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凝缩千年的尘世回响:马勒的《大地之歌》(2)

凝缩千年的尘世回响:马勒的《大地之歌》(2)

【来源: 爱乐 】 作者:孙健 2013-04-07 16:37 编辑: 刘暮彤

 大地之疑:白云无尽时

谈及马勒的《大地之歌》,其诗歌译者贝特格无法规避--这位二流诗人既为马勒与我们贡献了《大地之歌》的几乎所有唱词(马勒亦有多处改动),也为研究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其困难之处主要在于:《大地之歌》是贝特格转自唐诗而译,但因其未通汉文,于是只得借用二手资料--海尔曼的《中国抒情诗》、戈蒂埃的《玉书》以及圣-德尼的《唐诗》等而译,于是,这便经历了"一译再译"的痼疾。钱仁康先生曾称其并非"译诗",而是"仿诗",可谓切中肯絮。

而根据国内学者的研究成果显示(自王光祈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已近80余年),《大地之歌》所引用的七首唐诗中,已有四首尘埃落定,其中:第一乐章《尘世苦难的饮酒歌》出自李白的《悲歌行》、第四乐章《咏美人》出自李白的《采莲曲》、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者》出自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而第六乐章《告别》则先后出自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与王维的《送别》,而剩余两首则争议颇多--这便是第二首《寒秋孤影》与第三首《青春》。第二首《寒秋孤影》作者题为"Tshcang Tsi",循其音译可找到张继、张籍以及钱起等人,但若无中德诗歌之间的诗韵确证,恐难下判断。而第三首《青春》问题亦比较严重,其虽题名为李白所做,但乍看却并非李白诗韵风骨,一时间究竟出自何人,亦难下定论。而在钱仁康、陆震纶、任一平等人的不竭研究之下,第二首《寒秋孤影》已基可确定是钱起的《郊古秋夜长》。而第三首《青春》现依然尚未定论,疑点较多:钱仁康先生以译者对"陶亭"与"陶家亭子"张冠李戴而得出第三乐章是出自李白的《宴陶家亭子》、秦晋先生则通过可能的诗文与原诗比较,认为第三乐章出自李白的《夏日陪司马武公与群贤宴亭序》,任一平、陆震纶则继第二首的研究后,认为第三首的主题与《琉璃亭》相仿,认为出自此诗。

而与国内学者相比,国外《大地之歌》的音乐学者们则将兴趣更多地触及于本作品的音乐创作方面,其中较具代表性学者的则包括康斯坦丁·福劳斯以及唐纳德·米切尔等等。

可以说,国内外学者对《大地之歌》的热切关注,终将会使这部作品的若干悬案"拨云见日",呈现更多源自作品本真的无尽意蕴。

大地之迷:曲尽已忘情

在《大地之歌》中,马勒亦采用了多种艺术手法与音乐处理,使作品本身呈现出多样化的魅力,以下,笔者将进行具体分述。

其一,马勒在对《大地之歌》的总体创作思路上,基本采用了二元性的思想,比如作品中出现的生与死、秋天与春天(集中于第六乐章)、酒醉的迷狂与冷静的深思等等。而其中,又以对尼采《悲剧的诞生》借鉴为重。在整部《大地之歌》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来自于酒神"狂热症"的狄俄尼索斯情结存在于作品的第一乐章与第五乐章之中,而与之相比,剩余的乐章则体现出浓厚的、带有理性克制成分的阿波罗情结。而乐章中这种近乎生命本能的流动,则赋予《大地之歌》以独特的精神气质。当然,所谓尼采的"阿波罗"与"酒神"气质,在此称之为我国的阴阳互补,亦十分贴切。

其二,马勒对《大地之歌》的季节性描绘与暗示。马勒在对《大地之歌》季节定性上,采用了直接与间接的手法。所谓直接,便是通过在题名点出季节,如第二首萧索凄冷的《寒秋孤影》以及第五首《春天里的醉者》分别点出了秋与春,而所谓间接,则是通过作品本身的内容加以暗示,如明显具有隆冬之感的《尘世苦难的饮酒歌》、具有夏天欢快气氛的《青春》与《咏美人》、以及预示春天的《送别》。而季节的先后更迭,不仅仅使作品呈现出一种时间的轮回,亦从另一方面印证了作品对生与死的思忖。

其三,《大地之歌》的魅力亦体现在马勒对配器的运用上。总体而言,这部大作虽是编制庞大的三管制乐队,但乐队的大合奏却并不多见,倒是在几个乐章之中出现了"可观的"室内乐效果。另外,乐章之间力度与情绪的对比,亦可以从乐队合奏效果上体现出来,比如第一乐章与第二乐章器乐多寡及其乐曲氛围的不同。然后,则是马勒对器乐颤音的独特运用,在《大地之歌》中,不论是木管还是弦乐,都有着一定数量的颤音以勾画自然之景,比如第一乐章的53-75小节,其颤音就包括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圆号、第一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等。再次,则是马勒对竖琴的独特运用。弗吉尼亚·苏·泰勒曾撰文指出,"马勒通过释放其(指竖琴)刻板的角色而使其具有了20世纪音乐的表现力。"比如在《大地之歌》两首"酒歌"中,马勒便通过竖琴与钟琴、三角铁等的合奏,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印象效果。可以说,在马勒的创作概念中,灵动的竖琴已逐步蜕变为凝重而奇异的音波。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