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关锦鹏:我的朋友张国荣(2)

2013-03-31 18:0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分明是给梅艳芳挎刀的角色,竟是如此奔走四处乐此不疲。”

关锦鹏

关锦鹏说,退到一边的他,顾不到自己心里委屈,就被眼前场面感动了。谭家明再喊停时,张国荣并没有像一般男演员那样直接把女生放在一边,他还是抱着叶童,甚至比拍片的时候更紧一些,一群男人中间,他就用自己的身体完全遮住了叶童。“很自然,若无其事地聊天啊,开玩笑啊,也认真谈这么好那么不好总结之前的表演,或者聊聊下一个镜头,总之是说说笑笑,好像周围人都不存在一样。”

在关锦鹏眼里,“那真是一种很细腻的无言的呵护,不光是因为她是一个女生,更多的是一个前辈对新演员的照顾。但其实张国荣也没有比叶童大多少,那种很本能地对别人的照顾非常令我感动。所以我就放下了成见,主动跟他讲话了,一来二去才发觉竟是蛮投缘的,后来才懂得他哪里是骄傲,那只是一个处于低迷的人,装扮出一个自己来保护自己的窘迫而已”。

关锦鹏说,从此他从心底里当张国荣是朋友,有事开工,无事喝茶,时间久了,张国荣那些明星偶像的身份,常常需要提醒自己才能想到。一方面是亲近,更重要是戏里戏外,张国荣都是太好相处的一个人。“从《烈火青春》到《胭脂扣》,5年间张国荣已是香港男演员中最当红的一线演员,但他始终也没有助理,没有私人化装师,更不用说什么保姆车了。眼下演员明星们的那些工作习惯,比如现场镜头换灯、换镜头位置的时候就躲去自己的保姆车里休息,在张国荣从来没有。他是每天自己开车来片场,就是自己平时的车子,到了就永远能在现场看到他,因为他把自己当这个电影的一员。”

爱己与爱人

回头去看,关锦鹏觉得,非常有幸拥有一个如张国荣的朋友,一路二十几年,表面上关于电影、表演,张国荣处处喜欢向关锦鹏征求意见,关锦鹏心里,又常把张国荣当面镜子。“主要是个人修养方面,张国荣是极好的,他固然有率真磊落的一面,但也非常懂得自我节制。从最简单的生活角度,我从来没有见张国荣胖过,他永远是合宜的,放纵自己猛吃的事跟他搭不上关系。早些年还比较多应酬,常常有晚饭后还有一场的情形,这一行醉生梦死很容易,但张国荣一般只是去一下就回家了。即便在他那些事业低迷的日子,不开心、闹情绪时一起喝酒,张国荣肯定是喝到好就走的,从没见过他酩酊大醉。有时大家也说,他从不醉很奇怪,他就说醉了不光自己难受、自己难看,而且让周围其他人也难堪,最划不来的。而我就是常常醉酒的人,觉得这样的朋友是在教我这样一些原则,作为人你可以放纵自己,但是你不要麻烦到别人。”

张国荣

关锦鹏说,甚至除了夜戏通宵开工外,张国荣作息非常规律,这在电影圈里几乎特立独行。“我常想这大概还是要归因于出身,张国荣的父母经商,他的姐姐和姐夫在政界也有拓展,殷实家境里的小孩从小接受的培养和教育都是非常严格系统的。虽然他背离了这样的家庭,走了一条并不被家人认可的道路,但自小而来的好习惯还在,这也使得他时时刻刻想证明自己,对自己愈发严格。帮新人、帮朋友也是,大概他自始至终有这样一个心性,娱乐圈要争气,要有好的电影出来,创作上也要保有新意,要做出点事给世人瞧瞧。”

以至于后来关锦鹏常常会在心里疼惜张国荣,眼看他自我要求不断严苛甚至成了自我实现的完美主义者。关锦鹏说,最使人心疼的是,张国荣把苛刻大都只留给自己,却把最好的最赤诚的爱都交给了朋友。“在我自己就是拍《蓝宇》的事情,因为是地下电影,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宣传曝光,他也不知道哪里听到,就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喝咖啡。坐下来便认认真真劝我不要拍,连珠炮似的审问我以后被黑名单了怎么办呢?又耐心给我讲内地市场的好前景,越来越多的香港电影会争取合拍,争取到内地市场,做这样子的事情不合时宜,甚至威胁起我,问是不是以后不要一起合作了?但我知道,他是完完全全在替我担忧。”

那次的聚会表面上是不欢而散,毕竟关锦鹏太爱《蓝宇》的故事,他能做的只是细细地把故事讲给张国荣听,张国荣听完也就走了,可隔不久他主动打来电话:“电话里他说,‘你那么有勇气,我最近有一首歌,把它送给你做主题曲好了’。但那时我已经定了《你怎么舍得我难过》那首歌,便谢过了他的好意。”

再后来,《我》在成为张国荣金曲时,关锦鹏才想起原来这就是差点成了《蓝宇》主题曲的旋律。《蓝宇》拍完,作为朋友交代似的,关锦鹏说他先把粗剪的片子放给张国荣看,果然他特别喜欢。《蓝宇》到香港首映时,胡军、刘烨做宣传,现场常常出现张国荣的身影。“他也不打招呼,知道我们的活动在做,就来帮忙站台了。等宣传完了他就请他们吃饭,甚至陪他们去喝酒,完全老朋友似的招呼着。”

顺理成章地,胡军和刘烨也计划出演张国荣的导演处女作,关锦鹏说,张国荣心里对当导演是满怀抱负的。“他认认真真准备了好久才去看了景,但青岛的景又和他想象的不大一样,并且那时投资影片的老板也出了状况,所以对他来讲是很大的打击。碰面我都努力开导他,比如讲《胭脂扣》那个时候找来找去也没有景,更绝的是香港那时候早没有那样子的妓院了,但我就是有天看报纸看到广告说澳门某个招待所要拆,曾经是很有名的老茶楼,去看就发现完全是我们要的东西。电影就是这样常常靠运气的,所以青岛不对,再看看大连,何况还有哈尔滨。可惜的是,他再也没有和我说起别的地方了。”回忆至此,关锦鹏至今还是禁不住要唏嘘泪流。

(实习生苏孟迪对本文亦有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