控计划。公众突然知晓,自2007年开始,这项绝密的电子监听计划就无所不在地包围着我们。“棱镜”许可的监听对象包括在美国以外任何地区使用参与该计划的公司服务的客户,或是任何与国外人士通信的美国公民。美国国家安全局(简称NSA)通过“棱镜”,可以获得电邮、视频和语音交谈、影片、照片、档案传输、社交网络细节等。根据斯诺登的披露,美国情报人员可通过“后门”,进入9家主要的美国科技公司的服务器。2012年,《总统每日简报》中有1477个计划使用了来自“棱镜”的资料。斯诺登还通过英国《卫报》披露,美国政府一直都在实施一个国内“监听”项目,NSA可以从通讯巨头Verizon旗下的机构收集各种通讯“元数据”(通话日期、时长、电话号码等,但不包括通话内容、地点和通话者的身份)。一位华盛顿记者告诉本刊记者:“国家安全局对全世界,包括美国公民,大规模的激进间谍行为,让人意识到,约翰·颇殷德克斯特(前国家安全顾问)的‘完全信息意识’(对所有人、在任何地方进行24小时的永久监控)计划从来没有流产,不过是转入了地下,改头换面而已。”

从2006年《纽约时报》曝出《无授权监视法案》引发的强烈争议,到美国大兵布莱德·曼宁泄密和朱利·阿桑奇轰动一时的“维基揭秘”,再到2011年国家安全局前高官托马斯·德雷克向记者发送机密和非机密类信息的泄密案,美国的情报系统屡屡亮起红灯。斯诺登只是他们中的一个。这些与通讯和网路技术相关的泄密案,究其成因,都可以追溯的后“9·11”时代美国情报系统的变革。

斯诺登事件发酵之时,中情局前局长、国家安全局前副局长、美国四星上将迈克尔·海顿(MichaelHayden)在一次智库发言中,解释了“棱镜门”事件的由来与意义。他举了个例子:“假设有一个我监听的恐怖分子,人在巴基斯坦,给他在伦敦的朋友打电话或发邮件说,明天中午12点准时发动袭击。哇塞,好玩儿起来了。我马上打好情报报告,通知新苏格兰场(伦敦警方)说,明天中午有事要发生,这儿是你们英国境内通讯参与者的信息。然后,巴基斯坦的那家伙挂了电话,给他在巴黎的共谋者打了电话,说了同样的事情。我们截获了,立刻通知法国特种部队和法国对外安全局。好,现在,巴基斯坦这位把电话拨给了布朗克斯(纽约一个区)的一个号。理智的想法,大概都不会说,根据美国法律要求,我应该挂掉电话,结束监听,不做报告。给布朗克斯的这个电话,也许才是至关重要的。”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公民和在美国本土的人是美国情报系统中的“受保护人”,不能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监听其谈话的实质内容和披露他的身份,“但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通话对理解这一情报的价值很可能是决定性的,所以他的名字应该被写进情报报告里”。

如果要制造大规模灾难的敌人就在美国本土呢?他进一步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9·11’之前,驾驶飞机想撞五角大楼的两个人——纳瓦夫·哈兹米和哈立德·米德哈尔就住在美国的圣地亚哥。我们当时不知道他们在圣地亚哥。他们给在中东的恐怖主义设施打了至少6个电话,可能还要更多。我们只截获了6次。在这6次谈话中,有两次通话有情报价值,我们做了报告。但截获的物理信息和通话内容没有告诉我们,他们是从圣地亚哥打的电话。我们没能定位他们”。“‘9·11’的调查报告批评我们过于谨慎,特别对跟踪美国本土的威胁过于谨慎。参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都公开批评(NSA),未能捕获一端在美国境内的、与基地组织有关的通讯。他们问:为什么你们在美国本土截获的信息没有透露任何他们身在何方的信息?这是美国失去的机会,它造成了国家灾难。”放在2000年,“如果奥萨马·本·拉登跨过了尼亚加拉大瀑布的大桥,进入安大略的尼亚加拉,美国法律就会介入,给予他(不受监控的)保护,而这是他站在加拿大的尼亚加拉霍斯舒瀑布下享受不到的”。

而2001年后,情况变了。“‘9·11’之后,我们热情地拥抱了急需的改革。坦率地说,通过法律的改变,改变了情报的策略、技术和程序,以保证将来再有诸如这种打到中东某一目标安全设施的电话时,我们能够知道它是从美国本土哪个地方打过去的。”这一看似非常细小的微妙变化,推动了后‘9·11’时代美国情报体系的重大变革。更重要的是,它造成了国家与私人空间界限的巨变,这在美国独特的文化中,又关系到根本的价值观问题。其他国家的人们则发现,拥有众多根服务器、掌握着全球信息网络空间枢纽和分配权的美国,已无所不在,乔治·奥威尔的“老大哥”跨越了国家疆界,以21世纪的存在方式潜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