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文艺内容 > 正文

我们到哪儿听相声(3)

2013-04-28 09:58 作者:马戎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曾经说过:“只要有了场合、观众、段子、音响、情绪这十个字,相声准错不了!因为相声的生命力,正存在于普通百姓发出的最粗俗的笑声中。”

李金斗

李金斗:我与剧场

李金斗身边的人一律尊称他为“斗(儿)爷”。这个充满了浓郁京味儿的称呼颇能代表着年近六十的李金斗在行中的形象:有号召力,豪爽,义气,重传统。作为一个接受传统相声教育,并一直坚持相声演员要先学好传统相声才能有所发展的演员,在他演艺生涯里,剧场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

学相声,从剧场开始

我13岁开始进科班学相声,1960年10月10日正式开课,12月26日我就开始登台,12月31日就开始给国家领导人演出。我为什么能这么快登台呢?因为教学方式好。当时我们是白天学完了,晚上老师带着你去剧场演出;第二天白天再给你排,晚上再学。我们行话叫“熏、过、遛”。“熏”就是听,“过”就是排,“遛”就是演。

这种氛围里会让你学到很多东西。有一回演出的时候,后台去位老师,穿得很破。大家说,呦,这是怎么了?然后大家就一人20元,凑了200块钱给这老师渡难关。这种事情在相声界很多,我的师傅、师爷、师兄都是这样。现在,有人说我义气,其实我只是去效仿。还有一次我们到长春演出,高英培先生演了一个段子叫《石厂长》。现在很受欢迎啊,但当时第一场演出一个包袱都没响,我亲眼看见他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他是最喜欢喝酒的,但那天晚上不吃不喝,熬到第二天早上6点,修改好了,来给我们讲,把我们都逗乐了,才肯吃饭。

电视相声,我适应不来

我第一次上电视是1979年,当时也是在剧场里现场直播。但后来我不怎么去电视晚会上演相声了,因为我的水平、语言结构,脾气秉性不适应,只能尽量闪展腾挪。

相声有相声的规律。相声要通过铺垫,一点一点来,我们叫“包袱”。电视呢,就违反了这个规律。因为一个晚会90分钟,不可能给你15分钟,那我们就要用相声的简单手段。简单手段用完了,就必须借鉴别的形式,比如向小品靠啊,往喜剧上靠啊,但那就不是相声了。大伙为什么觉得电视相声不可乐了,就是这种环境决定的。

剧场的形式就比较符合相声的艺术规律。过去的老艺人都讲究剧场。比如豆腐块剧场效果最不好,扇子面的效果最好。同样是大剧院,长安大戏院就比吉祥戏院好。长安大戏院底下有九个大铜缸,里面蓄水,演出时有专门的人不断往里蓄水,在长安大戏院演出就可以不用话筒。吉祥戏院没有这个,就必须用话筒。观众也有讲究。卖票、包场、组织的效果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卖票的,观众真的有热情来看,大家来,就是想笑。电视相声达不到这种要求。

当然,电视对相声的发展做了很大贡献,我们每一个演员应该感谢电视对我们的包装。从我自己来说,如果不是电视对我的包装,也没有李金斗的今天。有人说我是相声艺术家,但我其实就是长得比较特殊,在电视上容易被认出来。大家经常说电视晚会的掌声有点假,这个假其实是对的,因为电视是“做节目”,这个“做”呢,就需要“做手脚”,演员也可能弄虚作假,比如音配像什么的。但在剧场里就是实打实的。没有人领着鼓掌,也没有人事先排练笑声。为什么要到剧场来说相声呢,到了这里,他就会知道,当没有人领掌,没有人领笑,会不会适应。这是对青年演员来说至关重要的,不能自己欺骗自己。

相声在低谷么?

相声是在低谷么?我觉得这是以讹传讹。你说这是低谷,那什么是高谷啊?你给我讲讲看看。现在我们一年200多场演出,几乎每天,所有的相声演员都不可能在家待着,住着楼房,开着大汽车。这是低谷,那就没高谷了。你不能把相声在电视上的曝光率作为相声在高谷还是低谷的依据。

当然现在相声确实有许多问题。现在年轻人条件比我们好,文化、素质比我们高,长得比我们漂亮,个子也高,但是学得不如我们扎实。大专班的学生,不会说《八扇屏》,不会说《卖布头》,很多人是为了文凭,不是为了相声。

还有就是实践场所太少。相声和京剧这些传统艺术都是这样,需要实践。16岁、二十几岁就成名不可能。现在确实经常上电视红起来的,但那不是在说相声。

当然场所少也是个时代原因。在我小的时候,北京城里演相声的有五六摊。北京曲艺团有两摊、北京青年曲艺队有一摊、西单商场二楼有一个启明茶社,其他就是吉祥啊,长安啊,这些名角荟萃的大剧院。文化大革命以后就少了,很多剧场都关了。80年代以后都是从电视里看相声了。年轻演员没有场所,我们应该想办法给他们开始提供场所。

还有就是大家生活方式也变了。过去大家都住在城里,住在剧场周围,下了班就看一眼戏码,吃完饭一家人就去看。现在都拆迁,都搬家,家都住在大兴啊,顺义啊,去剧场也变得很不方便。要想欣赏文艺,就只有买一个电视放在家里。

其实很多相声界现在搞的东西并不稀罕。比如说“相声剧”。相声一向讲究:以说为主,以学当先,逗在其中,我们从前就是这样的。很多的前辈可以唱戏,可以演话剧。我的老祖赵蔼如先生,演电影《七十二家房客》,演得相当好。讲《山东话》的高德明先生当年到山东切面铺,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就是本地卖馒头的山东人。我现在只是照猫画虎,真正的根本没学到。我跟我师傅比,那是九牛一毛,但我赶上一好时候,能开汽车。他们只能骑自行车。

所以我觉得,相声现在还谈不上改革,首先是继承。当然每一个演员都会有发展,不可能一样。但很多现在的年轻演员还不会说相声呢,还改什么啊。让他们规规矩矩来剧场说一段相声,说不了,然后说,我改革了,那不是不讲理么?再改,也得叫相声啊。■

(载于本刊2004年第11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