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风流凉友

2013-06-21 17:00 作者:杨一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扇子出身便不凡,后来衍生出的各种模样,也算沿袭了风雅血统。

  “净君扫浮尘,凉友招清风”,有古人把这十个字贴在窗颊上,把扫帚和扇子描绘得轻捷灵妙。但是几百年间,净君扫走的浮尘去了又来,喧嚣未断,而自己从高粱穗、竹梢变成了塑料玩意。至于凉友,现今也变得少了些气质,大多被一些在闷日下蹲坐的大汉握在手中,没节制地摇晃,驱蚊招凉。要知道早一些的时候,它被人镶上乌木、象牙、紫檀,其扇骨经镂、雕、烫、钻等等工艺,扇面受名家题字作画。那时这么一柄技艺精华,藏在袖中,人们偶尔心思一动,将扇子缓取轻展,身躯一扭,便要出口成章。说话间悠然踱步,扇面收收放放,指指点点。要少了这么一件妙物,本该潇洒的便只是好动,本是风流的便只剩好色。

  究扇子的源头,史传最初版本为虞舜所制,《古今注·舆服》中讲,“五明扇,舜所作也。既受尧禅,广开视听,求贤人以自辅。”五明扇又称翟羽,扇的雏形便以一个颇具教育意义的理由诞生了出来。而现在所能找到的关于扇子图像的最早记载,是成都百花潭出土的战国金银错铜壶上的奴隶长柄扇。壶上画着一个消瘦的小人,手举长棍,端头一个硕大的形同橘子瓣儿似的东西,罩在奴隶主的脑瓜子上方。很长时间内,扇子都是这样作为仪仗扇来使用,那时称作翣,“天子八,诸侯六,大夫四,士二”,翣的数量与主人身份地位直接挂钩。可以想象那时达官贵人出行时阵仗很大,身后一片摇摇晃晃的扇子,十分立体,能够遮尘蔽日,所过之处该是一片清凉。

  扇子出身便不凡,后来衍生出的各种模样,也算沿袭了风雅血统。晋朝王嘉的《拾遗记》上记载羽扇便是昭王以稀禽毛羽制出四件,并分别取名。“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缉凤羽以饰车盖也。扇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光’,四名‘仄影’。”直到隋唐时期,羽扇和纨扇方逐渐流向民间,宋以后,折扇才变得盛兴。折扇的样式为其提供了流行的基础,折后轻巧,展后舒雅,材料之外,扇面又大有可为,舞文弄墨的功夫全可施展在这片大点地儿。自然,时代所携的鼎盛的文化氛围也帮助定义了扇子在贵族身份后的下一步走向。很长时间内,折扇便被文人墨客把玩在手,作“怀袖雅物”。

  “翟羽旧传名,蒲葵价不轻。花芳不满面,罗薄讵障声。御热含风细,临秋带月明。同心如可赠,持表合欢情。”唐代李峤在《扇》中便也说到了扇子的传承与身家。历史细节的书写大多拼的就是灵机一动,扇子若是没被先人想出来支在身后当皇族装饰,大约几根竹条胡乱一编,早早便被拿捏在市井之中。这样恐怕历史中那些倜傥形象,从模样上就要逊色不少。

  时过境迁之后,凉友倒还是回归到了它的现实功能,一把塑料片子,上面随便印着些图画,就呼呼扇起来招得清风。谁还会晓得当年一柄檀香扇,展开后馨香四溢,愈摇愈浓,香气可十年不退。正面十二档扇骨泥金扇面,金灿明亮,前有题字后有山水,尽是名家挥毫。扇头下悬一朵精巧的葱绿玉髓,通透摄心。这时再回望持扇者,自然看在眼中也是老少皆才子,美丑都风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