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朝鲜扣押渔船:被挑战的潜规则?(2)

2013-05-29 14:46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2期
5月5日“辽普渔25222号”的被扣押事件几乎是去年同时间事件的“翻版”,海上模糊的边界创造了一片有“潜规则”运行的灰色海域。不管破坏规则者是有意还是无意,其间端倪已被曝光于公众视野下,只是太多真相还是像我们认识中的邻国一样:神秘莫测。

2012年5月21日,遭朝鲜查扣的3艘中国渔船返回大连金州区一处港口

在于学君和孙财辉等人的认识中,海图上的59号海域是有精确的坐标位置的,它的经度范围在东经123度30分到东经124度之间。渔民历代相传的说法认为东经124度是中朝的海上分界线,这也是孙财辉和于学君判断自己的船在中国海域的基本论据。《中韩渔业协定水域示意图》上也确实如此,东南方向是韩方特定禁区,而正东方邻近朝鲜的海域则是一片未划分的空白区域。这究竟是是不是一条精确的边界线?从官方文件里却找不到这样明确的海域边界划分的记载。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张海文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中朝是海岸相邻国家,需要往外先划领海,再划大陆架,再划专属经济区。”

中朝之间的陆地边界和领海边界是清晰的。东港的鸭绿江入海口是大陆海岸线的北端起点,1962年两国签署的《中朝边界条约》里规定了鸭绿江口外水域的划分原则。其中,第一条第三款规定:从2071高地以东的鸭绿江上游与该高地最近的一小支流流入鸭绿江处起到鸭绿江口止,以鸭绿江为界。鸭绿江口处,从朝鲜的小多狮岛最南端起经薪岛北端到中国大东沟以南的突出部最南端止连成的直线,作为鸭绿江和黄海的分界线。而第三条第二款规定:鸭绿江口外,中朝两国海域的划分,确定从江海分界线上的东经124度10分6秒的一点起大体向南直到公海为止的一线为两国的海上分界线,以西的海域属于中国,以东的海域属于朝鲜。第三款规定在鸭绿江口江海分界线以外,自东经123度59分至东经124度26分之间的海域,两国的一切船舶都可以自由航行,不受限制。1964年中朝签订的《中朝边界议定书》确定“鸭绿江口江海分界线以外两国一切自由航行区为东经123度59分以东和东经124度26分以西、从江海分界线起至北纬39度30分止分别属于中国领海和朝鲜领海的海域。”

上世纪60年代的领海划定是基于12海里领海的国际法原则。但是1976年,冰岛通过“鳕鱼战争”确定了本国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范围后,这一概念也开始逐渐被其他国家接受。现在事发的海域也从原先的公海变成了争议地带。1977年6月21日,朝鲜中央人民委员会颁布了《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经济区法令》,这个法令宣布建立经济水域,其范围自领海基线算起200海里,不能划200海里的水域划至海洋的半分线。这个法令使得朝鲜管辖水域扩大了37.8万平方海里。同年8月1日,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宣布设立军事警戒区,其范围自领海基线算起50海里,在黄海内实际上与经济水域也发生了重叠。

朝鲜单方面的决定并没有获得中国官方的认同。目前公开的材料中,只有自1997到2000年的4年中,中朝外交事务部门曾建立海洋法非正式磋商机制,共进行了四轮海洋法非正式磋商、两轮海域划界事务级和渔业问题专家级磋商,这场磋商似乎是以无果而终。张海文告诉本刊记者:“两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开始正式的划界谈判。”

潜规则?

这条从上世纪70年代就存在争议的海上界线在大多数时间里似乎都没有给双方渔民的正常生产造成太大的影响,它似乎行使的是“事实”上的分界线的作用。中朝之间签订的正式渔业协定只有1960年生效、有效期延续了10年的《黄海渔业协定》和1972~1976年执行的《中朝渔业互助合作协定》,而恰恰是在1977年海上边界产生争议后,双方渔业长期处于无协定状态。“东经124度的说法虽然没有法律出处,但确实是很多很多年了。实际渔业生产中,中方认可,朝方也是认可的。”辽宁社科院边疆史研究所研究员吕超对本刊记者说。于学君告诉本刊记者,渔船上除了装有北斗和GPS卫星定位系统,辽宁省渔政管理和渔业公司也会随时监控海上作业渔船的位置。“如果发现船接近朝鲜海域,渔政管理人员会发出警告的,让中国渔船远离中朝交界区域。事实上,‘辽普渔25222号’今年就被呼叫过一次,根本不敢越界。”

“辽普渔25222号”和孙财辉的“辽丹渔23979号”船上的卫星定位系统都被拆卸了,按照船主们的说法,这种行为是朝鲜军人在销毁越界抓人的证据。但是辽宁省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金哲告诉本刊记者,渔民自身存在的打擦边球的心理也是这种扣押事件发生的原因之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渔民称,当地渔船确实有时候会在发现大鱼群时关闭卫星定位系统。于是,在卫星定位数据被销毁后,“越界捕捞”问题就成了场“罗生门”,船员们说是朝鲜方面拆卸的,而朝鲜的理由则是中方船员自行关闭。

在丹东的一些渔民看来,孙财辉和于学君的遭遇很可能是不懂海上游戏规则而吃的暗亏,朝方扣押者索要的是没有缴纳“帮艇费”就到“朝鲜海域”捕鱼的“罚金”。吕超对本刊记者说:“像媒体披露的一样,渔民被扣留、再通过丹东的一些所谓‘代理人’索要钱财在当地是公开的秘密,已经很多年了。有时索要的数额不大,甚至就在海上当场解决。”金哲在2000年时曾经到丹东做社会调查,他说:“渔民出海要先交钱是普遍存在的,很多渔民曾就此事向我抱怨。”

这笔钱是从什么开始的,没人能说特别清楚,时间应该不过20年左右。一些老渔民说,早期有过以实物交付的方式,都是在朝方比较紧俏的电视、冰箱等物资;后来基本都是以货币结算了。“这笔钱逐年在涨,最初几千元,后来涨到数万元,而数额的多少是与船的马力挂钩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渔民说。对于缴纳过“帮艇费”的船只,船主会获得一块朝鲜的牌照和旗帜。有了它,船只就可以进入朝鲜海域打鱼,而也有一些没有缴费就去碰运气的船,如果被抓则会被罚款。“最初是几万元,后来涨到一二十万元。很多船主在还交得起的情况下也就息事宁人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