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乔乔:从拍电影到环保(2)

2013-06-18 10:30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环保短片《迷失的家园》上传12个小时点击率就超过了85万。“不知道鸟什么时候入画,也不知道它往什么方向飞,所以我只能开着机撞运气,而一卷1050元的电影胶片只能拍摄4分多钟。”导演乔乔说。拍这个短片,他用去5年时间。

导演乔乔用胶片摄影机在拍摄(摄影: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

“我招了6个人组了一个剧组,7月份大学毕业,9月份就直奔黄河,在黄河中下游的湿地上开机拍摄。”乔乔告诉记者,野生动物是不能被摆布的,所有的画面全靠撞上。这个大海捞针的想法有没有可操作性,原来没有人做过。“人的视觉印象要3秒钟,好不容易等到鸟飞进画面了,还要保证它停留这么久,可是我不知道鸟要往哪儿飞,最开始走了很多弯路。”乔乔的弯路都是真金白银,一卷胶片当时要卖1050元,只能拍摄4分多钟,他第一次买的100卷胶片,节省着用,十几天也就拍完了。可是经常的情况是拍一天下来一个能用的画面都没有。

坚持到年底,剧组里只剩下一个要跟着他学手艺的“90后”。“我最开始是按照北京的行价给他们开工资,摄影助理一天1200元,后来我只能给得起一天100元了。除了钱少,也太苦太枯燥了,湿地上没有鸟的时候,我们要背着上百斤的机器到处转悠找鸟,有时候找到了等着开机,鸟飞走了,还得继续去找。”乔乔告诉记者,从剧组第一个人离去,他心里就很难受,一方面他理解别人的选择,一方面又因为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而沮丧。

卖车卖房的钱半年就花完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做成。乔乔告诉记者,他最开始坚持下来是因为不想钱就白花了,必须拿出一个作品。直到2010年的春天,他真心被野生动物打动,上了瘾。“3月份候鸟就飞西伯利亚了,4月份基本上没什么可拍的,我用长焦镜头一扫,草丛下有动静,我看见一只灰鹤还没有飞走,我觉得很奇怪,再一看,旁边另外有一只灰鹤腿断了,我心里才明白这只健康的灰鹤是不离不弃留下来陪着它。我当时心头一震,它伤到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乔乔对动物世界着了迷。“我有一次观察一只狼和一只羊对峙。在我看来羊一定会被吃掉的,可是羊非常机敏,它会用迂回的办法,狼一放松警惕,它就逃开了。我就想动物的社会其实很公平、公正,活下来全凭自己的头脑,不像人类社会有权贵、有平民,有时候一点办法都没有。”乔乔告诉记者,他开始思考人类社会为什么要侵犯到动物的世界,跟蓝天白云、空气通透的大自然相比,城市太渺小了。从野生动物电影的形式,他想拍出有人文情怀的东西,来传递他的感悟和理念。

从拍电影到环保

上周,乔乔做了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他在逛论坛的时候发现衢州市正在砍伐一片400亩的树林,那里生活着近万只国家级保护动物白鹭和池鹭,现在正是鹭鸟繁殖的季节,林子里到处可以见到破碎的鸟蛋和鸟的尸体。乔乔把信息写成微博@给国家林业局,几个小时之后当地林业局就发声明,承认工作漏洞,停止伤害鸟类的行为。除了私人的微博,乔乔还运作了一个“光影保护生态环境”的活动。

因为常年在野外拍摄,乔乔看到许多城市人对生态环境和动物的伤害行为。“我就提议做一个光影保护生态环境的导演计划,希望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每天拍摄5到10部片子来宣传环境保护。”乔乔告诉记者,他的想法通过网络传播出去,可是一个响应的人都没有。他只能在这条路上独自前行,除了《迷失的家园》,更早的一部是2011年参加民间国际影像节的短片《家园》。这部4分钟的短片,是用诗意的镜头语言展示湿地美好的环境和栖息在那里的各种鸟类。短片获得了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奖,还在央视的新闻里播出。

获奖没有给乔乔带来实质的帮助,他的野生动物关注活动常年处于缺钱状态。“朋友有时候会介绍一些商业的活儿给我,可是拍野生动物是季节性的,如果撞了车,我就只能把活儿转包给别人。”乔乔说,他一直没有放弃找投资,可是大部分时候只能是借钱,开口就借100万元,没有那么多也得要50万元。这个行业钱来得快,不知道他底细的时候,朋友们也没有质疑过他的偿还能力。“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愿意露脸,不想出这个名,只想安静地拍东西,因为一报道我欠了几百万元,借钱就很难了。”乔乔说。

缺钱停工的时候,乔乔就见不得好天气。“空气能见度好,没有风,又拍不了,心里会特别难受。”他的执著也打动了一部分人。“有一个朋友,我们只打过一次交道,听说我在干这个,就借给我100万元,不用付利息,我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还有的朋友自己没有那么多钱,但是知道我拍摄很急迫,就从别处挪了100万元给我,后来我节省着没花又还了回去。还有人从来没有见过面,托人转交给我2万块钱,连名字都没有留。”乔乔说。乔乔的事业还打动了李安的御用摄影师林良忠。“他自费从台湾专门到黄河边来看我,给我一些建议。野生动物他也没有拍过,我们就探讨着摸索,他后来还帮我改装了摄影机,同时拍特写和全景,这样可以省出一个摄影师,节省人力成本。”

善意的鼓励和帮助让乔乔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野外拍摄成了他的日常生活。他用影像记录湿地的变化。“有几个湿地我每年都去看看,可城市化对湿地破坏很大。黄河中下游的一个上千亩的湿地,前一年还是青山绿水、群鸟翔集,第二年因为环境好被地产商看中,买下一块地抽干了水建楼盘,鸟就无助地站在干涸的土地上。这些画面我都拍了下来。”乔乔说。

乔乔还拍摄濒危的野生动物。“有一年媒体报道江豚死亡的事件,我就组了一个剧组去拍江豚。我没有想到江豚的拍摄难度那么大,是我拍过的最难拍的野生动物。”乔乔告诉记者,他们沿着长江寻找江豚,为了节省开支只能抱着摄影机坐长途大巴,有时候还露宿在野外,用绳子把摄影机捆在身上,如果住在高处就把西瓜皮扔在台阶上防止夜间有人接近偷机器。“我们蹭渔民的渔船,渔民比较有经验怎么找到江豚,可是长江污染太严重了,好不容易看到江豚,水浑浊得拍不了。有些区域水清澈些,可是有血吸虫疫情。有的江豚画面就是我冒着得血吸虫病危险下水拍的。”为了宣传环保,乔乔拍摄到的江豚画面无偿提供给了电视台使用。

拍了5年野生动物,乔乔也成了这个领域的半个专家,从拍摄湿地起步,也涉足高原拍摄生态链顶端的物种,他去青藏高原拍岩羊,结果碰到了罕见的雪豹。“天气突然变了,狂风大作。我们赶紧带着设备往山口撤,刚下到河谷,暴雨就下来了,我们十几个人在一个石坎下避雨。石坎里涨水,我们不敢停留,又往山口走,快到山口时停了雨,我往回看彩虹特别漂亮。我舍不得走,回来拍彩虹,那时候大约下午七八点钟了,长焦镜头一扫,发现了雪豹的幼崽,一共3只。我拍了十几分钟,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回来才意识到应该等着拍到成年雪豹回来。可是拍摄野生动物,上天只给你这么多机会,这已经很珍贵了。”乔乔告诉记者,在高原的低海拔地区拍到雪豹幼崽很有价值,他对这个信息很谨慎,担心影响雪豹的生存。有正在拍摄大片的剧组想买乔乔的雪豹素材,可是他只剪了一个画面用在了电视台的环保宣传片里。

乔乔在野外拍摄时随手救下过刚刚孵出的燕鸥养大放飞,也救过被人抓走的小野鸭,因为水污染没有养活,把野鸭的尸体埋在黄河边,上香祭拜。他每一次跟动物发生联系都投入很深的感情。乔乔告诉记者,短片在网上走红,他心里并没有什么波澜,这不算什么。他的目标还是大学毕业时那个90分钟的长片。他内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故事,正盘算着找后期制作的资金。他希望这部野生动物的电影可以进院线,作为他毕业5年的成绩总结。未来他一定会拍摄其他题材的电影,可是这5年的野外经历是他终生的财富,环境保护也是他长久关注的领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