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复活节岛——人类的实验场

2013-04-27 16:25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17期
自然科学研究者最让人羡慕的地方恐怕就是做实验了。在实验室里,科学家就是上帝,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实验条件,随意摆布实验样品,并用各种方法测量样品出现的任何细微变化,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

 

自然科学研究者最让人羡慕的地方恐怕就是做实验了。在实验室里,科学家就是上帝,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实验条件,随意摆布实验样品,并用各种方法测量样品出现的任何细微变化,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
人文科学研究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不可能把人关起来随意摆布,而在真实世界中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又太多,很难控制,所以人文科学领域常常出现争议,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一点在历史学研究领域尤其明显,因为历史不但无法做实验,而且连假设都不能有,最容易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
复活节岛的出现,让历史学家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这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岛,它距离任何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都很远。自从1000多年前被人类占领后,就和外界失去了联系,成为一个近乎全封闭的孤立体系。这个岛的历史足够长,岛民们有充足的时间发展出灿烂的文明,这一点有800多座体形巨大的石像为证;这个岛的面积足够大,岛民们分成了十几个部落,相互间既有竞争又有合作,关系足够复杂;这个岛又足够小,历史学家们完全可以将其放在显微镜下仔细研究,直到弄清楚任何一样东西的来龙去脉。
像这样的地方,全世界独此一家。于是,复活节岛成了人类学家的宠儿,被公认为是研究人类文明发展史的最佳样本。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一个绝对封闭体系内的熵总是在增加的,直到热寂为止,要想避免死亡的出现,只有从外界吸收能量。换成人文科学的语言,这个定律的意思就是说,一个封闭社会最终一定会走向灭亡,除非去掠夺他人。当然我们绝对不能这么简单地套用物理学定律,因为人类社会不可能是一个封闭体系,它总是要和周围环境发生物质和能量的交换,这一点就连复活节岛也不能例外。但是类似说法一直有很多拥趸,他们相信人类无法控制自己贪婪的本性,这就必然导致生态灾难。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侵略别国,掠夺他人的资源。这一过程将不断在人类历史上重演,直到人类再也找不出侵略的目标为止,那时人类就将灭亡。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似乎在不断地验证上述说法。
复活节岛基本上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岛太小了,资源也相当有限,岛民们无法转嫁矛盾,只能自己承担。于是,很多人将复活节岛当作人类社会的缩影,把复活节岛故事看成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寓言。几乎每一本研究环保的书籍都会拿复活节岛作为案例,复活节岛变成了地球的象征。
有趣的是,同样一个复活节岛,不同的研究者却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有一派认为,复活节岛上的土著照样会破坏生态环境,复活节岛就是被他们搞崩溃了。另一派认为,复活节岛民是“高尚的野蛮人”,他们敬畏大自然,把自己的家园管理得很好,最终导致复活节岛崩溃的是贪婪的西方人。
这两派观点的背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
你到底相信哪一派的观点,取决于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自然科学研究者最让人羡慕的地方恐怕就是做实验了。在实验室里,科学家就是上帝,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实验条件,随意摆布实验样品,并用各种方法测量样品出现的任何细微变化,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

人文科学研究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不可能把人关起来随意摆布,而在真实世界中影响人类行为的因素又太多,很难控制,所以人文科学领域常常出现争议,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一点在历史学研究领域尤其明显,因为历史不但无法做实验,而且连假设都不能有,最容易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

复活节岛的出现,让历史学家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这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岛,它距离任何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都很远。自从1000多年前被人类占领后,就和外界失去了联系,成为一个近乎全封闭的孤立体系。这个岛的历史足够长,岛民们有充足的时间发展出灿烂的文明,这一点有800多座体形巨大的石像为证;这个岛的面积足够大,岛民们分成了十几个部落,相互间既有竞争又有合作,关系足够复杂;这个岛又足够小,历史学家们完全可以将其放在显微镜下仔细研究,直到弄清楚任何一样东西的来龙去脉。

像这样的地方,全世界独此一家。于是,复活节岛成了人类学家的宠儿,被公认为是研究人类文明发展史的最佳样本。

热力学第二定律告诉我们,一个绝对封闭体系内的熵总是在增加的,直到热寂为止,要想避免死亡的出现,只有从外界吸收能量。换成人文科学的语言,这个定律的意思就是说,一个封闭社会最终一定会走向灭亡,除非去掠夺他人。当然我们绝对不能这么简单地套用物理学定律,因为人类社会不可能是一个封闭体系,它总是要和周围环境发生物质和能量的交换,这一点就连复活节岛也不能例外。但是类似说法一直有很多拥趸,他们相信人类无法控制自己贪婪的本性,这就必然导致生态灾难。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侵略别国,掠夺他人的资源。这一过程将不断在人类历史上重演,直到人类再也找不出侵略的目标为止,那时人类就将灭亡。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似乎在不断地验证上述说法。

复活节岛基本上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岛太小了,资源也相当有限,岛民们无法转嫁矛盾,只能自己承担。于是,很多人将复活节岛当作人类社会的缩影,把复活节岛故事看成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寓言。几乎每一本研究环保的书籍都会拿复活节岛作为案例,复活节岛变成了地球的象征。
有趣的是,同样一个复活节岛,不同的研究者却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有一派认为,复活节岛上的土著照样会破坏生态环境,复活节岛就是被他们搞崩溃了。另一派认为,复活节岛民是“高尚的野蛮人”,他们敬畏大自然,把自己的家园管理得很好,最终导致复活节岛崩溃的是贪婪的西方人。

这两派观点的背后,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

你到底相信哪一派的观点,取决于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