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郎平:选择改变,往前走(2)

2013-06-04 11:54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2期
在纠结要不要角逐中国女排主教练这个位置的过程中,郎平征询过不少人的意见,家人、朋友、恩师……只有老姐没有给意见,她仿佛一开始就猜到了结果,因为郎平此前面临很多次选择,几乎可以总结出规律——虽然每次选择都很艰难,但是最终她都选择了改变,往前走。

2013年5月10日,郎平上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后在北京首次公开训练

人格魅力

“这情形颇似20年前,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女排以一枚难如人意的铜牌谢幕之后,主帅进入走马灯般的轮换期,李耀先不行换胡进,胡进不行,再换栗晓峰,一折腾就是7年,直到把亚洲冠军都折腾丢了之后,袁伟民终于下决心请回郎平。”郎平的助理教练李勇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李勇9岁开始打排球,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国女排当陪打教练,先后跟随过胡进和栗晓峰,1995年郎平上任后,他是助理教练,在郎平远赴意大利、美国、土耳其和回归恒大后,他一直是教练团队中的一员。“那个时候,因为‘五连冠’的历史成绩,大家对中国女排的期望值很高,认为女排实力还处在世界前三,打比赛必须拿冠军。实际上当时世界排坛球队平均水平比较接近,稍微哪个方面没做到位,成绩就很容易下滑。但大家不了解,所以突然巴塞罗那奥运会拿了史上最差的第七名,谁都接受不了。”

那个时期,郎平个人面临许多困难。选择回国执教,意味着放弃优厚的待遇,房子、车子、稳定的生活。这些还不是郎平最放不下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当时正协议离婚,处理离婚事宜,家庭支离破碎后,财产的分割、孩子的归属……郎平的个人感情生活处在低潮期。美国的朋友都劝她待在美国。最后是球类司司长一句话打动了她:“祖国真的需要你!”

郎平曾说过:“被人需要是幸福,被祖国需要是最大的幸福。”中国女排换了不少教练,没有几个人像郎平这样多次被祖国所召唤,也就没有几个人能体会到被祖国召唤的幸福感。

“当时知道郎平要回来执教,整个排球界就像打了针兴奋剂。我们这些普通的教练、队员,包括她自己对未来都怀抱很高的期望值,跟现在的状况完全一样。”李勇说,而以她的名气、号召力、凝聚力,也确实能在最短时间里聚集起最多的社会支持和关注。“但竞技体育是靠成绩说话的,因为是郎平,大家在最初的时间里会给予比其他教练更多的包容,但最后还是要成绩的。”

现恒大排球俱乐部副总经理,也是郎平的助手邱爱华在1997到1999年曾是国家队一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她说,郎平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这和她运动员时期的出色经历有关,也跟她的人格魅力有关。

“她带我们的时候快40岁了。练身体腰腹力量的时候,上肢吊起来,要将腿举到头,10个一组。很多队员都做不到,她很吃惊:‘这都不行?’看着队员们不服气的眼神,她亲自上去做,一组做完,每一个都做得比任何一个人标准。压韧带,队员们压不下去,她做给我们看,卧推举杠铃,队员中挑出最厉害的一个都被她比下去了。大家佩服崇拜得五体投地。”邱爱华说,很多男教练可能比郎平更严厉,但却不像郎平时时给你无形的压力,让你心甘情愿地主动练。

“进国家队第一年,我防守差,每天都要加练,发自内心的讨厌。但是回到省队,突然发现防守时怎么那么轻松?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进步那么大!付出得到回报了,会更加想练。”邱爱华说,郎平的训练课不像国内其他教练那么枯燥,时间拖得长。她的训练抠细节,强度大,不但告诉你怎么练,而且会告诉你为什么要这么练,如果你能力够强,一个小时能完成训练任务,练完就下课,绝对不会拖时间。这反而激发了队员们对排球的兴趣,“好像突然之间发现,我怎么还有这么多要学的?”

福建女排二传手陈亚青曾被借调到恒大打2013年的亚俱杯,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感触很深。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陈亚青说:“恒大的训练时间一般是早上9点到11点半,下午3点半到6点。时间不长,但是高效,细节抠得很严,精益求精。刚去时,第一堂课就把我练趴了,不过后面就能够适应了,觉得在这个集体中自己不能松懈,也要跟得上大家的步伐。在那里的每个人都明白是为自己练,所以都不会有怠慢的时候,不是要我练,而是我要练。这里训练气氛很好,教练员以身作则。”

陈亚青与河南队员王婷住在一套200平方米的套间里,一人一个房间,训练之余,队员们可以到小区里做按摩放松,也可以去市区逛街。郎平从不收缴手机、电脑,陈亚青说:“她信任我们,作为职业球员,我们也应该自觉要求自己。”

比赛期间,恒大打完比赛,郎平还要留下来现场观看下一个对手的比赛,然后再回去看录像,自己画线路和战术跑动图,准备第二天的比赛。在赛前的战术布置会上,无论对手的实力与恒大相差多大,都是放低姿态,认真对待。翻译工作全部由郎平自己负责,“她可能怕有些意思别人表达不到位”。

恒大女排既有外援,也有国字号球员,还有一些即将退役的老球员,郎平会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制定训练计划。“新队员、老队员,有伤的、没伤的,根据球员在场上的不同位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训练量和训练内容,而不是一刀切。”

陈忠和时期国家女排的自由人、来自福建的张娴联赛期间曾经被借调到恒大队一个月,第一天练完,她觉得很新奇。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她说:“以前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会,没什么可练的。结果来了之后才发现,还有这么多要学的。”她把每天要练的内容写在纸条上,贴在卧室床头,一个月下来,床头的墙上贴得满满的。她是打过2008年奥运会的老队员,原本都打算退役了,郎平为她打开了一扇窗,又燃起了她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在邱爱华看来,郎平身上还有一个最为可贵的地方,“她做一切的出发点,是真心为运动员好”。邱爱华还记得以前在省队打球的时候,6个主力,哪怕有伤病,也得坚持一个联赛从头打到尾不下场,“要成绩啊!”而郎平不同,“如果你真有伤病,适当休息几场或许对恢复包括对以后打球更有利,她会让你休息。她也要成绩,但她更在意如何因材施教,挖掘球员潜力,尽可能延长球员的运动生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