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一个大油罐,四名小工人(2)

2013-06-17 10:43 作者:穆将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4期
939号油罐爆炸,导致四名临时工死亡,引起另外三个油罐着火。事后,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并没来慰问死者家属。

爆炸事故发生后,现场腾起如蘑菇云般的浓烟

一般情况下,油罐“停检”得先抽油,抽干以后通风15到20天,然后探测里面是否有毒,空气是否供氧,再然后才能检修,往装置里压气,往阀门上喷洗洁净,看是不是漏气。罗启东说,如果装置存油或者漏气,动火作业无疑非常危险。一位同样在厂区做工的家属则叹息道:“如果知道里面有半罐柴油,他说什么也不会干这个活儿的。”

根据大连石化第一时间的通报,事故造成两人死亡两人失踪。未找到的两人正是张洪伟与石成泉。当天,有近百辆消防车和300多名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此外,爆炸地点距离大连石化自己的消防队大概100多米。当晚,清理人员穿着靴子、戴着口罩或烟雾呼吸装置进行现场清理,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焦油烟味,地上的油水混合物没过脚面。工友何祥五说,其中两座油罐全部烧塌,钢板坍缩在基座处。

两人的尸体到6月3日晚上才发现。何祥五的同乡见了尸体,说已经烧得焦黑。张洪伟的家人告诉我们,他到6月5日才在大连市法医鉴定中心见到尸体。烧得已经很难辨认了,得做DNA鉴定。

张洪伟身高1.75米,中等身材,是抚顺清源人。今年32岁的他有两个孩子,大的9岁,小的只有8个月。“他人特别好,安排工人干活的时候,总是替我们着想。”罗启东说,爆炸时,平台板替换的活儿已经差不多了。张洪伟当天穿着单位发的蓝色工作服和工作裤,戴着红色安全帽,还有自己花钱买的一双55块钱的“劳保鞋”。

张洪伟在林沅干了五六年了,是个技术“大拿”,一个月干满30天能拿5000多块的工钱。他会管工也会电焊,什么活儿用多粗的管子,多大的螺丝,全靠他安排。四名死者均属于林沅公司的第一队,张洪伟是他们中间干活的“头儿”。林沅公司有5个队,第一队到第四队每个队有30人左右,还有一个土建队有70多人。按照工程流程,土建之后是仪表平台更换。林沅公司土建队邹队长带着工人已经作业3天了,他们完工以后才轮到电焊气焊上。

罗启东告诉我们,有看过大连石化内部监控录像的人跟他说,当时张洪伟正在地下扫地,石成泉也站在罐底旁边,939号罐突然闪爆,几秒钟内接连响起爆炸声。当时作为大连石化正式职工的属地监护人离油罐30米左右,他脱了鞋,正在晾脚,爆炸后光着脚就逃命了。另有一种说法是这个监护人命大,爆炸前正好接到他们班长的电话让他回去取东西,躲过一劫。

气焊工姚衷利

姚衷利去年一年赚了5.6万块钱,这是他除了大年三十之外几乎每天上工的结果。他的一位亲属说:“林沅公司春节放假,他就去别的地方找活。中石油下雨天不让上工,那天就没工资。”姚衷利今年42岁,大高个。一家三口来大连石化附近干活有3年半了。

“我们两点半给他打电话,打了两遍,打不通,就觉得出事了。”姚衷利妻子说。她从干活的南关岭赶来,和儿子在大连石化3号门外等。林沅公司的熟人告诉她,救护车去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大约15点10分,姚衷利和陶崇海的家属赶到了医院门口。陶家没人收到林沅公司的通知,是陶崇海的二表哥跟着救护车追了3公里,追到医院才通知了家里人。“赶到了医院,保安和警察居然不让家属进!有三四个人把我们往外推。”姚衷利的妻子很愤怒。两位妻子试图冲了3次都被堵回来,这时保安把装有姚、陶二人衣物的黑色塑料袋拎给家属,姚衷利妻子吓坏了,腿都站不住了。

陶崇海的外甥告诉我们,他最早到医院,从虚掩的门缝看到,姚衷利和陶崇海都躺在一楼急救室里,里面只有一个男大夫站在旁边。因为消防救火,他俩身上的衣服都是湿的。很快,门口两个保安就把他拉出医院。

当晚22点左右,家属终于见到了尸体。“姚衷利送到医院几分钟就死了,陶崇海送到的时候已经没气了,为什么不让我们见尸体!还说什么全力抢救。逃避责任!”一位家属厉声吼道。23点多,尸体被转移安放至金州殡仪馆。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李修蛟律师认为:“厂方这样的做法是不人道、不合理的。说是出于鉴定或者调查的需要,不让死者家属尽早看到遗体,是为了减轻工作难度,防止闹事。但是,对家属而言,目前没有特别好的法律程序来要求厂方必须第一时间让家属见到遗体。”

事故发生后,四名死者的家属们被安置在甘井子区吉祥宾馆的一至二层。吉祥宾馆背后的停车场上满是写有“严禁烟火”字样的油罐车,另一侧是中国石油天然气运输公司大连分公司的办公楼。

之后3天,家属和责任方发生了数次激烈争吵,也有身体冲突。一位家属说:“中石油和中油七建的人到现在也没见过,林沅老板杨福顺只来过一次。管生产的汤洪波倒总来,他是杨福顺的小舅子,可他跟我们吵架。5号我们去大连石化2号门哭过一次,中油七建一个叫贾立志的才跟我们接触。”

因为工作不到位,责任方与四名死者家属之间的沟通十分困难。当提出要对尸体进行解剖检查时,姚衷利妻子极力反对,担心这是对方在冲突之后的报复:“我丈夫的尸体是四个人里面唯一的全尸,绝对不同意什么解剖尸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