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朝鲜扣押渔船:被挑战的潜规则?

2013-05-29 14:46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2期
5月5日“辽普渔25222号”的被扣押事件几乎是去年同时间事件的“翻版”,海上模糊的边界创造了一片有“潜规则”运行的灰色海域。不管破坏规则者是有意还是无意,其间端倪已被曝光于公众视野下,只是太多真相还是像我们认识中的邻国一样:神秘莫测。

2012年5月21日,朝鲜查扣的中方3艘渔船返回大连,29名渔民被扣13天上岸后被送往医院体检

翻版

5月21日凌晨3点50分,于学君终于接到了“辽普渔25221号”船的船长姚国锋打来的卫星电话。姚国锋告诉于学君,“辽普渔25222号”已经与自己的船会和了。为了接应被释放的“辽普渔25222号”,姚国锋的船在事发海域已经停留了大半天的时间。因为20日中午左右,于学君曾经接到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中方再次和朝鲜方面进行了交涉。20日21点多,网上就传出了船只和船员已经获释的消息,而于学君最终确定这件事则等到21日的凌晨姚国锋亲眼看到渔船归来的一刻。“船是自行从朝鲜海域返航的,没有中方和朝方船只护卫。从朝鲜海域开到和‘辽普渔25221号’会和的地方大概要两三个小时。”于学君估算船只被释放的时间应该在21日零时左右。

“朝鲜军人扣船时就把船上的北斗、GPS等卫星通信装置拆除了,还没收了通讯工具,释放时也没有归还。”船员和船只的情况,于学君也只能通过姚国锋了解。据于学君转述,船长姚国治和15名船员的身体状况还都不错,并没有受到暴力对待。在被扣留的15天时间里,船员们白天可以在船上自由活动,而晚上则会被限制居住。除了损失的通信设备,“辽普渔25222号”损失的物资并不太多。“回国时,朝鲜方面将船上装载的几吨零号柴油给抽走了,重型柴油并没有扣留。”于学君对本刊记者说。

船被扣的15天里,于学君急得住院输液,而现在话语里终于多了一些轻松的情绪。姚国锋和姚国治本就是两兄弟,两条船并没有在会和后选择回港,而是决定继续在海上生产作业,希望尽量为船主于学君减少些损失。“6月1日黄海就进入伏季休渔期了,他们那个时间会返航。”于学君也觉得欣慰,至少这个消息从侧面证明了船员们和船只目前的状况确实还都不错,比起他的朋友孙财辉去年经历的扣船事件结果总是要好一些。

于学君的经历几乎就是孙财辉去年经历的“翻版”,连孙财辉自己都说:“我是头一回没给钱的,他是第二回。”时间都是5月初,孙财辉的“辽丹渔23979号”被朝鲜方面扣留是在去年5月8日的凌晨4点多,而于学君得到姚国锋的电话则是今年的5月5日夜里。姚国锋打电话给于学君,说看到一艘朝鲜巡逻艇把姚国治的船给带走了。“当时两船是泊流状态,因为是对船作业,距离不过100多米。‘辽普渔25221’当时记录的位置是东经123度53分,北纬38度18分。是在我国海域的。”于学君说,这个位置大概再往东10海里左右就是朝鲜海域。而去年包括孙财辉的船在内的三艘中国船只被扣押的位置是东经123度57分,北纬38度05分,这两个位置都位于渔民所用海图上标绘的59号区域,而且是海域的东部边缘。

同样是在事发后的第二天接到索要赎金的电话。去年,孙财辉接到的价码是每艘船40万元,三艘船总计120万元。“对方说如果不付钱,就要把29名船员遣返,船和物资都变卖掉。”在与孙财辉讲价的过程中,电话里还不时传出一些船员的惨叫声。“4平方米的小黑屋里关押10个人,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一天就给一个窝头。”孙财辉船上的基本物资被洗劫一空,包括燃油、网具和鱼箱等至少价值40多万元,渔船是靠着油箱里沉淀杂质的沉淀油才得以返回大连。

今年,于学君接到的价码是120万元,在经过8次讨价还价后,对方把价钱降到了60万元。于学君经营渔船已经有10年时间,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船只被扣的情况。于学君的第一反应是向辽宁海警总队报警。孙财辉去年也是这样做的,他把大连海警、丹东海警、丹东海监乃至派出所催了个遍,得到的回复是“等待调解”。18日,于学君终于向去年孙财辉等人一样,开始通过微博向社会公开求助,这场个人困境在舆论迅速升温的情形下再被提升到外交层面得到解决。

模糊的边界

“60万元我也拿不出,真的是没有那么多钱。”于学君对本刊记者说。两次扣船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和船主的反应如此相似,并不能说是偶然事件。于学君是大连人,姚国锋和姚国治兄弟驾驶的双拖网渔船的船籍也都在大连港。这种船的造价在12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于学君为买船贷款七八百万元,每年光还利息就要100多万元。孙财辉也是大连人,虽然他的“辽丹渔23979号”船籍挂在丹东,但平时进出港口仍是大连,孙财辉的船也是靠借贷买来的,如果真被朝鲜方面变卖,他就可能破产,甚至被起诉。

一艘船的出海成本有多少?于学君算了一笔简单的账:“我一对船一天光烧柴油的成本至少是2万元,这还不算船上设备、船员工资等,粗略平摊到每天的话,我一天要卖至少2.5万元的海产品才能刚够本。”渔业收入因为完全依赖海洋环境收入,非常不稳定,于学君说近些年来年收入逐渐在被摊薄。柴油和人工费都在涨,同时是鱼越来越难打。出海一次有时可以挣一二十万元,有时候也会亏损。“渤海的休渔期太长了。”近海海洋资源的过度捕捞使得于学君的年产量逐年下降,他也是近几年才开始到59号海域附近打鱼的,实际上这也是需要精确计算成本和收益的决定。“毕竟走得越远,船的燃油和人工成本就越高,捕捞量能不能满足额外的支出还要考虑到。”于学君现在主打的是供做饲料的低价值海产品,而5月这个时间,刚好是59号海域一种当地人叫做“油滚子”的鱼产量最丰富的时间。59号海域离岸较远,以东便是朝鲜海域,朝鲜对海洋资源的捕捞力度不足,所以对当地渔民来说,在这里撒上几网总能有价值几十万元的鱼上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