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赵薇:一个导演的自我生长

2013-05-29 14:37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2期
《致青春》以及导演这个角色,对赵薇意味着什么?


 

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工作照

走出偶像时代

许鞍华一直很喜欢赵薇,她开始找赵薇拍的第一部电影,是2001年的《幽灵人间》,一部很细腻的发生在香港城市里的鬼片。可是赵薇拒绝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忆:“我害怕鬼。”她怕鬼,那年她25岁,红得如日中天。演出了一系列的香港电影,当年都是卖座大片,包括不俗的《少林足球》和糟糕的《炮制女朋友》,她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找我拍就是因为电影好卖。”她不觉得那个时代自己演技已经很高明了。

许鞍华说,她一开始就觉得赵薇演技很好,戏剧风格也多变,可是在内地观众心目中,她就是个偶像。或者是“好像还珠格格那种喜剧明星,他们甚至根深蒂固地觉得,她并不适合演戏”。这大概是全世界电影工业的共性,演员被定型后很难摆脱。不过许鞍华不觉得自己错,她还是真心觉得赵薇懂得演戏,且还是适合银幕的那种经典的角色,包括演出悲剧。赵薇同样能演出幽怨和质感——事实证明许鞍华是对的,若干年后,赵薇不少角色都带有浓厚的悲剧色彩,也都非常精彩,包括《花木兰》、《画皮》中的角色。不过,早年的观众和市场都并不这么认为。而《致青春》更是如此,完全摆脱了她早年的风格和影响。

在2002年导演《玉观音》的时候,许鞍华找到了赵薇,让她演出性格上充满矛盾的安心。这是一个很复杂的女性,既性感,又贞烈;女性化但是又很独立。赵薇是从头到尾都有戏,她很朴素,有楚楚可怜的情感,只是不太像受过训练的刑警,这实际上也有导演许鞍华的问题,整个电影的弱项都是动作方面,许鞍华说这是一出有缺陷的戏,她当时并不熟悉变化中的内地电影状况,所以有此失误也很正常;同时上演的张元导演的另一部电影《绿茶》也遭遇了票房不好的命运,正好主演也是赵薇,结果赵薇被戴上了“票房毒药”的帽子,没人去认真分析电影的得失,而是很简单地把帽子加在一个女演员的头上。

赵薇倒是对自己所演的角色都有很认真的回顾。作为多年的行业内的中坚人物,她能够用非常专业的眼光来看自己当时扮演的角色的问题。不推诿,也不矫饰,坦率得近乎真诚。谈到《玉观音》,她觉得是自己没有演好,导演的才能是不容置疑的。“非常棒的女导演,非常棒的一部电影。”她觉得当时自己还很幼小,没有能力帮到这部电影。“演员需要时间、经历和沉淀。”

“现在自己拍电影,特别会注意每一场场景的设计,我不是那种随意的导演,我拍一场戏,所有的场景、情绪都精心设计,哪怕是表面特别随意的情绪,背后可能都酝酿了几个小时。”她觉得这个过程异常枯燥、刻板,可是完全正确,拍电影容不得投机取巧。

也有人说赵薇是因为要转型所以接文艺片种,这种话,从她年轻时听到了现在。“转到哪里去啊?我只是每部片子都按照角色设计演出而已。”她不是一个明确规划自己的演员。

在电影道路上她是不明确的,没有包装和营销,就是模糊着往前走。那时候有个念头,再不好的文艺片也接,再好的商业大片也不接。成龙的《新警察故事》找到她,结果她去接了小成本的《绿茶》。尽管张元的导演方式不合她的演出习惯,不过,赵薇把一个性格分裂的生活在悲剧中的女孩子演得很自然。

她的好朋友,也是《致青春》的编剧李樯说,赵薇演戏有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放松。一般演员在很多场面中都会采取紧绷的处理方式,可是她却很放松,这样有好处,就是整体自然舒展;可是也有坏处,许多有激烈情感冲突的戏,包括很多有爆发力的戏,大家都觉得她演不出来。“其实她能演,甚至演得很出色。”比如赵薇在《绿茶》中的表演,开始一直在简单的平面徘徊,她只是在展示自己内心的压抑,可是最后扇方力钧耳光那场,却有力量。“她很适合有爆发力的戏,在那里只是小试验,后来许多戏里面更明显。现在她和陈冲演出《放浪记》,里面的角色也是大开大阖的。”

李樯编剧的《孔雀》、《立春》、《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都是有浓重悲剧感的电影。他和许鞍华一样,都觉得赵薇是个好演员,能演出戏剧冲突,所以他本能地觉得赵薇适合他的悲剧基调的电影。“她不是那种温吞水的演员,从自然而然,到全面爆发,她可能只需要一瞬间。”李樯觉得是机会没有降临到赵薇身上,因此,在拍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的时候,有个小角色,戏份不多,可是需要特别的表演才能,他想叫赵薇来演出,可许鞍华说:我不敢。她是“人气明星”,这种事情我都不好意思出口。李樯并不认识赵薇,可是他是个异常简单的人,也完全不管电影圈的人情世故,自告奋勇,说他去找赵薇谈谈角色。没想到,这一谈,两人当场定下了演出的事情。都觉得对方是对电影真正有追求的人。

做美术指导的李杨现在还记得在《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的片场,第一次看到赵薇的情景。“只看过她的小燕子,知道她演戏放得开,但是没有想到她演这么一个小角色这么出彩。”他给赵薇扮演的东北女厨师刘大凡设计服装,要突出她的东北式的审美,艳丽、朴实,结果是一件红色的皮外套加一条绣牡丹花的弹力裤。“开始担心她拒绝,很多女明星只关心自己好看不好看,剧情和审美不在她们的规则内。可是赵薇二话没说就穿上了。”

当时他们看剧本,刘大凡的戏不多,角色描写也不详细,可是赵薇发挥得很好。“许多人都觉得她大大咧咧,和那个角色有类似的地方。其实完全不一样,那个人物是东北人,虽然戏不多,但是层次却很多,从开始的粗枝大叶,到后面的细腻的哀伤,包括她内心固有的伤感,都需要很强的表演能力。”李樯在设计电影的时候,没有强调实体的城市,他强调的有压迫感的城市生活不是具象的,而是模糊的现代压迫。可是衣着粗俗,口音也很东北乡土的赵薇却把小城市鞍山和上海的对立演绎了出来,她初到上海的大医院那一场,冲进病房,问护士长穿的鞋子是哪里买的,展现的还是人物粗枝大叶的一面,可是越往后走,她的厚度越来越明显,她不再是那个肤浅的东北女孩,而是一个对母亲爱恨交加、对外面的世界又渴望又恐惧的小城市姑娘。不少人对她在其中的一场戏印象深刻:和男友分手后,刘大凡面色平淡地走在餐馆外的街道上抽一根烟,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种种痛苦、厌倦和绝望都在里面了。李樯说,她把一个剧本里并不复杂的人物演出层次来了:善良、简单、空虚。

两人的友谊如小树般生长。赵薇说,和李樯第一次见面,就抗拒不了他的要求,觉得他会是自己的人生知己。现在更是这样,赵薇几乎杜绝了和电影圈朋友的一切活动,唯一的活动对象,就是李樯。她经常说:我电影圈最重要的良师益友就是李樯;而李樯也觉得,像赵薇这种心性明澈的女演员,在电影圈几乎非常稀少,也是他最好的朋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