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专栏 > 正文

跟着樱花走--日本琐记(3)

2013-05-22 14:53 作者:文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李清照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句,平安神宫前的一株巨樱,可谓"肥红"也。

芦之湖上的东山魁夷

在父亲留下来的书里面,有一本《东山魁夷散文集》,很多年前,父亲曾指着上面"东山魁夷"的名字对我说,这个人是个画家,但他的文章写得好。这本散文集里有不少插图,都是东山魁夷的绘画作品,没事我就喜欢翻看它们。它们幽美、纯净、伤感的风格,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来到芦之湖上时,雨还下着。站在船上远眺,天色低沉,暗青、深黛的远山,都笼罩在浓雾中,湖水纯净如练,如麻的雨脚在水面悄然密织着,云气与水气氤氲在一起,如淡墨在画纸上晕开……我于是想起少年时常常翻看的东山魁夷的画作,意境与墨色,和眼前的景色颇相仿佛。

芦之湖上著名的鸟居,却远远地错过了。

晴天的树色与樱姿

原本是要去登一次富士山的,因为山上下雪,当局封路,遂不能如愿,只好依行程往关西地区赶路。路上,天放晴了,蓝天一碧如洗,白云堆雪,路的两边,樱花与杂树相间,红绿喜人;远望去,绵延的丘陵上仿佛铺了华丽的锦锻,是密实而缤纷的树色与樱姿。日本是狭长的岛国,四面环海,海风终年吹拂,无处不干净明丽。这样的地方,竟能生出残暴的匪物,祸害东亚,真是匪夷所思。我今广览其山川,思复其人文,不觉沉吟再三。昔者柳三变填《望海潮》词,有"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之夸,遂令金主完颜亮起投鞭渡江之志,是以美好事物,总不免让人心生妄念,激起"我要,我还要!"的欲望,而终致生灵涂炭、千里赤野,也颇令人扼腕。此间国民,素以爱美著称,其亦为美所困乎?

柳永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瓛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