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第一夫人的启蒙效应:中国时尚的力量和隐忧(3)

2013-04-07 18:22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因为彭丽媛而掀起的时尚讨论热潮,可能给了中国本土服装业一个机会,让大家有耐心好好审视它走过的20年,发现里面隐藏着的理想和力量。

而中国的服装产业内,高端品牌和大众消费之间的人才和观念输出远没有如此自如。虽然拥有庞大的市场份额,但因为产业发展时间尚短,只有20多年,尚未完成第三梯队的洗牌。约90%的市场占有率,被10万个以上的本土品牌瓜分了。利润的过于分化,让占据大众市场的服装企业,尚未有余力,也没有意识与第一梯队的设计师合作。而服装业更多是靠观念控制消费行为的行业。中国的时尚源头如果不能成长起来,无法建立自己具备领导力和说服力的时尚观念,那么在大众消费领域积累的工业剩余,也可能被西方的快时尚浪潮逐渐瓜分掉。

“这方面我们的危机感很强。”张庆辉对本刊记者说,“虽然在数量上中国的自主品牌占有绝对的优势,但我始终认为,我们在时尚引导方面做得不好。我们现在所接受的这种所谓时尚的产品,很多都是舶来品。我们是从米兰、从巴黎的时装周上得到一些信息,那些奢侈品品牌传递给我们一种时尚的信号,所以才有国人出国后大肆采购奢侈品的现象。虽然它的总量不会很大,但正是因为我们在时尚方面缺少引导的力量,它影响着我们的消费习惯和消费观念,这是在奢侈品品牌的层面。另外,在面对大众的快时尚领域,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品牌进入中国的市场,比如ZARA、H&M,日本的优衣库,这些品牌进入中国越做越大,它们对我们面对普通消费者的品牌造成了很大冲击,如果在这方面不去下工夫,不在时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上下工夫,就会遇到很大的危机——我们没有办法占领时尚的高端,但是在面对大众消费这个层面也放弃的话,那我们如何面对这13亿人的消费市场呢?”

独立设计师

 

为了表达中国处于经济转型初期这一主题,王一扬和设计师团队打造了“菜市场”系列

在三里屯北区一家ShoppingMall的地下一层,“素然”和UmaWang的店面毗邻而居。前者的橱窗、店面布置,表现出被市场磨砺过的纯熟、亲切。旁边的UmaWang,则有一种更桀骜、独立的气场。

两家店铺的创始人出道年龄相仿,但路径不同。UmaWang的设计人王汁,和“素然”的创始人王一扬一样,也是毕业于东华大学。但和“素然”埋头专攻国内市场不同,王汁在国内的服装工业工作6年后,去了英国圣马丁大学,学习配饰设计。她是中国本土设计师里,少有的既有中国服装加工业经验,又具备海外经历和视野的人。这让她的设计事业获得空前的国际口碑。她是第一个参与Vogue/CFDA时尚基金“设计师交流项目”的中国设计师。当在理念上被全球顶尖的时尚媒体认可时,她的设计作品也已经进入全球20多个一流的买手店。

虽然可能在商业上获得更大的成功,但王汁坚持只有11人的团队。“现在我在公司即是设计师,又要负责运营方面的事情,虽然我们的团队会有分工,但我还是主控。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牌子做得太大,我想走自己的节奏,找对客户层就可以。我们11个人一个团队,没有工厂,所有的工序都是这11个人完成的。”王汁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对独立设计师来说,小团队可以控制损耗,也可以更完整地保持自己的想法。在三里屯地下一层的店铺,对“素然”来说,不过是它全国近百个销售网络中的一个,但对UmaWang来说,这是她唯一的一家自营店铺。

商业上的规模是王汁自己的选择。王汁曾回忆,当自己的产品在11家买手店销售后,“我接到大概700张订单,一开始我以为自己的成绩还不错。但后来发现,这700张订单反而是危机的开始。因为在接单过程中,需要不停地调整,调整到后来你都不喜欢自己的衣服了”。

拥有比较完整的自我意识和表达空间,是一名真正的独立设计师必须具备的条件。2007年左右,一批学习和服装相关专业、并拥有明显天赋和理想的年轻人回到国内,扩大了独立设计师的圈子。如果说上一代设计师还要刻意地学习西方的表达,新晋的“海归”设计师的服装启蒙就是在国外完成的。他们和制定服装业规则的西方,天然地更为亲近。

在2007年回国前,北京女孩刘清扬在英国圣马丁学院学习面料设计。“我没有想过在国外做品牌,因为首先我的家在北京,此外,国外学艺术的或者擅长这方面的人比较多,国际学生要在国外找工作,需要工作签证这种很麻烦的程序,可能相对复杂一些。回来以后我也有去进修一些服装方面的知识,比如做工艺、制版这方面的知识,然后自学,自己去感觉,去尝试做一些东西,这个准备阶段大概有一年吧,然后就做了第一个品牌,开了我的店。”

刘清扬说,自己的设计特点是女性化、趣味性。她的服装完全跳脱了中国设计的传统色调和元素,采用了非常鲜艳的色彩。而且因为学习面料专业的优势,刘清扬的服装经常会有市面上独一无二的图案和色彩。“自从自己设计面料,就不太依赖面料商了。我先找到面料商,购买白色、质感好、成分天然的,然后再自己处理面料。印花、绣花、压褶等等工艺我都很熟悉,虽然很麻烦,但是做的话,还是可以实现。我自己做了一段时间后,也有人向我打听怎么做印花。”

“已经有一定商业规模的品牌设计师,会考虑到每季服装的连续性,两季服装的搭配问题。但独立设计师的优势在于,她可以毫不顾忌系列的连续性。”郭玲燕对本刊记者说,“比如刘清扬去年的服装是马戏团系列,今年就变成了以画家马蒂斯的画作为创作灵感,有大胆的色彩、抽象的图案。”

Babyghost是国内的另一个新晋设计师品牌。创始人黄悄然是刘雯的朋友。“我们在纽约就认识的,她当时在美国上学,很多留学生在开始自己的事业之前会给一些设计师当助理什么的。2009年我去参加时装周,她就在后台做穿衣工,也是为了开阔自己的眼界。”2011年,这位在时装周上做穿衣工的学生,在网络上创立了自己的品牌Babyghost。“现在的环境也给了这些独立设计师的生存空间。”刘雯对本刊记者说,“现在人的要求不一样了,以前大家会觉得,妈妈那个年代有蕾丝花边、大泡泡袖、百褶裙。到我们这个年代,还是会有,但是会越来越简单、干净。现在的人追求的是以舒适为主,我之所以喜欢这些设计师的品牌也是这个原因。像黄悄然,她的裤子、大衣就是非常简单干净,你穿上后会觉得很舒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