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冯其庸:“诗歌的生命力是不会衰竭的”

2013-06-18 10:41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著名的红学家,冯其庸先生不仅在红学,而且在诗词、书法和绘画上都颇有造诣。这一次,他受邀出任“诗词中国”的顾问。在北京东六环外“瓜饭楼”寓所里,冯老畅谈了他对中国传统诗词的看法。

冯其庸

诗词的生命

三联生活周刊:传统诗词在中国文化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冯其庸:《诗经》、《楚辞》,都属于诗词。在《诗经》之前最原始的也是这一类的民歌,所以可以说,诗词是我们文学最早的源头。中华文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散文的起源也很早,像《尚书》就是散文的开头,到现在我们还是能读懂。但比较起来还是诗更早,而且内容更丰富,一部《诗经》包括多少啊?最早的诗歌记录在《诗经》里,以后历朝历代的诗歌都有诗人辈出。另一方面民歌还继续发展,比如汉代古诗开始了,但是民间的诗歌如乐府诗还是在蔓延。所以,我们诗歌的历史是非常丰富的,要是有人写一部详细的诗歌发展史,可能它的比重在我们的文学史上占非常重要的地位,有人说我们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家,这点没有夸大。中国古代文化源远流长,丰富多彩,诗歌开了头,而且一直流传至今天没有断绝。

三联生活周刊:诗歌历经千年不衰,它为什么有那么旺盛的生命力?

冯其庸:老祖宗创造出来的诗歌形式可以随着时间变化,它也是超越时代的。诗歌表达的是感情和思想,并用最美、最简练、最适合诵读的音节来表达——这种方式很先进。而且诗歌也很灵活,长篇的不可能都是律诗,就可以用古诗来写。古代杜甫写过排律诗,就是一种放开了的律体诗的写法。

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我从小就学诗,当时学校并没有针对传统诗词设特殊的课程,但是我自己喜欢。我读小学五年级时,抗战爆发,之后我就失学在家种地。我借到一本《唐诗三百首》反复读,后来又借到《古诗源》,包括其他的书籍。我自学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家种地、放羊、割草、锄地……到了地里我都带着书,大人们都在田埂上休息、聊天、抽烟,我就拿了本书在田埂上读,有一次刚好读到《古诗源》里的《古诗十九首》,里面有“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本来我小时候喜欢读,也不是都懂,那天读到这句,突然明白了那种思乡的情怀——北方的马到了南方仍然依恋着北风,南方的鸟向北飞,筑巢还在南枝头……所以我们现在不仅要提倡大家多读古诗,还应该从小时候读起,这样就不会觉得太困难。希望一些诗歌活动能够更好地发展下去,带动年轻人都来读诗歌,也不是要求一下全部都懂,因为你还没有经历,当你生活经历过一些事以后,就会理解其中的内涵和意义。

三联生活周刊:你当初是怎么开始真正对诗词产生兴趣的?

冯其庸:上无锡国专之前,我还上过无锡工业专科学校和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无锡工专读的纺织科印染学,那是1943年,选择这个专业是为了求职。但只读了一年,我也不喜欢工科,脑子不肯用在这上面。在这一年中,对我影响大的是国文老师顾钦伯和张潮象,一位是诗人,一位是著名词人。张先生别号“雪巅词客”,组织了湖山诗社。他很欣赏我,要我写一首诗给他看。我以“东林书院”为题材写了四句:“东林剩有草纵横,海内何人续旧盟。今日湖山重结社,振兴绝学仗先生。”我也不知道平仄、诗韵,凑了这么四句。张老先生一看,说一点没问题,平仄也合,诗韵也合。他马上在我的诗稿上批了几句:“清快,有诗才。”这几个字对我鼓励非常大。我都没想到,我写成诗了。以后慢慢会作了,这一年可以说是我在诗词上启蒙的一年。

有一位范光铸先生见我喜欢写诗,就说你去看《红楼梦》吧,全是讲写诗的。我还以为是教怎么写诗的,但拿来一读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当时受《三国演义》、《水浒传》影响,对那些琐琐细细、儿女情长一点也提不起兴致,当然实际上是读不懂,所以没读完,最初与曹雪芹失之交臂,现在想起来也是笑谈。

三联生活周刊:鲁迅先生说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旧诗在唐代已经写尽了;新文化运动时很多人也反对旧体诗。你怎么看新诗与旧诗?

冯其庸:我是1924年出生的,我小时候鲁迅还在世。鲁迅是他那个时代思想领域、文化领域的一面革命旗帜,我们都非常崇拜他。但是也应该看到,他处在那个时代也有很多过激言论,比如他反对京剧,认为京剧没有可取之处,这就跟我们今天的看法、事实不一致了,因为京剧是我们文化中了不起的成就。鲁迅还提倡拉丁化,要废除汉字,提倡用拼音文字,现在看来肯定也是行不通的。我们要尊重鲁迅,也要了解他在所处的时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当时的历史造成的,因为我们文化落后,所以他觉得要文字改革,这样大家都有文化了,就有力量了。

新诗运动要单独来看,它具有时代气息,当时很多人认为古老的东西已经过去了,所以提倡新诗。新诗并不是不可行,艾青和田间都写新诗,这两位我都交往过,尤其艾青晚年时我和他交往比较多,我也喜欢他们的诗,像《大堰河——我的保姆》我都能背。但能写古诗跟能写新诗并不矛盾,并不是写了新诗就不能写古诗。相反,我们今天有了新诗不能就把古诗废了,到现在大家都没提倡古诗,而古诗至今存在。古诗和新诗并不矛盾,新诗是用现在语言的一种表达方式,但它的来源也是有根源的,它是从民歌发展过来的,我们的许多民歌都是口语化的,新诗也是口语化的,新诗用的词更加丰富一点。

今天既有旧体诗也有新诗,而且旧体诗也不用完全照古代的平平仄仄,因为读音就有很多变化,像唐代的读音跟现在的读音并不一定每个音都一样,南方跟北方读的音也不完全一样。我是南方人,我们读音就平上去入,四声,但是北京就是平上去,没有入声,入声都转化了。再扩大点说,南方的个别地区如广东、广西,那些语言读音情况更不一样,所以古诗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是一种综合性的成果,形成了这样一个文体,是一个宝库,我们要保存好,要认真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