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旅游 > 正文

委内瑞拉的美丽与哀愁

2013-04-07 17:00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委内瑞拉既有美丽的一面,又有丑陋的一面。这个国家很好地诠释了幸福生活的两大要素:可选择与可持续。

居住在委内瑞拉奥里诺科三角洲沿岸的瓦劳部落印第安人(摄于2007年)

你别无选择

委内瑞拉的历史,是从奥里诺科三角洲(OrinocoDelta)开始的。

奥里诺科河(OrinocoRiver)发源于安第斯山脉,自西向东横贯整个委内瑞拉国土,最终流入加勒比海。这是南美洲第三大河,河水携带的泥沙将入海口堆积成了一个三角洲,纵横交错的河道像毛细血管一样源源不断地为这块湿地输送淡水和养料,将其变成了南美洲仅次于亚马孙的第二大热带雨林。

1498年,哥伦布第三次横穿大西洋,他的船队在加勒比海南岸发现了奥里诺科河入海口。他原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岛屿,但奥里诺科河宽阔的河道和汹涌的河水让他意识到自己登上了一片面积巨大的陆地。就这样,哥伦布成为踏上委内瑞拉土地的第一个欧洲人,这儿也是他登陆南美大陆唯一的落脚点。

1567年,委内瑞拉正式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大批印第安原住民沦为奴隶。19世纪初期,出生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西班牙贵族后裔西蒙·玻利瓦尔率军起义,立志将南美洲从西班牙殖民者手中解放出来。在英国雇佣兵的帮助下,这场独立战争最终获得了胜利。1817年,玻利瓦尔在委内瑞拉中部的安哥斯图拉城(Angostura)宣布成立“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其范围包括现在的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巴拿马和厄瓜多尔等国。此后,独立的浪潮迅速遍及整个南美洲,玻利瓦尔也被后人尊称为“南美解放之父”。

为了纪念这次事件,安哥斯图拉城改名为玻利瓦尔城(CiudadBolivar)。这座城市是进入奥里诺科三角洲的门户,我在这里找到了一家旅行社,帮我安排了一个“三角洲三日游”。开车送我去码头的约翰(Johan)是个德国人,他20多年前被派到委内瑞拉工作,觉得这里不错,便留了下来,娶妻生子,成了半个委内瑞拉人。

“热带地区的人大都很懒,性格散漫,但他们天性乐观,待人随和,很多地方和我们德国人正相反。”约翰对我说,“这就是我选择留在这里的原因,我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填补空白。”

据约翰介绍,玻利瓦尔城的大多数针对外国旅游者的旅馆和旅行社都是德国人开的。委内瑞拉盛产石油,发展旅游业的动力不大。其实这个国家旅游资源的丰富性在全世界实属罕见,在其91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内不但有雪山、丘陵、盆地、草原和热带雨林,还有漫长的海岸线、无数优质沙滩和珊瑚礁群岛,全世界最高的瀑布和最奇特的平顶山地貌也都位于委内瑞拉境内,不好好利用这些资源真是很可惜。

从玻利瓦尔城到奥里诺科三角洲必须穿过委内瑞拉中部的一个巨大盆地,这里气候湿润,土壤肥沃,过去一直是委内瑞拉的粮仓,但如今除了造纸厂种的几片松树林,以及偶尔可见的几个奶牛牧场外,大部分土地都被荒废了,放眼望去全都是杂草和低矮的灌木丛。

“查韦斯政府用石油美元大量进口食品,在委内瑞拉种地完全挣不到钱。”约翰对我说,“几年前玻利瓦尔城附近发现了大型铝矿,吸引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矿产公司前来投资建厂,把周边的委内瑞拉人都吸引过去打工了。如今的委内瑞拉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全依靠变卖地下资源生活的国家,委内瑞拉老百姓别无选择,只能从农民转变成工人。”

3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码头,我换乘一艘汽艇,沿着河道向三角洲深处驶去。河道很宽,浑浊的河水似乎是静止的,上面泛着一层油光。半小时后汽艇到达了“三角洲生态营地”,这是由一个德国人和一个巴勒斯坦人合伙出资修建的,十几幢用树干和棕榈树叶搭起来的小木屋沿着河道一字排开,在密林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木屋内除了一张床之外别无他物,朝河的一面甚至没有围墙。如果你的目的是最大程度地接近大自然,来这里就对了。

不过,我很快就体会到大自然并不都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美好。此时正值中午,空气中没有一丝风,强烈的阳光穿过湿热的空气,照得人昏昏欲睡。锲而不舍的蚊子们不断地在我身边飞来飞去,伺机下口。甚至这里的苍蝇也会咬人,被苍蝇咬过的地方很快就肿了起来,奇痒难耐。

营地的硬件还算不错,有干净的厕所和淋浴设施,还有专人负责做饭。但软件就不行了,全部十几位工作人员大都是住在附近的印第安原住民,除了一位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导游安东尼奥(Antonio)外,没有一人会说英语,甚至连西班牙语都没几个说得好的。

那天只有我一个真正的游客,还有一位名叫丽萨(Liza)的中年妇女是专门来考察的,她来自芬兰,会说英语和西班牙语等好几种语言。她从20多岁起便开始周游世界,常年生活在南美洲,靠打零工和给人做咨询为生,她希望能在委内瑞拉找到一份导游的工作。

“我喜欢旅游,是个世界公民。”丽萨自我介绍说,“我喜欢大自然,讨厌大城市。我不开车,也从来不看电视,这里的生活正合我意。”

下午的节目是独木舟,营地安排一位印第安原住民划船载我俩去体验热带雨林。同样是划船游览,这里和丽江或者西溪湿地完全不同,河道两旁的植被杂乱无章,除了绿色外鲜有其他颜色,不懂门道的话很难体会出美感,甚至连安静的氛围都是奢望。我本以为没有了汽艇发动机的噪音,这趟旅行会很安静,谁知一群马蜂一直围着我们转圈子,嗡嗡的声音不断提醒我,这才是大自然的本来面目,而像我这样的城里人其实是很难适应这种野外生活的。

我们在雨林里转了一下午,居然连一只猴子都没看到,倒是有不少鸟从头顶飞过,发出各种好听的叫声。此时如果有人能为我们讲解这些鸟的习性,或者周围植被的性状,肯定会为这次旅行增色不少,但可惜这位当地人只会用本民族语言告诉我们鸟和植物的名字,其他一概不知。

第二天上午的节目是钓鱼,一位当地人开着汽艇载着我俩逆流而上,沿着河道一直驶出了热带雨林,进入一片遍布水草的湿地。这里空气新鲜,风景绝美,是个休闲的好去处。我们用的钓鱼工具极为简单,就是一根木棍外加一个鱼钩,以及几小块肉。结果我们在一小时内钓上来二十几条鱼,大的有20多厘米长,足够做一道菜了。

“住在这里的印第安人实在是太幸福了,每天都有新鲜的鱼吃!”丽萨慨叹道。

回程的路上我们居然看到了一只貘(Tapir),它躲在树荫里乘凉,见到我们的汽艇便仓皇地逃走了。这原本是南美洲热带雨林里很常见的野兽,但这位当地人告诉我们,他平时一年也看不到一次,我们算是很幸运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冯雯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