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拎到中国来的杜尚的《手提箱》

2013-05-22 17:18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1期
这个以商品订购方式发布的“盒子”,实际上是杜尚用5年时间构想制作的最完整的作品集,一个便携式微型回顾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和展示空间的关系”。

《手提箱里的盒子》,300版中的第75版,内置68件杜尚作品的彩色微型复制品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现场,中国艺术家和杜尚的“对话”展部分。图为两件装置作品:黄永砯的《四个轮子的大转盘》(1987)和王鲁炎的《W自行车》(1992)

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现场,这个名为《杜尚与/或/在中国》的展览,其主体部分其实就是一只皮革衬里的红色纸板盒。盒子被打开陈于中心展台上,周围展墙上的数十件杜尚作品的复制物——包括《下楼梯的裸女》、《泉》、《大玻璃》、《L.H.O.O.Q》等“用一己之力影响了20世纪艺术史自他之后的发展史”的重要代表作,全部取自这个神秘盒子。

在全球范围内,这样的“手提箱”有300个,它们曾被艺术家送给朋友,或者由收藏者出钱订购,喜欢的人当时以几百美元(最高价格是750美元)便可以象征性地拥有他的全部代表作品。

杜尚对“手提箱”系列的制作总共持续了33年,其中253个由他本人生前监制,剩余的在他身后由其夫人和继女完成。复制对于杜尚,其释放出的强大力量和原作几无区分。就像杜尚的研究者、收藏者以及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弗朗西斯·瑙曼所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只盒子在杜尚的作品群里逐渐积累起来了新的意义;它不再是仅仅具有文献价值的复制品集,而变成一件独特、重要的艺术品。除此以外,它所呈现的基本概念——挪用和复制——成为越来越多年轻当代艺术家探索的主题。”

而被拎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这只“手提箱”,第一次将杜尚的作品完整全面地带到中国展出,探讨杜尚之于当代艺术精神的意义。

“手提箱里的盒子”

1941年1月,在巴黎处于隐居状态十几年的杜尚出人意料地宣布即将公开新作,作品名字叫作“由马塞尔·杜尚或罗丝·瑟拉微呈献或创作”。

“罗丝·瑟拉微”(RoseSeravy)在现实中并无其人,是杜尚1920年在纽约为自己创造的一个“女性身份”,他曾在不同场合扮成“她”的样子,请超现实主义摄影家曼·雷拍下“作为罗丝·瑟拉微的杜尚”系列。这个名字也经常出现在他1920年后的作品中,如1921年创作的装有大理石方块的鸟笼装置《为什么不打喷嚏,罗丝·瑟拉微?》。杜尚只是想要转换身份,他想过变成犹太人,拥有另一种信仰,但发现这个过程太麻烦,于是他选择“改变”了性别。

按照杜尚首次印在订购广告上的描述,作品是一个带拉层的盒子,皮质外套的大小为40×40×10厘米,内含玻璃画、油画、水彩、素描、现成品的图样、版画或微缩模型等各种忠实复制品。“该系列(共69件作品)代表了马塞尔·杜尚从1910年到1937年之间的主要创作。豪华限量版发售20套,按Ⅰ到ⅩⅩ编号,每套里都包含一件有作者签名的原作,每套售价5000法郎,征订期间优惠到4000法郎,1941年3月1日截止。”

这个以商品订购方式发布的“盒子”,实际上是杜尚用5年时间构想制作的最完整的作品集,他把自己干净利落地“打包”放进了一个便携微型回顾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和展示空间的关系”。这应该也是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第一次在中国完整展出杜尚作品,即选择以“手提箱”为核心部分的原因。

杜尚在1905年曾为缩减兵役而跟祖父学习过版画制作并取得当地行业公会颁发的资格证明,这些都成为他用制版印刷来精确复制作品的条件,而资金帮助则来自好友罗谢,这位作家兼艺评人总是乐意帮他完成各种艺术冒险。杜尚写信向美国两个拥有他大多数作品的藏家——凯瑟琳·德赖尔和阿伦斯伯格夫妇求助,专程去考察自己的作品并拍下黑白照片,记录尺寸及详细颜色。回到巴黎后,他和工匠一起工作,使用柯罗版印刷工艺给复制品上色,这是当时被认为能最大限度忠实还原色彩的方法。

到1941年,杜尚集齐了所需的全部复制品,开始以每周两三个的速度制作他的豪华版“手提箱”,并且找到了包括佩吉·古根海姆在内的第一批买主,这位来自纽约古根海姆家族的艺术资助人当时是欧洲一大批艺术家的女金主,她不但最早为杜尚的“手提箱”下了订单,还在德军占领法国后,于1941年夏帮杜尚把制作其余“手提箱”的全部材料运抵纽约。

关于“手提箱”系列的完整面貌,策展人瑙曼介绍:“手提箱总共生产了300个,然而在杜尚余生中,它们面世的形式多种多样(1968年杜尚辞世后,剩余版本由其遗孀阿蕾柯西娜·杜尚完成)。最初的20个盒子都放置在皮质手提箱内,故此被称为《手提箱里的盒子》;而那些不带手提箱的版本通常简称为‘盒子’。前20个版由于各自包含一件原作,因此被视为‘豪华版’;而那些普通版则是依照需求陆续制作完工,所以累积产生多种设计样式。德国艺术家以及杜尚的研究者艾柯·邦克将全部版本进行划分,归为A到G一共七个不同的系列。”

在北京展出的“手提箱”是300版中的“F”系列,制作于杜尚和卡巴纳开始那场著名对话的1966年,也是他生前监督制作的最后一版。瑙曼介绍,此版最显著的特点是盒子的皮革外表采用了醒目的红色,盒内所含复制品的数量也从68件增至80件,并且艺术家做了整体签名而不是像从前版本那样签在单件作品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