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魁拔,热血再战

2013-06-04 12:02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2期
《魁拔之大战元泱界》上映在即,导演王川欢喜的是如今再不用四处解释“魁”作何意“拔”字怎讲,更欣慰的是院线方也许诺下于国产动漫电影史无前例的三成排片。

《魁拔之大战元泱界》剧照

热血

两年前,7年时间、3500万元的成本,以及那颇为莫名生僻的两字词语“魁拔”,共同构成了热闹的国产动漫复兴话题,尤其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整个国产动漫产业受政策扶植多年,而提起国产动画水准,低幼粗糙却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魁拔之大战元泱界》几乎是趁势赶来。故事现成,依据的还是当年那部长达百万字,包括天文学卷、社会学卷、武术卷、地理卷和历史卷等分科的“魁拔之书”,在魁拔电影出品人武寒青女士眼里,这算是魁拔走过的10年原创路上最值得骄傲的部分之一,花费近两年时间编纂而成的这本魁拔世界入门手册,不仅事无巨细地解释这个虚构世界的万物生衰运行规则,并且本身有如人类编年史那样。“事实上,哪怕魁拔7、魁拔8的故事也早都写在那里,具体的每一集故事要做的不过是添枝加叶的工作,魁拔的原创意义中,开源性和具有成长力是核心要义之一。”

因而那只由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拿一根名为冲天朔的棍状武器的可爱猴子蛮吉,当然继续做着《魁拔之大战元泱界》里的男主角。仍旧是与孙悟空撇不清微妙的关联,仍旧是附着诸多少年漫画经典主角形象,而那个身为魁拔而又要讨伐魁拔的命运悖论,以及要用热血迎接注定失败的战斗都还是这场大战的主题。“当初我们是反复看《哈利·波特》、《指环王》、《变形金刚》、《海贼王》,《火影忍者》的,因为要一部部拆分这些成功案例的故事架构、人物设定,如何构建有独特的英雄性格,在升级打怪的过程中让主角战胜自己,我们发现这些成功的案例中间是找得到一定之规的,因为我们很明确做的是要青春热血的类型,那我们也要充分尊重这些既有的类型经验。”

远比《魁拔Ⅰ》上映时寥寥百万的惨淡票房更能印证这种借鉴价值的是这两年来海外发行的顺畅。“海外接受度高主要因为艋舺热血的类型是极其清晰的,欧洲回收了近300万欧元。蛮吉这个小猴子形象也是受欢迎的,对中国动画,海外发行商只要和《西游记》相关的东西,因为他们只知道这个。”武寒青告诉本刊记者。

导演王川反而是强调创作中感性因素的人,从《魁拔Ⅰ》到《魁Ⅱ》,王川始终认为最重要的是传递中国孩子有共鸣的能“燃”一下的中国情感。“因为我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能回想起来的欢乐情景大多是比如一群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看《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那种热情在心底里燃起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或许我们的整个社会氛围真是趋于冷漠的,但年轻人还是需要这样的情感体验的,如今的‘80后’、‘90后’可能已经习惯了在日本和美国的故事里,在自己的电脑上体验这样的情感,但我还是希望试一试用中国的喜怒哀乐创造一个中国年轻人能集体共享的振奋热血的瞬间。”

带领一个10人组成、并且以“80后”为主的创造小组,“60后”的王川导演笑说最麻烦也是最难以克服的就是总想把作为精神营养、文化审美内涵摆在首位,想说的太多,无论孔子的仁义礼智信,还是在战争这样极端的处境下,一个人对自己以及对手的人生态度,甚至最广义的中国人的美。

“《魁拔Ⅰ》呈现的是命运悖论,蛮吉的理想是要消灭魁拔,他不知道当自己与脉兽合体了之后,自己就是魁拔,英雄主义式的自杀的理由是魁拔看到了蛮大人,模糊糊回想起往日温馨的瞬间,最终是这般柔软的善意战胜了坚不可摧的暴力;《魁拔Ⅱ》实际是蛮吉和镜心的故事,镜心是一个女神,是一个纯粹理性、非常完美的人物,而蛮吉是一个没有太多理论思维的自然人,忠诚而炙热,是什么使得蛮吉得到镜心的认同?我想或者这也是在纯粹理性的人眼中,最广大的中国人的审美的立足点在哪里。”

工业

王川毕业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北京大学中文系,自诩也曾是文学梦的一代,20余年的动画从业道路走过,恰恰他也更强调一部类型的商业的动画作品最不该是自己对什么感兴趣就讲点什么,从故事的角度,靠着一个编剧奋笔疾书的创作时代早已过去。王川导演说,在魁拔剧本的10人创造小组里,1989年一同被下放首钢时做过工友的匡宇奇,与自己最有共识。“匡老师是学经济出身,而我们的共同点是工人家庭出身,我的父辈是优秀的钳工,匡老师的父辈是非常优秀的车工,所以我们成了很好的工友。因为彼此都对工业有着骨子里的亲近和热情,聊得非常高兴,常常讨论的话题就是,比如全世界钢的比重都是7.8,生产线也差不多是那个样子,但为什么奔驰汽车可以比别的汽车卖得贵呢,非常一致地,我们都坚信工艺流程差异产生了巨大的力量。”

所以在王川和匡宇奇的眼里魁拔创作的另一方面,就是实验如何在文艺创作中贯穿工业生产的准则,如何抛却所有的艺术层面思维,从创作到生产,从整体到细节,真正做到可拆分,可量化,可培训,可检验。“比如剧本,我们有10个人在写,10个人围绕一个中心,每个人在自己的方向上往前深入,比如谁懂得武打,谁懂得生物,谁更善于情感层次的递进,那么各自分工,每个人手里的分镜头剧本除了文字和图像,还有时间强度横纵坐标,节奏一目了然,几分钟一个热点,几个热点后要给出反差,每隔多久需要一个戏剧小高潮,每几场戏之间要有爆炸漩涡等大场面出现,甚至每一帧每一秒都要求高效充分,这里人物的眼睛要变成一个点,那里要夸张动作线,跳戏,意外,巧合,我们的目标就是把任何所谓的艺术感染力、灵感的瞬间,无一例外地工艺化、流程化。”

从最初为朋友帮忙性质地攒人生产配合图书推广的简易动画产品,到试着原创了20集的《飞天小猴王》,放在北京电视台试播,不仅反应特别好,而且收益颇丰,于是坚定地走上动漫道路。武寒清说,“青青树”的头10年几乎就是一片坦途,无论外包加工还是原创生产,因为重质量重积累,所以业内口碑极好,2000年底公司买了600平方米的房子,几乎每个员工都买车买房,足以在同行之间引人艳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