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金融的转型时刻(一)

2013-07-04 10:53 作者:谢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7期
一场突如其来的钱荒,预示着中国金融体系的转型和改革将会加速推进。
钱荒,为什么现在爆发?
这场意外的钱荒让很多人都始料未及。从货币供应总量来看,中国经济流动性并不短缺,甚至可以说是相当过剩,广义货币量超过100万亿元,前5月的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速超过50%,银行自身也拥有很高的支付准备金。钱荒爆发之前,全部金融机构备付金约为1.5万亿元,通常情况下,金融机构备付金保持在六七千亿元左右即可满足正常的支付清算需求,若保持在1万亿元左右则比较充足。但即便如此,它还是突然爆发。
人们试图在事后寻找钱荒爆发的原因,比如银行表外业务发展过快、大量理财产品集中到期、银行资产的期限错配、6月底面临的半年末考核等等。央行对于此次钱荒也总结了五个方面的原因,算是目前为止最官方的解释:一是贷款增长较快;二是企业所得税集中清缴,5月底和上周是重要的税收清缴期,财政存款增加也导致银行体系流动性减少;三是端午节假期现金需求;四是外汇市场变化,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期出台了《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外汇贷款较多的商业银行需要购汇,占用了人民币流动性,同时,银行购汇较多增加了外汇市场需求,外汇市场的供需相对平衡,也减少了央行购汇注入流动性的因素;五是补缴法定准备金。
应该说,这些因素的确都是导致银行钱荒的重要催发剂。不过仔细分析就不难发现,上述因素并非今年才出现的特殊事件。在银行的经营历史上,这些问题都曾经屡屡出现,但是并没有引发过一次危机,即使稍有麻烦,银行最终也可以有惊无险地度过,但是为什么这一次会导致银行出现钱荒,而且还是在我国货币供应量创下历史新高的背景下?
从根本上看,此次钱荒爆发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我国的银行还在继续沿着过去几年的旧有模式高速发展,但是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种变与不变之间的矛盾,才导致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钱荒危机。
第一个重大变化在于管理层的货币调控思路已经转变。管理层思路的转变,一是中央政府对于经济放缓的容忍度开始提高,二是政府也充分意识到货币政策对于刺激增长的有效性开始下降,因此对于通过货币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不再那么倚重。今年5月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提出:“在存量货币较大的情况下,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较高。要实现今年发展的预期目标,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
而商业银行对于这种转变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对于今年的货币政策出现误判。银行认为,在前5个月经济增速显著放缓之后,下半年的货币政策会明显放松,在经历了5月份相对低迷的货币投放之后(当月新增信贷6674亿元),国内银行在6月份开始为下半年提前布局,大规模投放贷款。有关数据显示,6月份的前10天,银行新增信贷已经高达1万亿元,而其中有高达七成为票据融资。
所谓票据融资,是指企业用尚未到期的票据向银行支付一定的贴息,从而可以向银行提前兑现资金,对一些中小企业而言,这是一种较为有效的融资手段。对于银行而言,票据融资可以同时做大存款和贷款两大业务,可以很好地应对半年末的监管考核,因此对于一些没有真实背景的票据融资也没有过多严格审核。票据融资最大的弊端在于,由于很多票据并没有真实的贸易背景,企业之间互相开具虚假票据,以此向银行反复融资,从银行融到的资金也没有进入实体经济,很大部分进入虚拟经济,今年中国实体经济增速放缓,而货币高速投放,形成货币空转现象,这种票据融资也是其中重要的推手之一。
我国当前的货币总量已经非常充裕,广义货币量M2高达100多万亿元,5月份的同比增速也接近16%,大大超过全年13%的增速目标,中国经济目前的悖论是货币供应高速增长,但是并没有惠及实体经济。对于大量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的现象,中央政府显然也是相当警惕。进入6月份以来,李克强总理已经两次提及要盘活货币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6月8日,李克强在河北考察时提出,“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6月19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要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盘活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其实已经相当清晰地传达出了新的货币调控思路。在这样的思路下,银行继续高速放贷,尤其是释放出很多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的资金,显然和政府的调控思路背道而驰,所以,银行爆发钱荒,央行隔岸观火,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央政府对于银行过激经营模式的一次警告。
除了中央政府的货币调控思路出现转变之外,第二个重大变化是国际市场的资金流动正面临历史性的大洗牌,这也是银行此次钱荒的重要外部因素。6月19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示,如果美国经济持续改善,美联储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放缓购买资产的步伐,明年上半年继续减少购买量,直至明年年中结束。在市场对美联储退出QE猜测已久之后,这是伯南克做出的最清晰的回应。
美联储如果退出量化宽松,将会导致过去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大规模撤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都还仅仅只是一个猜想,但现在正逐步变为现实。尤其是美联储退出QE之际,恰逢几大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增速都不约而同地放缓,在美国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之后,新兴经济体蕴含的风险被视为下一次潜在的全球性危机,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资金开始新一轮的大洗牌。
6月2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巴西总统罗塞夫通电话,专门讨论了当前的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和金砖国家合作。习近平主席表示:“当前国际金融市场出现了一些新的复杂因素。包括中巴在内的金砖国家要密切关注有关动向,加强财金领域沟通合作,加快金融安全网建设,推动国际社会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落实二十国集团峰会有关承诺,维护国际金融稳定,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促进世界经济健康发展。”两位金砖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专门讨论国际金融市场的动向,也足见目前国际金融市场的复杂性。
从中国今年的资金流动来看,前4个月,受到人民币强势表现的提振,大量热钱蜂拥而至,我国的新增外汇占款一直保持在很高的水平上,月均新增规模接近4000亿元,而去年全年的新增外汇占款也不过5000亿元。受到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的预期影响,外资流入开始明显放缓,5月份的新增外汇占款环比4月份大降七成。
钱荒风波爆发后,央行起初选择了强硬态度,但随着市场的恐慌情绪持续上升,央行在6月25日发表声明,表示“为保持货币市场平稳运行,近日央行已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央行发表声明后,银行间资金紧张程度有所放缓,SHIBOR利率开始从高位回落,但和过去正常水平相比仍然偏高,隔夜拆借利率接近6%,一周利率接近7%,而在过去大多数时候,隔夜和一周利率保持在2%~4%的区间。股票市场也没有因为央行的声明出现反弹,在随后几个交易日内依然表现疲软。在央行宣布注入流动性之后,钱荒风波也没有立即消退,这一方面是因为市场的恐慌情绪还在蔓延,另一方面,也说明资金外流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出来,资金外流带来的冲击,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央行注入流动性的效果。
银行怎么了?
中国的银行业最近几年可谓是非不断,屡屡成为负面新闻的主角。
去年中国银行业曾经陷入“暴利论”的漩涡中。当时民生银行的行长洪崎公开表示:“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所以我们有时候利润太高了,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
银行业的利润到底有多高,看看几家上市银行的公开数据就可以知道。以2012年的数据为例,工商银行去年的净利润2385亿元,建设银行为1932亿元,农业银行为1450亿元,中国银行为1394亿元。而素来被称为赚钱机器的中国石油,去年的净利润为1153亿元,这也意味着“工农中建”四大行的利润全面超越中石油,成为当之无愧的新一代赚钱机器。
在实体经济增速放缓,工业企业利润微薄的背景下,银行业的高额利润显然不合时宜,银行业的高额利润,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对实体经济的利润侵蚀。本质上看,银行业应该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中介机构,但是现在中国的工业企业利润日渐微薄,银行业反而成为新一代的赚钱机器,这显然是不合理现象。去年4月份,时任总理温家宝也曾公开表示:“其实我这里坦率地讲,我说我们银行获得利润太容易了。为什么呢?就是少数几大家银行处于垄断地位,只能到它那儿贷款才贷得来,别的地方很困难。”
暴利论风波尚未平息,银行很快就卷入钱荒危机。表面上看,银行的暴利论和钱荒风波似乎是两个矛盾的现象。从暴利论看,我国的银行资产规模迅速扩大,盈利能力快速增强,比如工商银行一天可以净赚6亿多元,建设银行一天净赚5亿多元,这应该意味着我国的银行抗风险能力大大提高。但突如其来的钱荒又表明,我国的银行业虽然经历了快速发展,但抗风险能力并没有成比例提高,某种程度上,银行规模扩张越快,抗风险能力就越弱。
于是,银行业在中国经济中处于一种很奇怪的地位。实体经济利润下降,而银行业反而成为赚钱机器,这显然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思路相背离。而银行业即使在成为赚钱机器之后,也没能发挥金融稳定器的功能,反而在一次突如其来的流动性危机中制造大量的恐慌。中国的银行业究竟怎么了?
从本质上看,银行的暴利论和钱荒危机其实是一脉相承。首先来看看银行是如何成为赚钱机器的。中国银行业的盈利模式相对简单,大部分收益主要靠存贷利差,以我国现有存贷款利率来看,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同期贷款利率为6%,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利差为3个百分点。这样的利差在国际上处于较高水平,由于中国银行业并没有对民营资本实质性开放,加之利率的市场化程度很低,所以这种垄断性利差保证了银行业的旱涝保收。
不过,我国银行业的存贷利差由来已久,并非近年才出现的新现象,但是银行业为何在最近几年突然快速扩张,尤其是国有四大行全面超越中石油,成为新的赚钱机器?这显然和金融危机爆发后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有关,银行业为了配合国家的经济刺激计划大规模放贷,导致银行资产规模快速增长。以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为例,这两大行的规模扩张几乎都是在2008年之后完成,2007年底,工商银行的总资产为8.7万亿元,2012年底资产规模扩张至17.5万亿元;建设银行2007年底的总资产为6.6万亿元,2011年底扩张至12.2万亿元,资产规模扩张之快一目了然。这样的高成长速度甚至连很多创业板公司都难以企及,但是却发生在传统商业银行这样的庞然大物身上。
由于银行还要满足资本充足率和存贷比等监管要求,在大规模放贷之后,银行资本被快速消耗,资本充足率和存贷比等迅速降低,很多银行的关键指标都下降至监管要求之下,因此有着迫切的补充资本要求。于是银行开始通过一轮又一轮在股市上融资等方式扩充资本,从而陷入“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的怪圈。某种意义上看,银行的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在最近几年飞速提升,其实并非银行的主动选择,甚至可以说是被4万亿的洪流裹挟着成长。这种拔苗助长式的成长不仅不能提升抗风险能力,反而使得银行更多的资产暴露在风险之中。按照央行的数据,2012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8年来首次出现反弹,年末余额1.07万亿元,比年初增加234亿元,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余额分别为1.5万亿元和5000多亿元,分别比年初增长8%和46%,这表明客户违约风险增大,不良贷款有进一步增加的可能。如果将来银行的不良资产出现大幅上升,带来的金融风险将远大于此次的钱荒风波。
银行成为新的赚钱机器,甚至被指责为侵蚀实体经济利润,显然并非是国内的银行经营有多么出色,这种盈利能力更多是不合理的金融体系甚至是经济增长模式所带来,所以不仅没有提升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反而使得银行有高处不胜寒之感。而银行此次爆发钱荒,除了是因为前期扩张过快所致,其实可以理解为新旧两种金融体系/两种经济增长模式碰撞所产生的矛盾——商业银行仍然在旧有模式下飞奔,但是没有预料到新的模式已经开始发力,一场钱荒风波就此突然爆发

6月25日,沪指盘中曾一度下挫近6%至1849.65点。图为武汉一家证券营业厅里的几位股民正在下棋,以这种方式缓解郁闷的心情

钱荒,为什么现在爆发?

 这场意外的钱荒让很多人都始料未及。从货币供应总量来看,中国经济流动性并不短缺,甚至可以说是相当过剩,广义货币量超过100万亿元,前5月的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速超过50%,银行自身也拥有很高的支付准备金。钱荒爆发之前,全部金融机构备付金约为1.5万亿元,通常情况下,金融机构备付金保持在六七千亿元左右即可满足正常的支付清算需求,若保持在1万亿元左右则比较充足。但即便如此,它还是突然爆发。

人们试图在事后寻找钱荒爆发的原因,比如银行表外业务发展过快、大量理财产品集中到期、银行资产的期限错配、6月底面临的半年末考核等等。央行对于此次钱荒也总结了五个方面的原因,算是目前为止最官方的解释:一是贷款增长较快;二是企业所得税集中清缴,5月底和上周是重要的税收清缴期,财政存款增加也导致银行体系流动性减少;三是端午节假期现金需求;四是外汇市场变化,国家外汇管理局近期出台了《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外汇贷款较多的商业银行需要购汇,占用了人民币流动性,同时,银行购汇较多增加了外汇市场需求,外汇市场的供需相对平衡,也减少了央行购汇注入流动性的因素;五是补缴法定准备金。

应该说,这些因素的确都是导致银行钱荒的重要催发剂。不过仔细分析就不难发现,上述因素并非今年才出现的特殊事件。在银行的经营历史上,这些问题都曾经屡屡出现,但是并没有引发过一次危机,即使稍有麻烦,银行最终也可以有惊无险地度过,但是为什么这一次会导致银行出现钱荒,而且还是在我国货币供应量创下历史新高的背景下?

从根本上看,此次钱荒爆发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我国的银行还在继续沿着过去几年的旧有模式高速发展,但是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种变与不变之间的矛盾,才导致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钱荒危机。

第一个重大变化在于管理层的货币调控思路已经转变。管理层思路的转变,一是中央政府对于经济放缓的容忍度开始提高,二是政府也充分意识到货币政策对于刺激增长的有效性开始下降,因此对于通过货币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不再那么倚重。今年5月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提出:“在存量货币较大的情况下,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较高。要实现今年发展的预期目标,靠刺激政策、政府直接投资,空间已不大,还必须依靠市场机制。”

而商业银行对于这种转变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对于今年的货币政策出现误判。银行认为,在前5个月经济增速显著放缓之后,下半年的货币政策会明显放松,在经历了5月份相对低迷的货币投放之后(当月新增信贷6674亿元),国内银行在6月份开始为下半年提前布局,大规模投放贷款。有关数据显示,6月份的前10天,银行新增信贷已经高达1万亿元,而其中有高达七成为票据融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