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从大江健三郎的私小说看他对社会问题的洞见

2013-06-28 14:17 作者:李长声来源:东方早报
自然主义文学风行两三年便匆匆收场,但时当日本近代文学草创,占据了中心位置,一直控制着日本文学史以及作家、读者的文学概念。日本小说都带着私小说的胎记,譬如地理性描述真实不虚,一旦畅销,原型之地便竖立文学碑,招徕旅游。

丸谷才一

丸谷才一去世了——卒于2012年10月13日,呜呼哀哉,尚飨--他与人合译过《尤利西斯》,也写评论和小说。或许作为文艺批评家的一面太强势,写小说就有点理论先行,虽然接二连三获奖,我却不喜欢。喜欢的是他的随笔,书评尤其好,他主张书评是一种文艺。长年担任多项文学奖评委,独具慧眼,例一是推举村上春树,但多数评委如大江健三郎不以为然,以致村上两度错失芥川奖,或者应该说,芥川奖终于错失了村上。

当今作家各自为战,基本上没有流派意识,评论家顶多把他们按年代分拨,文坛不再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三派鼎立。但丸谷说,今天的文学状况其实也似曾相识:相当于艺术派的现代主义文学以村上春树为代表,继承无产者文学的最好的文学家非井上厦莫属,而私小说对作者身边的事情感兴趣,用作素材,在这个意义上不就是大江健三郎吗?

他说大江文学是私小说,不大是好话。因为他小时候读日本近代文学就觉得没意思,更不看好私小说,1960年代以来痛加批判,死而后已。

丸谷生于1925年。通常把田山花袋1907年发表的中篇小说《棉被》定为私小说滥觞。谷崎润一郎在《青春物语》中回忆私小说当年的盛况:"读自然主义诸作家的作品,除了白鸟、独步、秋声等二三人之外,几乎谁也不会觉得好。事实上,要说那时候自然主义的蛮横,恰如两三年前无产者文学勃兴时代,而且更盛气凌人。关于这一点,常举出的例子有承揽镜花先生小说的书肆遭一群自然主义作家抵制,只好取消出版的事件。不管阿猫阿狗,只要写自然主义的作品就好,这种风气简直有'不属于平家就不是人',不属于自然主义就不是作家之感。唯鸥外和漱石两大家超然于时流。"

私小说的"私",日语是我的意思,不过,私小说也未必非用第一人称"我"为主人公不可,《棉被》即第三人称叙事。拥护私小说的人,如评论家秋山骏,几年前出版《私小说这种人生》,把它捧为"日本独特的足以骄傲的文学",但几乎不消说,这玩艺儿也是从外国拿来的。从法国拿来自然主义,照猫画虎,也就是加以改造,便造成具有日本特色的私小说。也有人主张私小说定型于近松秋江1913年发表的《疑惑》等,近松曾说过,私小说描写本人最直接的经验。咸出于己而无取乎人,写本人及其周围那些事,坦白从宽似的从实招来。大概私小说是基于基督教的告解,但告解于文学,恐怕并没有忏悔之意。私小说是写实的,虽然那现实之小,只限于自身及其周围。它故意不拉开小说人物与作家的距离,典型地表现了日本文学艺术的一个特征,那就是生活与文学或艺术处于未分化状态,常搅在一起。评论家小林秀雄曾一语论定:日本私小说的"私"是一己之私,没有像西方那样社会化。丸谷才一厌恶私小说不过是作家的生活报告罢了,欠缺社会性与故事性。

"为什么在两次大战之间私小说统治了文坛呢?"评论家加藤周一分析:"其理由,恐怕是因为当事者的居住空间很封闭,表现的空间也就封闭。无望改变环境,就只好改变自己。观看的对象不动,下工夫改变看法就成了家常便饭。"

私小说作家大都出生于地方,如岛崎藤村、田山花袋、德田秋声、正宗白鸟,进京上学,掌握了英语,读西欧自然主义文学,便一味地模仿。谷崎润一郎、芥川龙之介生在东京,骨子里带有江户时代传下来的审美感觉,接触西洋的颓废、耽美,两相结合,创作出唯美主义文学。他们信仰写美文就是文学,瞧不起自然主义作家幼稚的恶文。正宗白鸟在《自然主义文学盛衰史》中明言:"尽管在人生态度或创作态度上,《棉被》里有划时代的东西,但作品本身极为粗糙。"加藤周一甚至这样说:"诸恶之根源是岛崎藤村、德田秋声等所谓自然主义的作家们用不知道日本古典遑论汉籍也能写的文章开始写私小说。写变得容易了。是日本人就能说日语,所以也能写小说,使这种可怕的思想普及的就是他们。"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