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汤姆·霍伯:“我想我会用尽一生讲故事”

2013-07-04 11:07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7期
“当你选择做一个导演,你还是要去想怎样讲一个故事。”

汤姆·霍伯(中)与演员们的工作照

“我6岁时候第一次在剧场里看莎士比亚的戏剧,到15岁,我已经看了三遍《麦克白》了。”说起自己在英国式故事传统中的浸染,汤姆·霍伯这样告诉本刊。

说话之间是极其地道的伦敦腔调,冷峻严谨的态度,富有英国特色的面孔,格外修长的身材,汤姆·霍伯是那种可以被第一眼辨识出来的英国人,正如他也格外爱用我生在伦敦作为多数话题的开头。他成长在富足的中产阶级家庭,母亲梅雷迪斯(Meredith)是澳大利亚人,在大学中任职,同时也是一位作家。父亲是英国人,从事媒体经营的生意。汤姆·霍伯毕业于赫赫有名的威斯敏斯特公学,他说自己对于戏剧的兴趣受到前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演员罗杰·莫蒂默(Roger Mortimer)的影响,而这位莫蒂默先生就曾是霍伯中学时的英文和戏剧老师。

大多数人是从2011年第8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记住了汤姆·霍伯这个略生疏的名字。那一年颁奖礼上最大放异彩的影片莫过于获得12项提名的《国王的演讲》,并且最终斩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创剧本共4项大奖。而2013年的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上,以完全颠覆式表演拍摄完成的音乐剧改编影片《悲惨世界》继续成为8项提名、3项获奖的大赢家之一,当无数前辈仍要为一生一座的小金人奋斗不已时,霍伯毫无争议地成为全世界最一线、最富有含金量的导演之一。

人们感叹这个金发年轻人被幸运之神一再眷顾的不可思议,而霍伯自己却说:“一旦你有成功的机会,你就该利用这种机会去冒险,重复你做过的另外的选择是错的。其实这个工业中最可怕的是作为导演拍了几部片之后,你很快有这样那样的拍片模式,我很警惕这点,所以对我来说,音乐剧很有意义,因为这个领域我没有可以遵循的模式,我得找寻属于自己的前所未有的方式。音乐是现场的,演唱也是现场的,好莱坞音乐片里,这是第一次全部用这样的现场方式,我从中感到惊人的能量,于我个人则是不断去更新自己,找到新的自己的可能性。”

与绝大多数被小金人学院奖垂青的导演不同,霍伯没有念过任何电影学院。12岁时从父亲那里读到了一本名为《如何制作一部影视剧》的书,便开始决定去做一名导演。13岁他就去图书馆查阅了几乎所有类似的方法论书籍,不乏如哈里斯·瓦茨(Harris Watts)的《上镜头》这类经典论著,并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导演了第一部作品,名为《逃亡的狗》(Runaway Dog)。“当时是我的叔叔送我一台16毫米的发条式摄影机,每一次拍摄的最长时长是30秒钟,而我只有25英镑,也就最多买100英尺的柯达罗姆彩色反转胶片。院子里有一条狗,我就想办法拍了一部电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