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文艺内容 > 正文

新生代大亨吕克·贝松

2013-04-16 16:37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03年末到2004年初,所有报道吕克·贝松的法国媒体,都不约而同在标题上醒目地冠以“法国电影工业新大亨”或“影界法老”头衔。

 

2001年10月,吕克·贝松与威望迪达成意向,共同建立“数字工厂”

2003年12月31日吕克·贝松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的专访时,用“残存”两个字来形容法国电影工业的现状。在“残存”的阵地上扛起抵抗美国电影的大旗,打造一个抗衡好莱坞的“巴黎好莱坞”,这或许就是吕克·贝松为自己所勾勒的一幅“殉道”自画像。

当大多数制片人和导演仍把吸引观众回归电影院作为“第七艺术”复兴的目标时,吕克·贝松早已经将录像带和DVD的销售额列为一部电影的成功要素之一,这可以看成他从名导演名制片向电影工业大亨的角色转变标志——盈利目标超越行业自恋。他自己承认,当发现电影无法和200个电视频道竞争观众的时候,他选择妥协和等待,“毕竟,我为没有丢掉电视观众而感到高兴”。这种向受众的妥协在20年前拍摄《最后一战》和《碧海蓝天》的吕克·贝松身上是毫无踪影的。从2001年开始,他所出品的影片在录像带市场的收入逐步拉近和影院票房的差距并最终超越:《出租车Ⅱ》票房收入1020万欧元,录像带和DVD收入100万欧元,相差十倍。《出租车Ⅲ》票房下降到630万欧元,而录像带销售额上升到200万欧元,两者差距缩小为3:1。到2003年他监制出品的最新大片《郁金香方方》,两者收入比已经颠倒,票房仅占总收入的30%到35%,录像带销售占去总收入的40%,余下收入来自于一项新的营销渠道——国外市场。

除了本土,法国电影历来不关心其他国家的观众口味,而其成功标签之一也就是世界范围内的“小众传播”:以录像带和DVD的形式,在极少数的拥趸中流传。六七十年代法国新浪潮电影是法国电影的光荣与梦想时期,特吕弗(Truffaut)、戈达尔(Godard)等人的电影语言改变了全世界的电影形态,但是他们的作品本身却并未构成过商业意义上的世界市场。90年代崛起的一拨年轻导演试图寻找法国味道和世界市场之间的对接,但只有吕克·贝松在商业化之路上走得最彻底,也最无所顾忌:如果说早期作品《地铁》、《堕落花》、《杀手莱昂》等片还只是在法国鹅肝酱上抹点美国调味品,到后期的《圣女贞德》,就已经变成在美国三明治上涂一层法国鹅肝酱了。Europa Corp 2003年制作了两部大片,其中《郁金香方方》完全按照美国发行模式运作,影片在法国公映之前即销往41个国家,其60%的收入来自国外市场。虽然在法国的票房并不如预期理想,但该片仍然为公司带来200多万欧元纯利。

21世纪的吕克·贝松完成了从导演向制作人和出品人转型,公众的感觉是他一直致力于用大投资拍大片赚大钱,但他却向媒体声明,他并非认为大制作是挽救法国电影市场的灵丹妙药,他只是在打造一条电影生物链,用大制作养小制作,为年轻天才导演提供拍摄处女作的资金。吕克·贝松透露,1999到2001年《出租车》系列电影获得市场成功,其票房收入加起来超过4000万欧元,得以为6名法国导演的15部处女作提供制作费。“美国人用联合制作和购买电影院线的方式来登陆欧洲。我不打算听之任之,我将继续我的法国制造。”当媒体问起他对几位新锐法国导演应邀前往好莱坞执导大片的观感时,吕克·贝松说他很遗憾:“15年里,我平均每个星期都要拒绝一个剧本。法国电影在苟延残喘之中,我们需要以全部的才能使它存活下去。”但他多少有点健忘,20世纪的吕克·贝松也是利用好莱坞起步,成就世界声名:70年代好莱坞学艺,80年代回法国实践电影理想,90年代应邀重返好莱坞,一部全部美国资金、完全好莱坞出品的《杀手莱昂》成就创作巅峰。没有和好莱坞的共舞经历,吕克·贝松不可能有今天的电影商业王国。2003年11月贝松曾请律师起诉巴西一本年轻人杂志诽谤名誉,因为该刊登了一篇署名“德普拉斯”的文章,标题就很刺激——《贝松杀死了我……的电影》,作者在文中说了很多大不敬的话,其中有这么一句:“贝松拍电影是为了发财,也为了吸引在他影片里扮演角色的漂亮女人。”

Europa Corp目前跃升为法国规模最大、产量最高的制作公司,但他过长的投资路线已经令业内人士担忧。没有人知道吕克·贝松在巴黎新片场投下的1亿欧元从何而来。有人将他财富帝国的膨胀和当年媒体大亨、法国威望迪集团前总裁梅思耶相提并论,“和气球一般”。梅思耶在其鼎盛时期涉足电影、电视、动画制作、音乐、网络、Video和DVD市场,对吕克·贝松更是惺惺相惜,手下公司曾一口气买下他十部电影的预期版权。但是2001年梅思耶骤现集团财务黑洞,被迫辞职,威望迪集团一泻千里。

2004年吕克·贝松的目标是上市融资。当有人质疑Europa Corp的“健康状况”是否足以承担股市风险时,贝松不为所动:“当初成立公司的目标就是上市。”眼下他已经得到了主管部门COB的通行证,按兵不动只是因为股市的媒体板块现在情况不够乐观。“我在等待最好的时机。但等待并不妨碍我们每年产出10~12部电影,盈利90%。”吕克·贝松是在以好莱坞的方式,向好莱坞挑战。如果这是他财富新帝国的包装纸,那么他己经获得成功;如果这真是他所标榜的拯救法国电影的最后一战,胜算几何,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