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夏色唯鲜

2013-05-08 14:35 作者:冯雯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色彩是认识事物最直观的感受,我对节气的概念最早也是始源于色彩。”

明人《莲生八戕》一书中有云:“孟夏之日,天地始交,万物并秀。”在这样的初夏时节,薰风拂面,四处都是绿色冉冉。空气里蓄积着热气,饱蘸着湿意,散发出一股万物生发的气息。一切都在孕育、生长,闭上眼,像杨絮飘落般,无数微观世界的孢子雨正热闹泼泼地下着。

春天百花开,而到初夏,落花残景油然而生饯春之情。这时的天光与别时不同,澹荡春景不再,而初夏的天空,最美的便是云霞。白日里,碧空似洗,而当雷声轰鸣,天之蓝便会无限提纯浓缩,蓝到发黑,唯有万彩霞光,灼人眼目。

牡丹、蔷薇、槐花、矮牵牛、三色堇、虞美人……初夏虽仍有花开,但主角已让给了映目的绿色,这绿,比春天来得铺张,比盛夏稍显清淡。

每个人都有关于初夏的个人回忆。设计师李薇说,相比在房间里躲避夏天,她更愿意用不同的感官方式去体验初夏。“初夏是平和的、暗藏着生机与热闹。初夏的微风是最温柔的,宛如少女的气息。”李薇是一个执着的自然痴迷者,创作的灵感和生活的源动力都是来自于自然。一阵微风吹过,能看到它流动的光谱。

初夏的色彩是什么?

梅子的青、樱桃的红,这是初夏清新柔和的果色。那青,并非浓极化为一汪绿意的青,红,也并非浓稠到如火如荼的红。青、红里似乎还留有春夏交接的羞涩。另有那山野里一丛丛的红果子,小小的,球状空心,可由草串成一线的是“阿公公”(学名为蓬虆),味道甜美,颜色是透着鲜气的红。酸甜的是“红滴答”(学名为覆盆子),更小、实心,红色较浅,好似没有熟透。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瞻彼淇奥,绿竹青青”,这是初夏的新竹绿了。新竹的绿叶在阳光中嫩绿一片,而阴处的竹节是墨绿墨绿的,绿意凉渗肌肤;连带“满架蔷盛一院香”的蔷薇,绽放出初夏的声色。色泽明亮、艳丽,却又不乏清气。

春主青,夏主赤,秋主白,冬主黑。传统文化中,夏还是红色。古时,夏日迎炎火之神祝融,大家皆穿赤衣,装饰的车子、绸带等也皆用赤色。这红于初夏,该是那牡丹红、初荷红、玫瑰红、野蔷薇红、复盆子红、樱桃红吧。

但若囫囵说来,夏色与春色有什么不同呢?

李薇说:“初夏的色彩是最明媚的,春季的色彩是初生,懵懂而清新。盛夏的色彩是热烈而虚幻的。初夏的色彩是可以触摸得到的真实的纯色。空气里酝酿着热切的生命力,天与地之间的透明度最高,那是透着清凉与甜意,梦幻与踏实的气息。”

对李薇而言,四季变幻中最敏感的是颜色。“色彩是认识事物最直观的感受,我对节气的概念最早也是始源于色彩。例如惊蛰‘桃始华’,那是初出的粉,透着泥土的芬芳和蕴藏的茂盛生命力的色彩。”即便是小到一枚草莓的色彩变化,看它的饱满与丰厚,看它的稚嫩与香味,看它的肌理与结构,发现的都是惊喜与美好,李薇说:“这种观察让我能更准确地表达美好和传递美观。”

服装界对季节十分敏感,尤其是每一个季节每一个月甚至每周气候、温度的变化都直接影响着这个行业。李薇的夏季服饰就有六个波段。这中间款式、面料、色彩都会有差别,也会有联系。而初夏的衣衫色彩也如初夏的自然色彩,比盛夏清淡,比春天亮丽。

李薇采用真丝面料设计夏初的服装。真丝拥有天然的光泽感和轻盈感,搭配以明媚的荧光色,玫红、柠檬黄、薄荷蓝、本白。同时她还运用了干净透明的色彩。蜡笔粉彩色色调更具漂白效果,暖调及冷调色彩也有所出现,其中同色系不同色调的底色设计看起来最具抢眼效果。水生生物的蓝色和绿色以及海洋、动物印花传递一种亲和自然的魅力。她希望自己的衣服能散发出一股清新、愉悦、令人振奋的气息。

李薇的设计以裙装居多,摆在一起,颜色亮丽,流动,好像一尾尾鱼游荡于天地。

 

(李薇:Awaylee设计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