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话剧《青蛇》导演阐述——我和两条蛇结缘(2)

2013-05-17 11:52 作者:田沁鑫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20期
现实生活中,青蛇像女人的年轻岁月,反叛、顽劣、愤怒、勇敢、对情感懵懂。所以,才会为一份情,飞蛾扑火,不顾世俗;而婚后的女人更趋向于白蛇,相夫教子、持家有道、维护家庭关系。不能简单地说女人是偏青蛇还是白蛇,其实两方都有,只是有所偏重。在话剧《青蛇》的最后一幕,许仙、法海、白蛇、青蛇都轮回到当代,转世为人再相遇……

关于《白蛇传》的故事,一直存在着一种民间主流价值观的改变,改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个朝代的民间传说都会随着社会结构和经济结构的变化而有不同的更替。冯梦龙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白素贞还是个典型的蛇妖,魅惑许仙,僧人法海为劝解年轻许仙不受美色诱惑,而降妖伏魔。

而唐代僧人法海与宋代蛇妖结缘得有趣。明作家冯梦龙曾游历金山寺,得知法海修建金山寺时,因禅房破败,无处禅修,便在寺边上的白龙洞内,与一条蟒蛇同栖同修。据民间传说,蟒蛇出洞伤人,法海驱赶蟒蛇入长江。也有诗云:法海恭请白蟒入长江,转化蛟龙。都是传说,无法考证。只知道他撰写话本就捡来“法海”之名一用。从此,法海老禅师“闭目佛前坐,骂从戏中来”。到明朝嘉靖年间,评弹大书《义妖传》唱响南方,内容将白蛇素贞,塑造成追求人间美好生活的好妖精,法海则更加重是破坏人间美好爱情的妖僧。我就大着胆子试图将几百年全国三百多种地方戏曲陆续上演传唱的“法海一角”扳正。

白蛇,建国以后在田汉笔下,成了忠贞爱情、性情温良的良家女性和身怀法术的美丽仙女。法海成了斩断人间美好爱情的绝对反派。田汉没有从佛教角度关照《白蛇传》,只是着笔爱情和人间美好。李碧华写于20年前的小说《青蛇》,从青蛇的视角写了两个蛇妖成人的艰难,从女性角度探讨爱情的不被确保。法海也从老妖僧的形象,转换为英俊、冷酷的年轻僧人形象。我改编试图打通人、妖、佛三界。在话剧《青蛇》中,我似乎看到了人、妖、佛三种平行的价值观,人们会不会在其中出现不能选择的困惑?我在话剧《青蛇》中,采用的是“平行阐释”,而不是平行的价值观。人有人的价值观,比如务实,像以许仙作为代表的人的价值观,比如俗世的家庭伦理观念,世俗的道德观。而像青、白二蛇妖则没有人的价值观,她们有的是动物的本性,修炼成人后,再模仿、接受人的社会所认同的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又与她们身上的妖性、兽性有很大的冲突,因而遭到了人类社会全面的诋毁。尽管她们成人后,做人很挣扎,也锐意进取,但是仍然不能完全成为人。关于佛这个层面,是我并非有能力触及的,只是法海这个人物是一个佛弟子、修行者。从这个僧人的角色身上,我们能够寻找到信仰的力量。除守戒外,由这个角色带来的是人生出路的探讨,生而为人智慧的开启。那么是否他能带领我们找到我们人生的出路?三种不同的阶层、不同的灵智,代表了我们人类身上有的所谓的人性、妖性和佛性。但我们往往在三界之间穿梭游走,我们不想选择,但困惑其间。这是我改戏时候的思考。

我怎么理解的青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只能说:青蛇,是我很佩服的女人,如果说她是“女人”的话。她是蛇妖,她有灵性,也有妖性。她不想追随人,不想走进家庭结构,她是在这个人类社会上,尽量完成自己的妖,努力见证着自己的认识。她保持着一种被教化后我们人身上少有的纯粹,她从知道欲、情、爱之后,便勇敢坚持了她认为的爱。青蛇,要的是纯粹的爱,她不要社会规范。而生为女人的我们,无法做到她那么彻底。所以,在改编中,我对青蛇在幻化女人时激烈地冲撞社会情感约定的勇敢开始“尊敬”和“钦佩”。青蛇,被世间人类摧毁得伤痕累累,但她活泼泼地呈现着她作为一个“纯粹女人”的生命力,她有着一份不受社会行为污染的灵性和清高。改编的过程,也是我稀罕青蛇的过程。我如果交到青蛇这样的女朋友,我会很爱护,珍惜这份未受“污染”的纯粹。就像国画《风尘三绝》中的那位带有侠义风范的女人,她的通达和对爱情的追随彻底的精神,是不能被俗世见容的,因为,没有与她匹配的世间男子。所以,她只能孤独地珍贵着。这样的女人,只能孤绝一生。男人不是觉着她不珍贵,男人能意识到,但大多没能力坚持。我不想批判男人,所以,在戏里,我让小青,爱上僧人法海。还好,我们起码能看到僧人的慈悲。由爱而变的大爱出现了。

小说《青蛇》和话剧《青蛇》,最大的改变是在法海身上。我和李碧华对男性的看法不同。我没有直接跟李碧华谈到对男性的看法,但是从她的小说中看到,她对男性有一种看透和绝望,所以在女人对男人的看法上冷静而残酷。我的改编略有不同,法海作为佛弟子而能够认识到大爱,我在法海这个角色身上,保留了我对男人的期许。虽然,我同样认为男性生来是不懂爱的,这样说可能会得罪很多人,但这是个事实。法海修习佛法,能产生慈悲心和大爱,这是我在看透的情况下依然还有的希望。这是我和李先生的不同之处。

对法海来说,他所追求的是世间大爱,而非男女之爱。男女之爱在他看来是小情小爱。男女之爱,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法海,是寺庙方丈,他身上持有戒律。佛家戒律,僧人是不能有“小爱”的,小爱只能升华成大爱。如果上升不到大爱,贪图小爱贪欲,破了根本戒,就只能还俗。而如果转化成大爱,就高级了。慈悲生大爱,很难达到的境界;小爱是指“男女之爱”,如果能持续也很了不起。但当我们知道了欲和情之后,我们是否还能知道爱,哪怕是男女之爱也是很珍贵的。男女不单是情、欲和结婚之后的亲情,我们常说的爱情、亲情,都是在一个“情”上。那么“爱”是什么?我想知道“爱”是什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