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冯其庸:“诗歌的生命力是不会衰竭的”(2)

2013-06-18 10:41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著名的红学家,冯其庸先生不仅在红学,而且在诗词、书法和绘画上都颇有造诣。这一次,他受邀出任“诗词中国”的顾问。在北京东六环外“瓜饭楼”寓所里,冯老畅谈了他对中国传统诗词的看法。

从民族文化中寻求滋养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很多人提倡学诗词要吟诵,你怎么看?

冯其庸:我求学的时候,下课后,同学在一起也没其他娱乐,我还记得有个同学叫许国强,他善于朗诵,情感浓厚,嗓音也好,转折、顿挫、高低都处理得非常好。他最擅长杜甫的《秋兴》八首,律体诗更适合他朗诵。我们校长唐文治是著名的朗诵家,他的嗓音特殊,洪亮、绵长、好听,他每次上课都要朗诵完了才开始讲。复旦大学的朱东润先生当年给我们讲杜甫、讲《史记》,都要朗诵。中国语言有特殊性,音节、节奏、声音搭配得非常好,大家现在提倡朗诵,我也赞成,但不要定在一个调子、一个格式,主要还是要理解其中的感情,这个要准确,再根据你的条件来朗诵。朗诵非常重要,通过朗诵,诗句都已经存在于你脑子里了。但不要生搬硬套,像唱歌如果都按照歌谱来唱,就没意思了。像李白的诗,“风吹梨花满店香”和“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完全两种不同的类型,不能用一种方式去朗诵,所以朗诵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去调整。

三联生活周刊: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诗歌选择标准,比如有《唐诗三百首》,也有《千家诗》,那现代人选择,应当用什么标准呢?

冯其庸:我个人觉得不必要太拘束,比如《古诗源》还是可以读,而不必非按现在的标准。这些作品都是古时形成的,你得了解诗歌产生的时代,那些语言和思想标准都是古人的,要按古人的情况去理解他。如果那个时代的代表性作品你不懂,反而去选择适合现在口味的,那就格格不入,无法进入他的思想领域。我们要教育孩子,恰好要从古人的作品和古人的时代背景开始,让他慢慢领会时代的进展和时代的变化。

其实没有一首诗是为我们这个时代写的,它都是为那个时代写的,只有你去适合它、理解它,才能读懂那个时代积累下来的成果。你仔细读读《红楼梦》,单从当中的婚姻问题、男女关系问题来看,一部《红楼梦》把人类社会中各种各样的男女关系都包括进去了,林黛玉和贾宝玉的关系是最特殊的,最超时代的恋爱关系,其次贾政完全就是封建时代的家长,也有贾琏式的乱七八糟,也有丫鬟之间的关系……读古诗也一样,首先是你得去理解古人,然后再把它变成自己的财富,这样既可以充实你的文化修养,同时也不会歪曲地用它。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很多人也在尝试写古诗,你怎么看平仄、用韵等技巧问题?

冯其庸:今天写古诗,总的来说定下来的一些格式是可以利用的,只要韵不限平仄,可以转韵等规则都可以灵活应用。绝句讲平仄,这是一个大体的规律,但是你读古人的律体诗,它也并不是每一个句子的平仄都一成不变的。比如杜甫就写过五个字全是仄声的诗句,他为了介绍那个环境的特点,譬如他写从陕西西安到秦州,经过天水,天水有个地方叫铁堂峡——我专门去看过,一个大山谷,一到里面看到石头全是黑的,铁一样的一个大峡谷,所以叫铁堂峡。杜甫写铁堂峡的诗句“壁色立积铁”,全是仄声,杜甫是大师,到晚年更是讲究,但是他遇到这种特殊情况也特殊处理,所以这些问题既要看到规律性又要看到变异性,不是一成不变,也不是千变万化一点规则没有,那就没有诗了。

但从严格的要求,我认为还是有必要的,太随意也不行,因为古人推敲一个字都是非常费工夫的,要学习这种态度。让你用的字完全确切地表达意思,得“炼”字。可是如果遇到好句子,要平仄规则不行了,那也可以不完全拘泥,但还是要尽量要求,这样可以读起来顺口。

读古人的东西和现在的东西不一样,古人的东西比较短,语言概括力强,内涵更深。当时我们的老师就要求,普通的白话文自己读,至少五遍才交给老师,当时我们还写文言文,多背会形成好习惯,你读了后会发现语句哪里不通,哪些字是多余的,所以我也有这个习惯,不光是写文章,就是写给别人的信我都会多看两遍。年轻人在学诗过程中,一个是要多读,一个学写,然后学习古人不断修改和调整。写诗是离不开修改的,时间长了,你自己脑子里就会形成这么个概念。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很多人在呼吁恢复传统文化,最近的诗歌热你有什么看法?

冯其庸:古诗词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诗词热不是单独的,而是传统文化热的一个组成部分。传统文化热的兴起,是20世纪以来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反弹。“五四”以来,新文化运动的一些积极分子为了反对封建文化,把中国很多传统文化也一起否定了。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传统文化被冲击得很厉害,导致很多有价值的思想、礼俗、文学艺术形式等都遭到破坏。改革开放后,很多人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转而向传统文化寻找营养,寻求心灵的慰藉。特别是近些年来,社会道德和伦理状况堪忧,人们重新发现传统文化中蕴含的价值,诗词歌赋是其中典型代表。

其实即使在反传统的过程中,也没有离开过传统。比如“五四”时期的大家们,都有深厚的国学功底,毛泽东也是通过诗词来反对旧世界的。一个民族对人类文化的贡献,往往是通过一种独创性的文化成果来展现的。一个民族首先要肩负起本民族的文化使命,才是对世界文化的贡献,而一个民族复兴的捷径,也只有从它本民族中寻求滋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