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文艺内容 > 正文

后规划时代的公共艺术

2013-04-14 21:51 作者:杨洋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深圳国际当代雕塑展一开始就将展览定位在“户外展示”,并且每次展览都从不同角度强调当代艺术的“公共性”与城市、社区和生态的关系。

沙业亚作品——《串门》

2003年底,深圳国际当代雕塑展有了一个新名字:“深圳国际公共艺术展。”事实上,这个已经有了将近10年历史的常规展览,一开始就将展览定位在“户外展示”,并且每次展览都从不同角度强调当代艺术的“公共性”与城市、社区和生态的关系。

深圳国际当代雕塑展的发生和中国蓬勃发展的房地产业有密切的关系。最早的发起人不仅有艺术策划人,同时也包括华侨城地产公司。对房地产公司来说,其目的是美化华侨城的环境。对艺术家和策划人来说,是回应当时中国混乱庸俗的“城市雕塑”,更深层次目的是将当代艺术“公共化”,形成更有文化品位的“新城市雕塑”。现在华侨城已经成为深圳最幽雅、安静,也聚集了最多中产阶级的住宅社区。即便如此,什么是这个社区的“公共性”?如何将这个区域以外的艺术家的“个人叙事”移植进来才有意义?

深圳是在香港的“现代视觉典范”作用下成长起来的。本次展览上,傅洁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就涉及到两个地域视觉经验的“血缘关系”。而随着内地市场的开放,香港作为经济中转站的衰落已经成为不可挽回的事实,这种衰落同时带来了这两个城市的性格和表情变化。以前的自信和冒险狂热已转化成中产阶级和小资安逸平静的生活方式。这是近年来中国南部沿海城市的最大变化,也是这个“公共艺术”展览所面对的最大现实。杨诘昌的作品《说唱者的说唱》在某种程度上呈现了华侨城这方土地的历史和体制变迁。

从华侨城在过去建造的4个主题公园和最新的具“意大利风情”的主题居住社区,可以看到不同时期的印记在这个城市里不是垂直的叠加,而是一种平面伸展。这种现实与现代主义静态的规划理论的区别在中国具有普遍性,因而被展览策划人侯瀚如称为“后规划”。后规划的城市环境构成了不同的城市感知系统,也使艺术家发展出新的叙事方式,以适应都市的现实。“第五系统:后规划时代的公共艺术”这样一个展览主题由此产生。

颜磊作品——《第五系统》

“第五系统”介于都市结构的各个层面之间,它创建了一个不一样的空间来与现有的四种系统交涉,以便在都市大众和都市之间生发出新的、更加开放的关系。

首先,“第五系统”的艺术家强调对这个城市和社区的“田野考察”。蒋志对焦虑的安抚,刘窗对都市生活秩序的改变,龚剑对都市灯光的改写,杨勇对社会分化的比喻以及储云对中产阶级审美趣味的调侃,一方面引起了社区的“公共”反应,另一方面也涉及了这个都市某些不易为人察觉的现实。其次,“第五系统”的艺术作品还强调当代艺术之“用”。瑞克特为社区舞蹈爱好者设计的灯光、郑国谷的社区美术馆,贝特·泰斯的生长的房屋,以及玛杰提卡设计太阳能互联网系统都是在对社区的考察之后发展出来一套艺术策略。“第五系统”还强调通过艺术作品形成一种新的“看”与“被看”关系。像奥拉弗向都市空间伸展的花亭、MVRDV在轻轨列车上架设的灯光、刘  的秋千都是为社区居民提供一种重新了解自身的观看角度。而颜磊、陈劭雄和沙业亚是将自身对都市权力、安全和私密的思考变得与华侨城社区相关,成为这个社区居民观看的对象。

与以往展览最大不同是这次展览没有打造一个“雕塑公园”,而是让作品散落在社区中。传统的公共艺术强调纪念性,这种公共艺术始终把观众作为观念上与作品的对象。而新的公共艺术,则试图让观众和艺术在各方面融合在一起。当代的公共艺术从本质上并不期待观众对它严肃的“观看”和理解,而是在某个公共场合和观众“相遇”,激发人的某些体验和回忆。在开幕式上,当很多专家和记者抱怨没有办法像过去的展览那样找到全部作品,有的作品藏在社区中,有的作品只在晚上发生,并且时常要猜测什么是作品什么又不是作品的时候,另一个策划人皮力说:“事实上这个展览的观众是生活在这个社区中的居民,而不是专家和记者。你只有生活在里面,才能感觉到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