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邓南遮的藏书票——加尔达湖畔的诗人(2)

2013-06-20 15:00 作者:子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他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他不需要浮华奢侈的“胜利宫殿”,不需要人们赐予他的各种“美称”,他不愿再做自己笔下罗马城的“卡萨诺瓦”,更不愿意与政治有丝毫瓜葛。

加布里埃尔·邓南遮

在政治上,邓南遮是个“狂人”;在艺术文学创作上,他亦是生活的宠儿。他认为:“生活是美和力量两种形式的永恒的交替,是声音和色彩的交响乐,当声音和色彩与非凡神圣的人自然交融在一起时,人们就能享受无上的乐趣,领略那狂热的激情。”“丹农雪乌”的创作者徐志摩偏爱邓南遮的颓废和唯美,他说:“我们不能测量他的力量,我们只能惊讶他的成绩。这样的怪人,只有放纵与奢侈的欧南可以产出。南欧民族重本能,喜放纵。丹农雪乌的特长就是他的酣彻的肉欲与不可驾驭的冲动,在他生命即是恋爱,恋爱即是艺术。”

南欧确是孕育艺术的温床,是一个提供给艺术家重识自我的心灵补给站。1927年底,芬格斯坦也来到南欧的西班牙并重新热爱上了绘画。在游历了西班牙各地后,芬格斯坦深受启发,创作出了若干幅颜色迥异、充满了天空气息的风景画。1928年回到德国后,芬格斯坦在“新艺术画廊”举办了自己在西班牙创作的绘画作品展,所带来的反响之大是旁人始料不及的。其间他的儿子皮特热爱上了雕塑,作品有幸在“柏林人艺术画廊”与父亲的作品一起展出。不久,德国压抑而近乎憋闷的狭小生存环境已不适合芬格斯坦继续生活,在布拉格短暂停留了一段时间后,芬格斯坦将妻子比昂卡和女儿鲁斯送到了南非,自己带着儿子皮特在1936年初逃难到了意大利。通过几位亲朋好友的帮助,芬格斯坦在米兰正式定居。

邓南遮生活的加尔达湖地处米兰和威尼斯之间,距离米兰仅有百余公里的路程。1936年,刚在米兰扎根的芬格斯坦在朋友的引荐下为邓南遮制作了这枚藏书票。曾在柏林“红极一时”的芬格斯坦无论走到哪里,即使离开了他苦心经营20多年的柏林,仍可木秀于林,在藏书票圈内率先冲破了国界、种族、文化、艺术上的束缚。

在加尔达湖生活的17年是邓南遮逐渐净化心灵,深刻反思、反省自己人生的17年。他在1935年的遗作《密书》中曾对自己的一生进行了忏悔:“目睹这惨淡而又痛苦的一生,我真想抹去自己曾有过的那些经历——如今想起来真令人毛骨悚然——真想抹去加布里埃尔·邓南遮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抹去这样一个文艺家和英雄的存在,抹去这样一个与过去休戚相关又与今后的生存紧密相连的人物,抹去与他说过的话、写过的篇章、声明过的并且实现了的业绩紧密相连的英雄般非凡而充满情欲的一生。”他似乎预感到自己的人生即将走到尽头。

这帧方寸书票是芬格斯坦艺术生涯顶峰时的佳作,画面构图巧妙,画中的各个元素寓意鲜明,堪比大幅画卷。票中的邓南遮遐想着自己的人生若能重新来过:他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他不需要浮华奢侈的“胜利宫殿”,不需要人们赐予他的各种“美称”,他不愿再做自己笔下罗马城的“卡萨诺瓦”,更不愿意与政治有丝毫瓜葛。他生来便是一个浪漫、唯美的诗人,他只求终日坐在加尔达湖畔的山坡,在无花果树下,弹着里尔,唱着诗歌。他本可活得如此悠然自得,如此潇洒倜傥。1938年,在藏书票问世两年后,邓南遮终于离开了他“惨淡而痛苦的一生”。他被葬于“胜利宫殿”外的无花果树下。墨索里尼携党徒出席了葬礼,而且给予邓南遮国葬的礼遇。同年,芬格斯坦亦为墨索里尼制作了一枚藏书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