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艺术家和他的理想观众(上)

2013-06-08 15:51 作者:陈陈陈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当代艺术似乎没有这么清楚的界限,某艺术家展出的一个垃圾堆可能和真的垃圾堆没有分别。我们且不谈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凭什么艺术家的垃圾堆是作品?",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判断这个作品创作行为的好坏上。

当代艺术作品不同于架上绘画,雕塑等等传统艺术门类,传统艺术有着一个相对统一的形式作为载体,至少一个作品和日常用品有着明确的分野,例如一副架上绘画,无论它技法如何,题材如何,甚至他什么都不画,一个画框展在墙上,观众都能对其进行欣赏,因为他依托了架上形式和展示模式,因此明确的区分于日常用品并友善的贴近了一个评价体系的脉络,说白了不管怎么样都至少是一张画,至少都可以说说,但是当代艺术似乎没有这么清楚的界限,某艺术家展出的一个垃圾堆可能和真的垃圾堆没有分别。我们且不谈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凭什么艺术家的垃圾堆是作品?",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判断这个作品创作行为的好坏上。

注意,这里是创作行为的好坏,不是作品本身的好坏,这是有区别的,作品本身的好坏是一个根据评判标准无限变化的悬置的疑云,这并不是在抱怨标准没有普遍性,而是在我个人看来,对当代艺术作品用一套普世标准去评价是一件比较无趣的事情,甚至是和艺术背道而驰的事情,艺术本身就是喘息和透气的机会,是创造新东西的机会,是提供新标准的机会,作品好不容易离开了地面,拔着自己的头发飞起来了,突然来了一帮人用一个"为了评价而评价目的"把它再拉地面,这会很无聊也会很可惜。但是对艺术家的工作是可以评价的,而且是很有意义的。

我们通常使用作品对观众是否生效来评判当代艺术作品创作行为的好坏,这个生效的意思其实挺模糊的,就像小说里说的一样,"幸福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正好相反,有着各种个样不同的生效,比如被感动,被激发,被教育,被洗脑,或者说观众的能动性得到了激活,所以我们非但不应该去定义"何为生效"还应该期待更多想象不到的生效方式的出现,而"不生效"倒是可以大致把握,我们对"无动于衷"还是有一些共识的。目前我们只需要区分生效与否,所以"生效"这个概念可以暂时在后面的讨论中使用。

艺术作品的生效的观众数量越多,该作品就越好?

某种程度上是的,但是如果单纯考虑生效人数的话,应该没有哪个当代艺术家比的上小沈阳,即便扯上介入社会,也比不上赵本山,赵本山的小品远比当代艺术介入社会,这便很荒唐了,沿着这个思路下去,艺术的象牙塔将面临倒塌的危险,所以光强调数量没有意义,生效观众的质量也是重要的。

我们不会强求一个山区老农对抽象油画进行欣赏,就像不能强求一个北方人听懂温州话的笑话一样,所以我们要对观众进行文化限定,观众的质量不是简单的对艺术以及相关知识的掌握或者是文化水平的高低。衡量观众的质量的标准其实在作者手中,观众的质量问题要通过艺术家的"理想观众"来讨论。

下面是"理想观众"的概念解释,理想观众是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由艺术家本人的想象构成的一个虚拟的生效对象,理想观众在创作过程中给予艺术家指引,帮助艺术家修正作品,艺术家会在理想观众的引导与自己创作观的制衡中寻找平衡,最后两者达成共谋的时候,作品完成。理想观众是艺术家自己构想的作品的最终接纳对象。例如,某艺术家为了80后群体创作了一个作品,在其创作中很可能会自己虚拟一个或多个80后个体并考虑他们在观看作品的时候会是什么感受,他们会喜欢吗?他们会骂吗?如果是他们,是否会喜欢这里红一点,那里绿一点?当他自己的创作和他预设的80后群体达成共识的时候,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了,便可以宣布作品完成,从此作品走上相对正式的评价阶段。

至此,在纯理论讨论中,出现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当代艺术创作评价模型,型如:艺术家a以观众b为理想观众创作作品c,判断艺术家a对作品c的创作成功与否的标准就在于作品c对观众b是否生效。

这里我要强调一下,模型说的使判断艺术家a对作品c的创作成功与否,而不是作品c本身成功与否。

在这个模型中理想观众的"实体"对作品的评价是判断艺术品最后好坏的重要依据,换句话说,如果这个理想观众正好是一个活着的人的话,艺术家做作品要面临的难题就是让他的作品在理想观众的"活体"面前生效。这是一个理想化的方式,在实际情况中很少发生。

由于理想观众是由艺术家自己虚构的,而虚构只能通过一些主观获取的有限的信息再通过自己的思维加工组合而成,不可能达到完全模拟真正的理想观众的活体,因此要让理想观众满意并非易事,里面提出了对艺术家收集信息,理解力,艺术表现,作品呈现等等各方面的要求,而这恰恰就是艺术家的工作所要面对的挑战,也就是做艺术的要求,这个a(艺术家)→b(理想观众)→c(作品)→b(欣赏)→c(评价)→a(评价)的流程最后回归到对艺术家工作的评价。

观众对艺术作品本身的解读有客观主观之分,有全面片面之分,但是没有那么明确的好坏之分,举个例子,正常的a君和色盲的b君一起看一张画并说出里面的内容,色盲的b君会少看到很多颜色,于是他说出来的内容会少一些,这是一个事实陈述,但不是一个好坏的判断,因为b君对色彩信息的忽视并非什么错误,他们两个都根据自己能接受到的全部信息全力的做出了自己能做出的判断。作为那张画,把黑白部分传达了给b君已经是一个100分的生效过程了,而作为b君对黑白的画做出判断也是一个100分的表达了,实在要判断好坏的话,我们只能说艺术家如果对特定"色盲"群体创作的时候的在艺术处理有高下之分,如果理想观众是色盲群体的话,把创作中心放在颜色上实在算不上是一个100分的艺术处理。于是,我们似乎渐渐的摸到了"判断之船"上的把手了。

不拥有欣赏基础或者基础不足就像色盲一样,对作品本身来说不是问题,对创作作品的艺术家来说,可能是一个蛮严重的问题。一句话总结,作品不管如何都尽力了,作者确不一定,没有被误读的艺术作品,只有被误读的艺术家。由于作者对理想观众有一个预设,也就是说对观众接受信息量有一个预判,所以艺术家面对各种观众的观看会紧张,会失望,会惊喜,会无奈,他的预判就是他的目标,达到预判就是成功的艺术创作,达不到就是失败的艺术创作。

艺术作品的成功和艺术家的成功是不同的,作为创作者我们应该追求艺术家的成功。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