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邓南遮的藏书票——加尔达湖畔的诗人

2013-06-20 15:00 作者:子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他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他不需要浮华奢侈的“胜利宫殿”,不需要人们赐予他的各种“美称”,他不愿再做自己笔下罗马城的“卡萨诺瓦”,更不愿意与政治有丝毫瓜葛。

加布里埃尔·邓南遮

加布里埃尔·邓南遮

他手握诗卷坐在残断的古代石柱上吮吸着从身后湖面上吹来的甘润湿气。身旁的无花果树已到结果之时,秋风萧瑟,熟透的果子击打着树叶,催促着,仿佛要迫不及待地跃下枝头。那远处的爱奥尼亚石柱只剩下两根,原来应是某座宫殿或神庙的顶梁,现在更像是个摇摇欲坠的拱门。山坡上裸露而残缺的女身雕像向各自面朝的方向张望,不知她们朝拜的“胜利宫殿”是在何方?他的胳膊毫不介意地搭在无花果树的树枝上,他凝视着灌木枝叶中的面具和里尔琴,像一位古罗马诗人,在废弃中,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作诗吟唱。他身后艳阳下的加尔达湖近看可与日内瓦湖媲美,风浪不大,够得上一叶船儿在里面戏耍,远看又如亚得里亚海湾,气势磅礴,悬崖、峭壁环抱湖水于其中。但凡湖岸边的林荫深处就会被各时代兴建的别墅、教堂、修道院、村舍所占据。加尔达湖这个意大利最大的内陆湖迷倒了不知多少世上的文人墨客,他们驻足流连,休养生息,藏书票画面中的主角,那位有着“里尔狂人”之号的诗人便是其中之一。他是意大利唯美主义巨匠、颓废主义的代言人加布里埃尔·邓南遮(Gabriele D'Annunzio,1863~1938),善于音译的徐志摩又称他“丹农雪乌”。

邓南遮在世人眼中是颇受争议的怪人,他是作家,是诗人,是一个与卡萨诺瓦并肩的情圣。他是帝国扩张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鼓吹者,是法西斯分子,也是墨索里尼的拥护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主动参军成为意大利空军飞行员,为祖国险些送了命,幸好只失去了一只眼睛。解甲归田后,邓南遮在自己的著作里继续渲染复兴罗马帝国的民族主义。在公共集会场合他煽动民众,自己俨然成了一个极端的、近似于疯狂的宗教式人物。他与墨索里尼共同建立了意大利法西斯主义政权,虽然二人的关系并没有常人料想的亲密无间。

加布里埃尔·邓南遮

1919年,邓南遮因不满政府的妥协政策,亲自率部占领了意大利与前南斯拉夫交界处的阜姆城,邓南遮在那里当了近一年的“山大王”。同年的圣诞节,意大利政府军血洗阜姆城,邓南遮带伤撤退。从此他即退出了政治舞台。1921年,邓南遮在北方的加尔达湖畔有着“胜利宫殿”美称的维多利亚莱别墅定居,开始了自己退居幕后的隐士生活。

“胜利宫殿”坐落于加尔达湖畔,因山而建,它的前身是“卡纳克别墅”,主人是位德国收藏家,别墅后被意大利政府接管。内部遗留有李斯特的私人藏书和他曾经弹过的钢琴。1921年,邓南遮租下别墅后开始大兴土木对其内部进行改建,意大利法西斯政府为了讨好邓南遮,让他远离罗马,少管政治上的“闲事”,还特意拨巨款资助扩建别墅,并购买了大量艺术品和文学书籍作为屋内陈设;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邓南遮曾经驾驶的战机和舰艇也都被搬到了别墅里来陈列,为它的新主人添光加彩。这个浩瀚、奢侈的扩建工程也因工期太长而在邓南遮去世后搁置。别墅所在的位置是加尔达湖的东岸,隔岸远观,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内陆湖与环山产生的特有的气候培育出了繁多的物种,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山水花园”。无花果和橄榄树则是当地最常见的两个树种。

1924年,邓南遮正式辞去了所有政府职务,和家人在与世隔绝的加尔达湖边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其间,墨索里尼几次到访,探查“好友”是否“安分守己”地享受那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论资排辈,墨索里尼应是邓南遮的学生。二人早年的合作可谓“珠联璧合”,但到了后期,墨索里尼担心邓南遮在民间的威望过高、不利于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开始打压他的这位政界“好友”。1922年,邓南遮被人行刺未果,又让世人对他与墨索里尼之间的“暧昧”关系浮想联翩。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