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小满

2013-05-28 11:47 作者:冯雯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时候,中国北方冬小麦类的夏熟作物进入了灌浆期,子粒开始鼓涨饱满,到了下一个节气芒种就已经熟透,可以收割了;而南方的水稻田里,早稻的追肥,中稻插秧都仰颈企盼着雨水的润泽。"大落大满、小落小满",江南称下雨为"落雨",小满时节,落雨虽未及大落,但水稻田已将近盈满。小满的"满"字既意指北方麦粒的饱满,又关乎南方雨水的丰盈。万物生气盎然,又从容不迫。

 如果将一年365天用黄金分割理论划分,那么有两天恰好落在黄金分割点上。一天是8月13日,金秋收获百谷的日子,而另一天则是5月21日,万物稍得盈满,但未及全满的小满时节。一年中,最均衡、理想、且具美感的日子落在丰收时倒不难理解,但是取之于小满,也许万物将实、生机勃勃的景象便能解释一切。

小满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这时候,中国北方冬小麦类的夏熟作物进入了灌浆期,子粒开始鼓涨饱满,到了下一个节气芒种就已经熟透,可以收割了;而南方的水稻田里,早稻的追肥,中稻插秧都仰颈企盼着雨水的润泽。"大落大满、小落小满",江南称下雨为"落雨",小满时节,落雨虽未及大落,但水稻田已将近盈满。小满的"满"字既意指北方麦粒的饱满,又关乎南方雨水的丰盈。万物生气盎然,又从容不迫。

麦粒饱满水稻插,蚕结新茧桑葚熟,菜籽舂油苦菜秀,万物小得盈满。小满其实更像是一种期许,因为麦粒不定能饱满,稻田之水也不定会丰盈,小满,小满,便希望这雨水能如期而至,希望麦粒能经受住灾难的考验,愿菜籽出油、蚕结茧都能顺遂天时……有小满自然会得大满,古人最晓得这小满的智慧了。

小麦子粒满

关于小满的诗歌中,欧阳修的"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最动人不过了。抽齐了穗子的小麦在暖风中摇头晃脑,像孩童般娇憨可人,桑叶沃若,肥绿的叶片上蚕宝宝正啃噬个不停,好一派鲜活的节气图景。

这个时节的小麦,是秋播夏实的冬小麦。往往在9、10月份播种,渡过一冬的休眠期后,于次年春天返青拔节,在立夏时节抽穗开花,到了小满,小麦亟需薰风暖熟,虽然仍是一片青绿,但有着一股蓄势待发的劲头。细看麦穗已经抽齐,麦粒鼓着腮帮一般,泛出一层透明的绿色。等到这晶莹的嫩绿变为黄绿,麦子也即将成熟了。农谚有云"小满小满,麦粒渐满。小满未满,还有危险",小麦成长的最后阶段灌浆期十分关键,子粒才初初盈实。若碰到灾难天气或病虫害,麦粒未经过充分的乳熟期,小麦的品质便会大大减弱。

古人将农历四月前后的天气叫作"麦天",而这样的天气里,氤氲着的麦子将熟之气则为"麦气","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这股麦香,只有经过小满时节的麦田,才能闻到。而农人早已在这股预言丰收的麦气中,勾画好了丰年的乐景。

稻秧饮水饱

五代后梁有布袋和尚作《插秧歌》:"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底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这首七绝不单浅白平易,而且饱蘸禅心。传说是这个生于江南的游方僧人在帮邻里插秧后随口吟就,有度化稻农之心。在如今布袋和尚的家乡宁波奉化,稻农也可快口诵出这诗的第一句。

到了小满时节,南方的早稻早已抽穗,农人除了给早稻增肥,还要忙着栽插中稻。"秧奔小满谷奔秋",小满正是适宜水稻栽插的季节。

待整地犁田后,农人们就将培育好的秧苗按间隔,齐整地栽插在地里。若是高度机械化的地区,就采取机器种植了。但同样重要的,是这"水"。若小满雨水不丰,稻田田坎干裂,就无法栽插水稻,甚至延误到芒种时也无法插秧;但若雨水过丰,栽插好的稻苗便经不住大雨的袭击,秧苗轻则东倒西歪,重则被雨滴打伤。南方的小满节气,便充满了对水的期许。

在古代,"小满动三车",水车、丝车和油车。从小满开始,农人便要忙碌在这三车上了。干涸的稻田亟需雨水,稻苗要在这小满时节栽插下去,以免贻误了时机。老天爷不下雨,农人便只好踏水车取水灌溉。用畜力或青壮力带动水车轮轴转动,将一条条清流自河中抽出,奔流到各家的农田里。水车是解决"小满未满"之旱的最有利工具了,古时祭天祈水,还不忘祭祀水车神。

一亩亩齐整的青苗,起初间隔有序,等到那青变得浓重,它们也就抽长、长大,不分彼此了。小满,是麦子的秋,是水稻的夏。

菜籽油飘香

冬油菜也是夏熟作物,等五月中旬绽放过金黄灿烂的油菜花后,油菜籽便渐渐成熟起来。等到小满时节,古人就动用三车之一的油车来舂打油菜籽,做成清香四溢的菜籽油了。

成片成片的油菜田起初开着灿烂耀目的黄花,渐渐在窄长的青荚里孕出油菜籽。待黄花脱落,这青荚便朝四面八方肆意伸长,仍然是窄长的形状,油菜籽一粒粒紧挨着密集地排布在里面。等到青荚由那夏日的薰风吹黄,外皮变干,农人便可收割油菜了,晒干打下来的油菜籽是黑黑的一个个小颗粒,却蕴含着丰富的油质。古时用人力舂打油菜籽,现在已经不用油车,但不变的还是小满时那黄熟的油菜荚,以及舂好的菜籽油香。

油菜在古时,名为"芸薹",《淮南子·王说》中有一个关于它的故事很有意思。话说在江南有一位名唤芸香的姑娘,十分聪慧可人。但不知为何,身患疖疮,久治不愈。一天夜里,她梦见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梦醒之后,心想莫非是这芸薹能治愈我身上的病?于是到菜地里摘取新鲜带有花蕾的嫩苗,洗净、炒食,不仅味道鲜美,而且疖疮症状也得到缓解。于是,她坚持炒食芸薹,在没有芸薹的季节,则炒食晒干腌好的芸薹。数月后,芸香全身皮肤果真光亮平滑,甚至没落下疤痕,脸庞也比以前更清丽了。此后用芸薹治疮疖、乳痈一类疾患的方法,就在民间流传开来。

这名芸香的女子,和芸薹别有牵连,连名字也取自芸薹之香,然而这香是油菜花蕾的嫩苗炒食之香,那么,菜籽油的香气中也有一个别有牵连的代言人吧,这个芸香也许是个经常炒糊饭菜的糊涂主妇,梦中忽得神授,便将那四面伸张的油菜荚取籽舂打,做炒菜之用,不想饭菜大受欢迎,还得妙煮妇的美誉,芸香便更做实这芸薹之香了。

遍野苦菜秀

小满一候:苦菜秀。苦菜有一个更为人知的名字叫做蒲公英。"花罢成絮,因风飞扬,落湿地即生",苦菜的生命力顽强坚韧,等菊花似的小黄花落了,便是贴地的白絮飞舞。那深绿色的锯齿状叶片才是小满的绝妙风物。

中国人最早食用的野菜之一便是苦菜,《诗经·大雅·绵》中有"堇荼如饴",荼的本义为苦菜,衍化到后来,才意指茶。苦菜和茶有此渊源。苦菜或凉拌或腌食,口味清辣苦涩,回味却有甘香。虽然在春日长成,已鲜嫩可采,但到了小满时节,才格外茂盛。夏日食苦,大抵是取其清热解毒、安心益气的良效吧。

诗经云:"采苦采苦,首阳之下。"传说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深居在首阳山里,就靠采集苦菜等野菜为生。一位妇人见此说道:"你们大义不食周粟,但这苦菜不也是周朝的吗?"听后,伯夷、叔齐便连薇、苦等野菜也不食,最后饿死在山上。

据传,王宝钏苦守寒窑18年也靠苦菜维生。食苦、思苦、忆苦,苦菜之苦免不了比附人生之艰。家中长辈带着上山采苦时,便会忆苦思甜,待凉拌好苦菜,总要慨叹一句:"好歹还有苦菜可吃。"如今,吃进嘴里的已是调味好的清凉爽口,不再是往昔的苦饱滋味,苦日子便也在咀嚼中分明又不那么分明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