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文艺内容 > 正文

性别终结者?(2)

2013-04-19 11:42 作者:钟和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他们穿粉红色的衬衣,好用男性护肤品,习惯去流行服装店买衣服,像纳喀索斯一样总在镜前流连;但是,不要称他们是同性恋!

《FHM》、《GQ》等杂志是否意味着更关心自己的新男性群体的崛起?

孩子也可以是配饰

汤姆·福特和雪莉·海特曾经有过一次对话出现在法文版的《Vogue》杂志上,作为著名服装设计师和著名性学研究专家,他们谈论的是Gucci众多的广告形象以及背后的蕴意。雪莉·海特这位年近60的女权主义者一开始就直接发难说:“我应该对你说,亲爱的汤姆·福特,你的绝大多数Gucci广告都对女性充满了恶意,你呈现了女人只是男性享乐工具的陈旧俗套并试图说她们喜欢这样。”

不过,“亲爱的汤姆”的回答似乎更加直率:“对我来说,广告的目的只是为了吸引公众的注意,刺激他们推开我们专卖店的店门,试试那些服装并最好能买下来。就像我既和男人也和女人睡觉一样,我在广告中对待男人和女人的态度是一样的,尤其没有任何偏见。”

不知道好斗的雪莉·海特面对这番坦率陈辞是否会感到怅然若失,就像人们难以想象曾经剑拔弩张的女权主义者面对今天越来越多流连于镜前的美男们,究竟应该备感欣慰还是暗自忧伤?

娇韵诗化妆品澳大利亚公司的总裁卡里奥评价说:“对男性产品市场的发展来说,女权主义者是最大的贡献者。”在过去的3年里,《男人帮》(FHM)杂志的男性时装和化妆品广告增长了35%。类似《Maxim》、《男人帮》这样的年轻男性杂志曾经从英国流到美国,据说很快会在国内市场上出现。看来,部分年轻男人被争取同等权利的女人挤到边缘、被肥皂剧塑造成娘娘腔的傻瓜以及被科学家们认定Y染色体的衰落,也就只能将自恋视为惟一的生存策略并从商品消费中重新获得久违的自尊和力量了。低调朴素的旧式男人惯于为妻子挣钱,自己却花钱太少,应该让位于更关心自己形象却更不在意自己性别身份的新男人,显然,Metrosexual们成了时尚产品公司和广告商们最好的梦中情人。

2003年,贝克汉姆的全球品牌收入超过了5000万英镑。奇怪的是,与乔丹不同,他通常让人觉得他是模特而碰巧成为了球星,似乎他更在意别人的关注而非金钱。没有人清楚地了解贝克汉姆对性别身份的模糊是出于渴望被渴望、被欣赏的天性,还是出于他的“品牌经理”维多丽亚或者他的公关形象公司的刻意包装;不过,这一切恐怕也是“无关紧要、微不足道了”。对于一位自恋的Metrosexual来说,婚姻和孩子同样可以成为身上的一件漂亮配饰,就像贝克汉姆两个孩子的名字被文在他的身上,也被绣在他代言的阿迪达斯球鞋上。■

(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第7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