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索科诺夫电影《母与子》分析

2013-06-18 15:18 作者:李腾腾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但丁说过:"在任何行动中,行动的那个人的最初意图就是要展现他个人的形象。"但昆德拉却说,"人想通过行动展现自身的形象,可这一形象并不与他相似。"因此昆德拉透过人物的处境去分析人物,而不是行动更不是心理。只有处境是可以把握的。那么在这样一部电影中,我们就透过处境去解读影片。

《母与子》

塔可夫斯基说过:"艺术家向来是个臣仆,永远为了偿还神迹所赐的天赋而努力。现代人不愿意牺牲,纵然真正的自我惟有透过牺牲才能表现。我们已经逐渐遗忘这一点,同时,也无可避免逐渐失去所有人性的感应"。

在近千年的时间里,东正教是俄罗斯的国教。它的教义教理对俄罗斯民族的影响极深,它与其他俄罗斯文化要素一起,成为孕育俄罗斯民族精神的沃土。俄罗斯民族的救世主观念、特殊的历史使命感和人道主义精神与东正教的影响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东正教是基督教的一个派别,主要是指依循由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所流传下来的基督教传统教会。与天主教、基督新教并立的基督教三大派别之一)。东正教是理解俄罗斯文化,理解塔可夫斯基以及索科洛夫等导演思想的钥匙。

索科洛夫被认为是俄罗斯当代的杰出导演,也是一个继承了塔可夫斯基电影风格的导演。因此分析他的电影《母与子》就不得不联系塔可夫斯基以及塔可夫斯基电影那种独特的诗意美。

套用昆德拉的话,诗人并没有创造了诗,诗人只是发现了诗背后的东西,并将之表现出来,那么索科洛夫也是这样将死亡,将新生,将母子等思想从深层的地方通过某种只有艺术家才能驾驭的手段挖掘出来。

这样一部七十一分钟的电影绝对是要看上第二遍,我也是在时隔两年之后重新回味这样的电影,竟然惊叹于这样电影中蕴藏的丰富、庞大的意境及思想表现。因此将这样的电影与中国的古典诗词作比较一点也不为过。也许诗意的东西是存在共通性的。

电影关于一对生活在封闭却又是极其开放的大自然中,甚至原始环境下的母与子。儿子也许并不知道母亲即将过世,甚至观众在看第一遍时也不知道结局会是怎么样的,因此在整个观影过程中只会觉得漫长而枯燥乏味。但是如果看了第二遍以后,你就会无形中换位思考,将自己假想成为了影片中的儿子。在母亲去世前的最后短暂的时刻,也许是几个小时,但这几小时在儿子的记忆中却被无限拉长,这是一种等待死亡的过程。死亡前的短暂瞬间在人生中,不论是对母亲还是儿子都将会是最漫长以及最撞击心灵的。

当这样重新换位以后再看影片,你会发现,那些儿子怀抱母亲走过的短短的一段小路,那些漫长甚至停滞了的长镜头就不再乏味,因为这是儿子在母亲去世前最后一次怀抱母亲,最后一次带母亲散步,最后一次和母亲说话,最后一次看着熟睡的母亲。

影片开始,画面还没有出现,听到的是风声和海水拍打的声音,这样的声音盖过了那丝微弱得几乎听不到,但是闭上双眼,慢慢感受才会觉察出来的钢琴伴奏。在这样原始的环境下,在自然的声音下,钢琴的伴奏,甚至小提琴的伴奏就如同天籁之音一般,虽然微弱却又清晰可辨。这样的配乐在影片中一共出现了四次。

对于这样一部几乎没有多少配乐,全部的声音来自外界嘈杂的风声、雨声、海水声、甚至微弱的人声的影片,这四次配乐尤为重要。对于这样一位怀旧,追求诗意美、隐忍的导演,这四次配乐的意义非常之大。从影片后来儿子与母亲之间的对话可知,母亲向往那些公园,那些充满了音乐和欢乐的人声的公园,向往的是充满活力的人多的世界。那么这样的小提琴钢琴配乐就代表着城市的繁华、高雅的艺术,代表着是和自然相对的充满活力与人气的世界,兴许这样的世界是母亲美好的回忆甚至是从来没有实现过的向往。并且四次配乐,外界嘈杂的自然声越来越弱,小提琴和钢琴配乐越来越强,母亲的记忆或者向往也随之加强。

当人们都向往着乌托邦一般的超脱,向往回归自然,向往归隐山林,向往采菊东篱下,向往去日未归田时,一位生活在封闭与原始自然环境下的母亲向往的竟然是城市的繁华。影片中每次出现配乐时,母亲都在面带微笑,闭着双眼,也许她在回忆,亦或是向往。就像《云上的日子》里,男人与女人的对话那样,男人说,我从城市来,我厌烦了城市的喧嚣,我只想在乡村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宁静。但是女人却说,我厌烦了每天听那一成不变的海水声,厌烦了这一切,我只想逃到城市。也许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吧,母亲也是这样。

影片中的世界是一个只属于母亲和儿子的世界,是一个导演创造出来的世界,因此通过对自然光线的改变,对色彩的改变来创造出一个独一无二属于母亲和儿子最后一起的世界。在影片的所有画面中,那些母亲和儿子处于一个镜头的画面中,大多数都出现了构图上的不平衡。母亲处于不平衡的即将向下滑落的一端,儿子总是处于画面中将不平衡感减弱的一端。这样的构图显示出了在生命最后,母亲处在劣势,处在即将滑向死亡的过程中,而儿子则是母亲唯一的寄托和支持。

影片中儿子的性格值得研究,从母亲与儿子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知道,儿子是一个爱幻想却软弱缺少勇气的人,这样的性格符合了电影那种隐忍的特点。也让结尾儿子那一声震撼心灵的叫声显出了巨大的悲痛。也让儿子一直陪伴在母亲,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下生活,因为他的软弱让他无法离开母亲,这样的缺乏勇气让他更加依赖母亲,也显得影片最后无声的悲痛是那样的剧烈。

影片之中还有一处最重要的意象,就是母亲手中握着的象征新生的刚破蛹而出的蝴蝶,这只蝴蝶象征了新生,象征了母亲的死亡并不是真的消亡,而是以这样的方式延续着,蝴蝶将带着儿子到那个母亲与儿子共同许诺下的地方。死亡并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为死亡带来的是新生,甚至也许是儿子的解脱,是儿子向往的大海,坐上那海上停留的只看得见白帆的船离开这个封闭的环境。母亲的死亡,母亲对城市的向往,也许带给这个缺乏勇气的儿子一次对人生最好的思考。儿子这样的牺牲精神,甚至是极端的牺牲,也许就是受到了东正教的影响。通过对自我的惩罚换取最大的牺牲。

但是死亡又是无奈的,当窗外白花盛开,春天来临,母亲熬过了那俄罗斯寒冷的冬天以后,还是没能阻止象征死亡的乌云的到来,乌云越聚越多,最后雷雨还是到来,母亲的死亡也还是到来。熬过了冬天,迎来了象征新生的春天以后还是没能与死神对抗。

但丁说过:"在任何行动中,行动的那个人的最初意图就是要展现他个人的形象。"但昆德拉却说,"人想通过行动展现自身的形象,可这一形象并不与他相似。"因此昆德拉透过人物的处境去分析人物,而不是行动更不是心理。只有处境是可以把握的。那么在这样一部电影中,观众并不知道儿子和母亲的过去,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不知道他们过去经历了什么,唯一知道的就是影片中呈现出来的。那么我们就在这样的处境之下去分析影片,透过处境去解读影片。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