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话剧《青蛇》导演阐述——我和两条蛇结缘(3)

2013-05-17 11:52 作者:田沁鑫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0期
现实生活中,青蛇像女人的年轻岁月,反叛、顽劣、愤怒、勇敢、对情感懵懂。所以,才会为一份情,飞蛾扑火,不顾世俗;而婚后的女人更趋向于白蛇,相夫教子、持家有道、维护家庭关系。不能简单地说女人是偏青蛇还是白蛇,其实两方都有,只是有所偏重。在话剧《青蛇》的最后一幕,许仙、法海、白蛇、青蛇都轮回到当代,转世为人再相遇……

我觉得法海不懂俗世上讨论的俗世之爱。从小说里、从传说里,他没有男女之爱,僧人只可远观,不能享有。从“男女之爱”中升华出大爱、慈悲,从这个精神角度来说,诸多的法海,应该是懂“爱”的。

前面说了男性由于生理结构的特点,应是不懂女人的“爱”的。男人的体质结构决定他们更希望占有,占有里面也有情、欲,而不是爱。这个说法很武断,但是真相。男人的爱是要女人来教化的,要女人与男人共修才能达到。我们遇到的有爱的男人大多是被女人教化出来的,还得是优秀女人的教化。

现实生活中,青蛇像女人的年轻岁月,反叛、顽劣、愤怒、勇敢、对情感懵懂。所以,才会为一份情,飞蛾扑火,不顾世俗;而婚后的女人更趋向于白蛇,相夫教子、持家有道、维护家庭关系。不能简单地说女人是偏青蛇还是白蛇,其实两方都有,只是有所偏重。在话剧《青蛇》的最后一幕,许仙、法海、白蛇、青蛇都轮回到当代,转世为人再相遇。首先,我这个想法是给现代观众看的。“轮回”到当代的我们,谁也不认识谁,因为不会有相同的长相,只是气质和眼神似曾相识。如果非要有当代的话,那么,诸多“许仙”会为与诸多“素贞”的感情付出很大代价。如果故事发展到当代,我希望看到许仙的进步。

我逐渐开始喜欢我戏中的两个妖精,开始理解戏里的佛法、欲望以及放下欲望。妖精对于欲望的猛烈,妖精对于爱的坚持,妖精付出得更纯粹。受伤之后,素贞先放下,青蛇继续追寻她的爱,用她与法海的纠缠来说佛家的“有情”与“无情”。我试图打通人、妖、佛三界这个灵感指引,希望通过戏,寻找情欲之后的出路。

我做《青蛇》最大的感悟是,像经历了一场大的恋爱,感受一下五百年轮回。我想放下情欲,清净身心。我想和观众探讨,做人本身的诸多情感难题。这个戏,有一些东方禅意精神,需要花时间去思索、感悟。写完这个戏,我想走几个禅宗祖庙,了解一下“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