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艺术家王鲁炎:艺术应表现艺术家个性而非为政治服务

2013-06-25 13:40 作者:李健亚来源:新京报
中国画廊正在经历全球化的经济危机,画廊与艺术家之间的双向诚信还在初步建立中;非商业机构缺乏国家政策支持,普遍面临资金短缺;一些艺术机构尚存在价值标准的"圈子化"。--王鲁炎

策展人巫鸿(左)和艺术家王鲁炎(右),站在王鲁炎巨幅作品《大教堂》前,展厅的地面也依据作品图案进行了布置。芳草地展览馆供图

由巫鸿策划的"图·寓言"王鲁炎个展,正在位于某购物中心内的芳草地展览馆展出。前者是艺术史家,后者是"星星画会"时期就参与前卫艺术实践、近年止步观念性的"草图"而从公众性展示中隐退的艺术家,两人颇有"学术性"的合作与购物中心的商业环境形成了有趣的对照。日前,他们接受新京报专访,回顾王鲁炎30多年来的艺术创作,也谈到了走进商业空间的缘起。该展览将展出至9月底。

【上世纪70年代】星星画会

我属于那类"为艺术而艺术"的

新京报:两位能不能回忆下当年"星星画会"的创作情况?

巫鸿:"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两三年,艺术发展非常火爆,不仅是美术院校的,那些没有学过绘画的年轻人也开始画画,于是便出现了很多画会。"星星画会"是全国上百个画会中走得最远的。他们在中国美术馆外的东侧公共空间组织展览,将自己的画作挂在大街上,引起大家关注。成员都是没有在美术学院里正式学习过的年轻人,其中有些是"文革"下过乡的,王鲁炎最初是车工。

王鲁炎:我参加过当时普及性的东城区业余美术训练班,就在鼓楼大街的鼓楼里。经过初级班、中级班和高级班后,侥幸又进入了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的业余美术训练班。当时非学院的人只有设法混入劳动人民文化宫业余美术训练班,才会有机会画人体模特。美术训练班中的大多数是工人,利用业余时间去那里画画。在那儿可以认识许多非学院的画画的人,黄锐偶尔也去画模特,他看过我用木炭条画的人体素描,认为不错。后来黄锐选了我的两幅作品参加"星星画展"。"星星画会"集合了几股力量,我属于"为艺术而艺术"的一类,因此不是骨干成员,但是"星星画会"的氛围对我很重要。

新京报:巫鸿怎么看王鲁炎30多年前在星星画会的创作?

巫鸿:当时王鲁炎有两幅作品展出吧,一张是静物,一张是人物画,看题材就可以知道他是追求自我表现的,认为艺术应该表现艺术家的个性,而非为政治服务。

王鲁炎:那两张油画都是我在家里画在自制油画纸上的。一张是静物"菜花",不是用美院的方法画的,这张画参加完展览就丢失了,现在想起来也是很平常的作品。另一张画的是当时非常另类的画家朱麦尤,他正在画参加西单露天展览的油画,画中白杨树的"眼睛"流着红色的血泪。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