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黔城话小满

2013-05-28 11:52 作者:吴杨盈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来茶倒七分满,留下三分是人情。”芙蓉楼内,茶艺师手托功夫杯,款款道出此语。未知千年之前,诗家天子王昌龄在此楼奉茶待客时,又是否有此讲究呢?

“栏干三面压人眉睫是青山/碧螺黛迤逦的边愁欲连环/迭嶂之后是重峦/一层淡似一层/湘云之后是楚烟/山长水远……”——余光中

时近小满,一场迤逦的夏雨将整个黔城洇湿。连绵的群山吞吐着雾气,曾经于纸上文字照面过的湘云楚烟,如今竟活泼泼地萦绕在身旁。群山俯首,云气氤氲,想必是这湘西古镇千年未变的绝美景致。

雨云才过,雾气未消,山峦层层梯田间便有三三两两的农户背着背篓出现,继续着未竟的农事。小满时节正是黔城农户收获油菜籽的时间,一堆堆黄绿的油菜杆在田坎边堆成了小山。农人们双手紧捧一把油菜杆,在铺好的塑料帆布上极力扑打,乌黑油亮的油菜籽便争先恐后地弹跳了出来。“刷——刷——刷——”山间回荡着此起彼伏的草木摩擦声,如同一首歌颂收获的复调合唱。

“把这些油菜都收了,我过几天就把西瓜种起。”一位年约四十岁上下,脸庞黑红黑红的农妇指着自家田地,对我们笑吟吟地说。“小满这个时候,又要收,又要种,忙得很哪!”她貌似嗔怪,但眼中分明光彩流转,既饱含着对丰收的满足,也闪烁着对新生的憧憬。有所获,有所生,“小满”之意,正合于此。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记载:“小满,四月中。小满者,物至于此小得盈满。”万物经过了一整个春天的生长积累,及至小满,迎来了第一个得见果实的阶段。但在此时,仅为“小得盈满”,离最后丰收成熟的全然饱满尚有一段距离。因此,收获虽然存在,但更应该继续“生生不息”,视满如不满。唯其如此,方能获得最终的盈满与成熟。其中所含之哲理,正与《周易》之中“水火既济”与“火水未济”两卦的相互转化暗合:“既济而视若未济,则济于初而济于终,斯亨者永亨,而贞者永贞……若既济而自恃为既济,其道穷也。”

天道如此,人道亦然。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唐朝天宝年间,王昌龄被流放黔城(古称龙标)。李白闻讯深恸,遂作《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一诗遥以慰藉好友。此次流放也因此从历史上如恒河沙数的各种流放中脱颖而出,成为几近全体国人所共同拥有的文化记忆。然而,王昌龄流放黔城的原因在史书上的记载却颇堪玩味。据《新唐书·文苑传》记载,王昌龄“不护细行,贬龙标尉”。“不护细行”寥寥四字,即为原因。也就是说,王昌龄被贬并无特别原因,只因为他不注意小节,便换来了这场直接改变命运的流放。然而,只要对中国历史和人情世故稍通,便不难嗅出这貌似波澜不惊背后的暗潮汹涌,正如 “莫须有”三字已足以成为杀害岳飞的公然支撑。

王昌龄向来以风骨著称。与他同时期的唐代文人殷璠在其所编诗选《河岳英灵集》中如是评价王昌龄:“昌龄以还,四百年内,曹、刘、陆、谢,风骨顿尽。”只是为人独拥风骨本已耿介,倘若行事不加调和,则必然失之狷傲。同是《河岳英灵集》记载:“奈何(王昌龄)晚节不矜细行,谤议沸腾,再历邀荒,使知音者叹息。”由此得见,王昌龄遭贬的实质原因,并非只因“不矜细行”,而却是因此招致的“谤议沸腾”。王昌龄自身对此亦并非无所察觉,他曾在《为张偾赠阎使君》诗中借典自喻:“犹畏谗口疾,弃之如埃尘。”此正如《书·大禹谟》所言:“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唐开元二十九年,王昌龄在芙蓉楼上写下这首《芙蓉楼送辛渐》,自剖一片纯莹之心可鉴日月。一千二百年后,芙蓉楼仍然静静地伫立在黔城古镇的沅水江畔,冷眼旁观这人世变换。“从来茶倒七分满,留下三分是人情。”芙蓉楼内,茶艺师手托功夫杯,款款道出此语。未知千年之前,诗家天子王昌龄在此楼奉茶待客时,又是否有此讲究呢?

天道茶道人道,无非都是同一个道理——小满莫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