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文艺内容 > 正文

女魔头

2013-05-02 13:52 作者:小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女魔头》是那种你应该去看一遍但很少有可能去看第二遍的电影,因为它精彩而残酷。残酷的美和冷漠的美与常人感受距离太远,当观众第一次面对它,得到的毋宁是烦躁进而会拒绝再次面对。

电影《女魔头》剧照

查理兹·塞隆的脸第一次出现在《女魔头》中时,效果是令人震惊的,或者说,她的丑是令人震惊的:没有眉毛的脸上布满了红色、褐色的斑点,粘湿的头发打着缕儿,鼻子尖挂着一滴不知是泪还是雨的水珠。塞隆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之后,看到这个镜头,再想想颁奖典礼上明艳照人的她,就更能理解她当时的激动和泪水。但很快,差距带来的震惊和好奇心就会消失,经由她的表演,观众不由得卷入了一个女人走向末路的命运过程。影片一开始,灰色的天空下艾琳(查理兹·塞隆扮演)正坐在公路边高高的护栏上,手里拿着一把枪。她是一个曾经怀有不为人所了解的梦想,但如今没有活下去理由的人。她想喝一杯啤酒,就拿着仅有的5块钱走进一家同性恋酒吧,在那里,她遇到了希尔比,这个给她带来希望的18岁的姑娘。

这部电影,跟当年令希拉里·斯旺克获得奥斯卡影后的《男孩不哭》以及更早的《末路狂花》一样,是一部让人“看不下去”的电影,这些女主角因为各种外界原因所迫,一步一步往下走,直到被逼到绝路上。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步,都让具有一般同情心的观众难以忍受,她们是一帮真正意义上“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路易斯第一次开枪杀人,是为了救塞尔玛,一个男人企图强暴塞尔玛,她不同意,他就动手打她(《末路狂花》),艾琳第一次杀人,是为了救自己,一位嫖客用变态的暴力手段折磨她。枪声,彷佛是她们走上不归路的发令声。

如果把错误都推给男人,《女魔头》就毫无新奇之处了。真正让艾琳最后成为“全美第一号女连环杀手”的,是希尔比。一天早上,邋遢的艾琳坐在小铺子门口,欣喜地对一个男人说她有一个朋友了,这个朋友很不错。艾琳不是女同性恋,希尔比只是她在世界上最后一棵不值得信任的稻草。为了多赚钱给希尔比买一幢“海边的房子”,她开始系统地勾引嫖客,杀了他们之后拿钱走人。

《女魔头》被全美最著名影评人罗杰·艾伯特评选为2003年最佳电影,他给它评了四颗星,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查理兹·塞隆的表演,她脸上同时混合着绝望、伤感、欣喜、小心翼翼好层表情,无论生气还是笑,嘴角总是搭拉着,这不是刻意增肥丑化自己就能做到的。去年,查理兹·塞隆作为“花瓶女主演”的《偷天换日》在国内公映,她在其中的表演大致就是人们以前对她的全部认识:美丽的、无甚深度的角色。之前的1999年,她还为《花花公子》拍过照片,2001年台湾版《男人帮》评全世界最性感女性她名列第四,如果她愿意,做性感艳星轻而易举。但在心里,她自己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野心,当导演帕蒂·简金斯找到她时,她看到了机会。

《女魔头》是那种你应该去看一遍但很少有可能去看第二遍的电影,因为它精彩而残酷。残酷的美和冷漠的美与常人感受距离太远,当观众第一次面对它,得到的毋宁是烦躁进而会拒绝再次面对。北野武在《坐头市》中生生削掉人的胳膊,电脑特技让人真真切切看到胳膊如何与躯体分离,飞到空中,血花四溅;塔伦蒂诺让一个没有脑袋的腔子里的血如同小型喷泉喷洒出来(《杀死比尔》),这是残暴的美,是一种“热”的美,观众更喜欢这些。不过,这两下并无高低之分,喜欢女魔头并不妨碍去看《坐头市》,感受命运残酷时也享受快意恩仇。北野武简直是个老无厘头,在武士阶级还存在时,别人都秃着脑门梳个小抓鬏,他染了一头黄色短发,最帅的动作就是闪电般杀人后,一抖武士刀,把血抖下,收刀入鞘。《坐头市》也留下一个疑问:他的电影里总有一个智障、或者不良于行或者不能说话或者看不见的人——为什么他对人体的残缺那么有兴趣?■

(载于本刊2004年第13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