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拙政园的屋檐

2013-04-26 16:07 作者:文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拙政园是中国私家园林的典范。其间拍照若干,都是屋檐,盖屋檐之下都是人,镜头只好高举了。这姑且也算是一种留念吧。

离开东山镇,入住苏州城内,次日,有半天时间可城中闲逛,遂来到拙政园,振作了精神要游这天下名园。二十年前,我曾草草读过陈从周教授的《说园》一书,对此园尝有纸上之游。然正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心中一直存着实地游览的心愿,不意机缘未凑,延宕至今,才可以一遂夙愿。

拙政园的大门,在一条熙攘的小街上。站在园门外,我随手拍了一张街对面一幢老旧民居的照片,青瓦白墙的二层木楼,当街的木窗前,是一棵法国梧桐。我的青春期,便是在与此绝似的阁楼上度过的。在那半开的窗户后而,我仿佛看见犹是青青少年的自己,依着窗帘,用苦闷、压抑的目光盯着吵嚷的街心出神……一时不觉怀旧了半晌,才转身入园。

入园后,大惊,好多的人呢!不唯亭台楼阁里挤满了人,曲径通幽处,也一样人声鼎沸;尤其恼人的,是各种导游腰间悬着的小喇叭,不断地发出"集合"、"跟上"的喊声。他们并用那个东西来做解说,不论书斋、厅堂,还是蕉下、石旁,都一例地高声宣讲,震得双耳嗡嗡作响,实在让人气馁。我看着这情形,知道大势已去,便放下心中的预期,跟着汹涌人流,草草走完一趟了事。至于造园者的匠心、雅意,只能匆匆过眼,留待下回细玩了。然而我其实还是比较绝望的,这园子里,恐怕没有清静的时候吧?

烦闷中走到一个小茶馆跟前,老板娘在门口招呼:"喝茶,听评弹!"也好!遂和同行诸君踱了进去,在前排就坐。茶馆里并无他人。各人要了一杯碧螺春,评弹是点唱,众人推我主点,遂指着曲谱点了一曲《赏中秋》,乃是《白蛇传》中的一段,主人推荐它,说是男女对唱,且有对白;一曲《钗头凤》,即是陆游那首"红酥手,黄藤酒",其中还加了唐婉的唱词;一曲《苏州好风光,据说是苏州市的市歌。唱曲的是年轻的一男一女,男三弦,女琵琶,弦音起处,吴喉婉转,令身心为之一振,心情大好。

曲罢茶凉,就起身出园了。

拙政园是中国私家园林的典范,它的布局景观的设计者,是明代画家文征明,吴门画派的创始人和"吴门四家"之一,也是所谓"江南四大才子"之一。他的曾孙文震亨,写过一本十二卷的《长物志》,后世仍视为园林设计的典籍。我亦忝为文氏后裔,虽不同支,差可连理,今来瞻仰先祖杰构,而竟人海茫茫,几无立锥,可旋鄙踵,唯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徒余浩叹而已。愤然之中,闪过一念:拙者为政,才致今日之现状吧?

其间拍照若干,都是屋檐,盖屋檐之下都是人,镜头只好高举了。这姑且也算是一种留念吧。

苏州有两种精致,一种是拿给外人看的,一种是留着自己享用的。拿给外人看的,叫"文化",留给自己的,才是生活。因此,只有苏州人才清楚,什么叫做精致的生活,也只有这种精致的生活,才是"文化"的土壤、源头和妙义所在。这又岂是空言"文化"者所能谛悟者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