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文艺内容 > 正文

丁丁母语部落

2013-04-17 20:37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丁丁说法语,所以法国从不把他当外人,凭着人多地广,表现出来的深情厚谊似乎还胜过丁丁的祖国比利时。75年来,丁丁的母语Fans形成了一个奇妙部落:这里社会结构平衡,教士、议员,作家、演员,老少妇孺一应俱全。这里还分工明确,根据对丁丁的热爱方式和认知角度,“居民”严格分成四个俱乐部活动:丁丁学者、丁丁之友、丁丁迷和丁丁崇拜,绝不混为一谈。他们还是和平共享同一个“精神生活空间”:Syldavie是他们的王国,Moulinsart是他们的城堡,主教和议员各司其职。

《丁丁在刚果》

丁丁主教

塞尔布罗神父供职于里昂La Tourette地区一家大得出奇的修道院,用他的话来形容,就是“和Moulinsart城堡一般大”。每有同道中人来访,神父必在门口迎接,并会朗诵一小段:“‘好大一个公园啊:这是一座真正的森林。’《独角兽号的秘密》第47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塞尔布罗就是坚决要和其他三个俱乐部——丁丁之友、丁丁迷和丁丁崇拜——划清界限的丁丁学者俱乐部代表人物之一。2003年他在修道院组织了一次规模可观的“丁丁研讨会”,号称是全世界丁丁理论界的聚会,受邀与会的人都是对丁丁系列颇有造诣的注释学家。研讨成果现在已经集结成册摆在塞尔布罗神父的房间里,一专用书架高达两米,上面分门别类地有丁丁专题研究,作者灵感来源初探,专业笔记(心理学,自然科学),幽默集锦,不足之处,等等。塞尔布罗粗通希伯莱语、俄语、希腊文和阿拉米文,除了撰写几本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比较著作,他声称自己将大部分脑力劳动都贡献给了丁丁研究。他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说,“教会人士是丁丁学者派的主要发起人。”塞尔布罗以自己为例,他的研究重心就放在以圣经文集来对照丁丁系列。他在研讨会上提出一个特别主题——丁丁世界的“基督英雄”,并就《神秘星球》一册中先知Philipulus的布道内容做了无微不至的对应分析。

但是塞尔布罗这考据式的研究方向和学术成果却被里昂地区另一个著名大主教嗤之以鼻。巴巴里恩主教自称感性派,当属丁丁之友俱乐部。他最被圈内人津津乐道的行为之一,便是将自己教堂的主教团房间改造成了“丁丁卧室”,餐厅和走廊里的装饰品全部被重新集中到这个地方。远近很多艺术家都知道主教的小嗜好,为他做了不少藏品,巴巴里恩也从不吝啬地向访客一一显摆,比如他丝织床罩上印的漂亮图案是《丁丁在西藏》的封面,而另外一件对《丁丁在刚果》封面的滑稽摹品上,主教自己得以置身其中。他房间里还有多种语言版本的丁丁系列,刻了丁丁图像的小匣子,各种图案的T恤衫,上面是马达加斯加人和《神秘星球》上的教授。主教还记得年轻时候在巴黎上学时的一切和丁丁有关的细节:画册里惟一的一个拼写错误,丁丁在画册里只刷过一次牙,《714飞行》里那个猴子的名字……“很好笑的”。

丁丁议员

丁丁于法国政界最有杀伤力的一次出场,是在1999年2月3日议会大厦的重大主题讨论会上。那天的会议由议长Dominique Bussereau主持,议题为:“丁丁是左派还是右派?”

Bussereau现在回忆当天的情形也称之为“疯狂”。首发阵容是比利时驻巴黎大使,他是个丁丁权威,身上有四大光环:丁丁学家、Moulinsart公司驻外使节、埃尔热基金会和埃尔热之友驻外使节。然后60个议员、80多个记者——有德国的、美国的、澳大利亚的、新西兰的——全部参与进来,争吵不休之下,不得不连换三次会议室。听证会从头到尾气氛激烈,但议员们有一点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将丁丁看成一个基督角色是绝对行不通的。在他们看来,丁丁是政治家,如果有可能肯定会坐在他们的左右。至于对法国人至关重要的左派和右派,丁丁到底属于哪一个阵营?一名上塞纳省议员认为,丁丁是中间派;社会党议员宣布,以记者的身份,丁丁必定是左派多数联盟的总统候选人;另外几个社会党和共和党议员也表示,丁丁是个社会民主主义者,“他是左派,至少同情左派。”他们的论据如下:丁丁反对当权者,永远站在弱者和穷人一边。但是坚持丁丁是中间偏右派的议员也提出了有力的反对证据:如果丁丁是左派,在刚果的时候早该面对摄像镜头给人分大米了。

Bussereau那天没有发表意见,担任裁决人的角色,可惜最终也没有裁出结果。他本人其实也是名副其实的丁丁Fans。他和法国前总理Alain Juppe同为波尔多地区“黑鹈鹕”俱乐部的名誉会员:这是一个入会严格的小型丁丁俱乐部,其名字取自书中Syldavie王国的最高荣誉勋章。1995年,Bussereau牵头成立了议会里的丁丁之友俱乐部,他亲任主席。从那以后,他喝的威士忌换成了Loch Lomond牌子,因为据一些丁丁Fans研究发现,埃尔热最喜欢为笔下角色安排的酒只有以下几类:苏格兰Loch Lomond威士忌,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和香槟,秘鲁Pisco白兰地和次白兰地,甘蔗酒。

法国政府里面也有丁丁活动时间。每个星期三上午部长例会,在等待总理入席的那一小段空隙间,便是部长们比试Fans段位的大好时机。入阁担任交通部长的Bussereau很不情愿地承认,在他们这届政府,他只被教育部长Luc Ferry的一道题给难住过。“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七个水晶球》中,当丁丁和阿道克呆在音乐厅的时候,那个侍者叫什么名字——他的妻子起床了,因为别人通知她说她丈夫突然得了重病?’这问题当时真把我唬住了,可现在一想,没准他只会这一小点,专门拿来考我。”据说Bussereau的好朋友、现任总理拉法兰也是个准丁丁之友,在Bussereau50岁生日的时候,他送过来的礼物是一本《蓝莲花》,1952年版本,正好是朋友出生的那一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