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斯特拉文斯基的藏书票——艺术的另一半(2)

2013-07-02 11:12 作者:子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6期
相对于过去,现在的艺术虽是瞬间、短促的,但它可以是永恒不变的,反之亦然。斯特拉文斯基、毕加索、芬格斯坦在乐谱、画板上,不断反复地,在古典与现代之间,尝试、求证着那一半永恒不变的真理。

但如果简单地将芬格斯坦彻底归属于表现主义一派,似乎又牵强了些,尤其是在他的创作生涯高峰及后期的藏书票作品中隐约显露出了带有崇敬式的模仿当时在西欧十分流行的立体派。芬格斯坦来到意大利以后开始吸收毕加索倡导的立体主义,在他为好友曼特罗制作的几张藏书票中进行了大胆的尝试。法国象征派诗人波德莱尔曾说过:“从流行的东西中提取出它可能包含着的在历史中富有诗意的东西,从过渡中抽出永恒。”不拘泥于一种形式和创作理念,在流行中吸取精髓是芬格斯坦艺术生涯后期的创作轨迹。1936年,在他为斯特拉文斯基制作这枚藏书票前,曾为儿子皮特绘画了一幅南欧丰韵浓厚的肖像。一身南欧风情的打扮、手抱吉他的皮特俨然和斯特拉文斯基书票中的“小丑”恐怕有着丝缕的联系。这是父与子间情真意切的隐秘倾诉,是父亲对儿子的希望,是一种寄托。在将妻子和女儿送往国外后,皮特成为芬格斯坦身边唯一的亲人,父子俩朝夕相处、相依为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成为芬格斯坦生命中最宝贵的记忆。1939年,皮特离开父亲跨洋去了美国,此一别竟成了永久。

作为一个新古典主义者,斯特拉文斯基的藏书票里蕴含了艺术在过去与现代交替、融合的瞬间美感。手抱吉他的“普尔钦奈拉”小丑,面无表情地呆坐在长凳上,他身着毕加索设计的演出服,目光聚焦于刚被弹断的琴弦,琴弦被割断的刺耳声仍嗡嗡作响。节奏是艺术的过程,在过程中无论音律、无论画风都被艺术家在某个瞬间赋予了短暂或阶段的美感。断了的琴弦打破了画面的节奏,但依旧保持了原有的韵律,在灵动与静止间矛盾地存在着。画面的焦点从吉他转移至小丑手中那支没有被点燃的烟斗,似乎这个短暂的停顿预示了下个变奏的开始,小丑会点燃他手中的烟斗吗?烟斗会是毕加索的象征吗?解读音乐家的书票最好的方式是聆听他们的作品,在芭蕾舞剧《普尔钦奈拉》悠扬的旋律中,调动起各种感官神经,在视觉、听觉所接收到的信号完整地传递到大脑后,一帧近乎二维的画面会转换成三维,甚至四维的“影像”,观者、听者身临其境的美感浑然一体。长凳是将二维空间拉伸至三维空间的标杆,它不仅延长了视觉空间效果,而且连同那支瓦罐支撑起了画面,在拉伸的过程中确定了基调。

波德莱尔在《现代生活的画家》一文中写道:“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相对于过去,现在的艺术虽是瞬间、短促的,但它可以是永恒不变的,反之亦然。斯特拉文斯基、毕加索、芬格斯坦在乐谱、画板上,不断反复地,在古典与现代之间,尝试、求证着那一半永恒不变的真理。

斯特拉文斯基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36年)

《树上的少女》,保罗·克利(瑞士)绘,铜版腐蚀(1903年)

曼特罗藏书票,芬格斯坦绘,铜版腐蚀(1937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