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一个大油罐,四名小工人(3)

2013-06-17 10:43 作者:穆将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4期
939号油罐爆炸,导致四名临时工死亡,引起另外三个油罐着火。事后,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并没来慰问死者家属。

爆炸事故发生后,消防官兵全力展开施救

力工石成泉

6月2日事发当晚,我们赶到厂区3号门。当时三名中石油的保安和一名大连市的警察称,没有大连市委宣传部的批准,拒绝任何媒体进入。站在海茂路上,能看到厂区内尚在运转的设备灯火通明,十几位消防员出入大门对面的小卖部。

6月3日,一批临时工被召集进厂,用锯末和沙子吸收道路上的油污,清理工作于4日晚间完工。而3日当天,除了清理现场以外的所有外包公司的工人不得进厂。

何祥五告诉我们,爆炸地点距离3号门600米左右,有隔离带围着,附近地面依然发黑,他想拍张照片也被警察呵斥住了。储油罐一般是2万和5万立方米的体积,分为大小罐,高度从七八米到10多米不等。死者石成泉的身高只有1.6米,在高约10米的储油罐面前,他显得如此矮小。

50多岁的石成泉是内蒙古呼伦贝尔人,圆脸,爱唠家常,爱开玩笑,人缘好。他干的是力工,就是给大工递个工具,出力的活儿。“最好的大工一天能有180块钱,大多数是130块钱一天,像力工这样的一天是110块钱。”这是石成泉来林沅公司的第一年。他之前的经历与众多临时工相仿,出来打工10多年,之前多在建筑工地上干活。

石成泉的宿舍在林沅公司的一楼,一屋9个人,都是他的内蒙老乡。出事前一天晚上,他还坐在床铺上跟大伙儿唠,“吃的啥,去哪个公园了,扯些没用的”。工友们提起老石都说他生活俭朴,“不抽烟不喝酒,舍不得吃舍不得穿”。

妻子苏凤华来到大连后悲伤过度,数次昏厥。她目光呆滞,拉着女儿的手,不许她离开自己片刻。女儿石姗今年21岁,儿子石磊17岁。“我爸舍不得买东西,穿的都是拣别人的,吃的买坏得不行的。我弟昨天去他宿舍收拾东西,床上一袋子西红柿,都烂完了,说是他花一块钱买来的。”石姗说,“家里有15亩地,我妈妈一个人种,一年有几千块钱。剩下我们三个都出外打工。我家住的是两间草房,今年翻修房子也是村上给盖的。我爷爷、姥爷、姥姥三个老人都瘫痪过,家里特别困难。”

这里像石成泉一样的农民工有很多,他们大多住在3号门对面的平房聚集区中。10个人一屋,上下铺的床连在一起。他们早上8点上班,下午17点下班,除了过年回家,全年无休。“有时候大装置的检修要好几百人一起干活,来自不同的工程公司,各干各的项目,有土建、铆焊、保温等等。”

这些临时工中很多是做设备防腐的,这设备包括厂区内上千个储油罐,还有生产装置、输油管等。储罐根据有无保温层分为两种。有保温层储罐的基础机构是钢板焊接而成的封闭罐体,外围是海绵,再外围是铁皮。时间久了铁皮生锈,海绵腐蚀,不利于保温,还可能泄漏,因此需要定期更换。更换时,扎架队先在罐体外围搭建钢管形成稳固的脚手架,然后打磨队拆去旧的铁皮和海绵,给罐体打磨铁锈,再接下来刷漆队刷漆,换上新的海绵和铁皮。“每个罐大概三四年更换一次吧,一年起码有30个储罐要做防腐。”何祥五说。

说到这份工作的危险,部分工人在这次爆炸后才突然意识到。一些人心里清楚却面露无奈:“我知道,这里工作易燃易爆、高温高压、有毒有害,可我们得挣钱啊。”大多数人的安全意识仅仅停留在“进厂不让抽烟”这条规定上,缺乏对危险的判断和自我保护。“我们每天早上开安全会,各级小队长干活前也会讲安全。但哪个活儿究竟有多危险就不知道了。到底安全不安全,不是有中石油的安全员嘛,我们队长也得管我们的安全呐。”

工程转包

中油七建与大连石化同属中石油,是一家工程建设单位。林沅公司从这样的国企手里拿活儿,给其一定比例的提成。从杭州地铁塌陷事故到上海胶州路“11·15”特大火灾,工程转包的危害众所周知,同类事故却层出不穷。

实事求是地讲,大连石化这种规模的国企确实需要一些私企来承包工程,应对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中油七建也需要某些私企来分包项目,解决复杂工程中小部分不对口的专业领域难题,但越来越多的工程转包在实施中变了味道。

知情人讲,大国企员工待遇稳定,干多干少都一样,缺乏积极工作的动力,完不成的任务量直接包给其他私企工程队就行了,工资照拿。像大连石化工程公司的工程除了少部分是国企员工在做,大部分靠外包给私企工人来干。“一个月5000块钱的工资是定的,吃大锅饭吃惯了,谁那么彪愿意多干啊。”

林沅公司是去年才改的名字,之前叫新港公司。老板杨福顺的妻子叫汤丽娟,她弟弟杨洪波担任生产经理。据一位知情人讲,汤丽娟已故的父亲曾在大连石化的安全环境保护处任职,所以林沅公司有些内部关系,常能承包一些大项目。另外,有的企业为了能承包到更多项目,曾请石油厂有关领导出国旅游。

本来,大连石化对这些企业的工人管理严格。“进厂必须有入厂证,两米以上作业要有登高证,焊接要有动火证。工作时,安排你在哪个罐体工作,就不允许离开这个区域。上岗前的安全培训要一个月。干活时有属地监护人看着,每道程序完成后有人来验收。”这些安全规范的执行,常常造成“动火票”等票证“一票难求”的局面,势必延长每个工程的工期。

然而,私企老板要想赚钱,就得多接项目,就得缩短工期。而且,工人的工钱按天结算,所以工人没有动力赶工期,做哪个项目都一样。但如果工期拖久了,私企老板就得赔钱。于是,常常有工程老板勒令工人在没票据的情况下抢活、偷干,说些“出了事老板担着”的话。“没有安全员批准的票据也敢违规作业,这是存在的,你说这不是不把工人的命当回事吗?”知情人愤怒地说,“事后,老板们只要给车间领导塞点钱这事就过去了,人家的关系早就打点到位了。”

为了缩短工期,一些转包工程的私企在效率与安全之间倾向于选择前者。例如,进入“卧罐”清理聚合物时,罐内气体对人体有害,防护效果较好的工具叫“象鼻子”,工人把漏斗一样的东西套在脑袋上,通过长管连接到外界空气,因此长管千万不能过度弯曲或被他人踩住。这样一来,入口每次只能进一个人,大大影响了清理进度。“除非气味特别刺鼻,一般施工队长会让大伙戴着活性炭的口罩一块进罐开工,过滤口罩的防护效果肯定不如直接吸自然空气。”

据知情人讲,本次事故之前,林沅公司已经死过两个人:一次是2008年的大连石化再生水二期工程,施工时没有按照规定设桥板加固,导致挖坑时塌方,一死多伤;一次在大连石化的二催化车间(音),施工时同样没有遵守必须杜绝立体交叉作业的规定,吊车平台板滑落,6毫米厚的平台板把站在吊车下方的人的脑袋给切了。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部分消息源为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