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燕子衔笺亦是春

2013-03-27 13:33 作者:王龙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燕至春归,燕离秋悲,燕子本是无情物,又怎懂得人世的情爱与疏离。

燕子是文学作品中常见的意象。最早对燕子的描写来自《诗经·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后来燕子图腾的神圣意义开始向世俗化发展。燕子象征着吉祥,常用来祝福人的婚姻,"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此后燕子进一步成为相思情感的附着物,文人常以燕齐飞表现爱情的美好,有情人寄情于燕,渴望比翼双飞。

明代阮大钺有传奇《燕子笺》,是一出以"飞燕传笺"为重要关目架构的才子佳人爱情故事。男主人公霍都梁应举前与长安一位名为华行云的女子有旧,某日就趁着流莺啼树,粉蝶过墙的春景,丹青笔一挥,在生绢之上为女子和自己做了一副合像并拿去装裱。哪知就这一幅画,却生出许多故事。

礼部郦老爷的家丁去装裱店取画,误将这幅《听莺扑蝶图》带回家。或是冥冥天意,郦老爷家的小女郦飞云的容貌恰与华行云神似,眼见画中自己偎依着俊俏书生,少女之心顿起相思之意,遂取过一幅小小花笺,提笔在手,写道:

风吹雨过百花残,香闺春梦寒。

起来无力倚栏杆,丹青放眼看。

扬翠袖,伴红衫,莺娇蝶也憨。

几时相会在巫山?丽儿画一般。

这边郦小姐才将笔搁下,红笺就被梁上燕子衔去,径直带给了正在曲江堤上赏玩春色的霍都梁。飞燕衔花笺,才子配佳人,这类奇缘自是催生一出风韵佳话,不必赘言。反倒是这部《燕子笺》的作者阮大铖值得留点笔墨。

阮大铖在政治上算是个卑劣人物,遭人唾骂的逆迹主要还是南明弘光复用之后,他伙同马士英对内排斥,打击以史可法为代表的主战派,大肆镇压搜捕东林复社文人;对外则投降卖国,扮演了一个民族败类的角色。但其在戏曲文学史上却是紧接汤显祖之后,是晚明剧坛的代表人物。

如《燕子笺》第三十一出《一剪梅》中"春来何事最关情,半为花填,半为花疼。梁间双燕语星星,道是无情,却似多情",亦或"春光渐老,流莺不管人烦恼,细雨窗纱,深巷清晨卖杏花"这类极美唱词,在戏本中都是信手拈来,比比皆是。

就连与阮大铖是死对头的复社文人也毫不掩饰对《燕子笺》这出戏的喜爱。复社领袖冒辟疆在《梅影庵忆语》记录了崇祯壬午年(1642)中秋节,一批复社文人在秦淮桃叶渡水阁庆贺冒辟疆与秦淮名妓董小宛团圆并观看《燕子笺》的情况,读来令人动容:"秦淮中秋日,四方同社诸友,感姬为余不辞盗贼风波之险,间关相从,因置酒桃叶水阁。是日新演《燕子笺》,曲尽情颜,至霍、华离合处,姬泣下。一时才子佳人,楼台烟水,新声明月,俱足千古。至今思之,不异游仙枕上梦幻也。"

燕子是候鸟,秋去春来,与人"岁岁长相见"。因此燕子在传世文学中的意向除了有思慕、爱恋,也有忠贞、报恩与离别的意味。燕子楼的故事始于中唐,历经宋元明清传唱不息,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文学景观。

白居易在《白氏长庆集》中著有《燕子楼序》,保存下了这个略带悲剧性的故事:徐州张尚书的家姬关盼盼,在尚书身死之后,念旧爱不嫁,独居燕子楼十余载,后绝食自尽,从守节走向了死节。

燕子楼是张尚书为爱姬所筑,其得名在于燕子的姿态可人、风流灵巧,以及唐之前燕子在诗歌中的意蕴。人与楼相映衬,关盼盼的才华风流,对爱情的贞、对恩人的忠,完全体现在燕子楼的独居岁月中。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珠网任从灰"。我们只有从这几首《燕子楼》诗中窥视并揣测,她是怎样度过了独守空房的十余载春秋,诗中的残灯、晓霜、松柏、鸿雁、玄禽、合欢床、蛛网意象,都指向凄凉和相思。凄苦是基调,在这些意象的环绕中,"相思一夜"已是地角天涯之长。

燕至春归,燕离秋悲,燕子本是无情物,又怎懂得人世的情爱与疏离。那比翼的欢喜和离别的愁绪使燕子成为游离不定的纸上狼毫,既描绘有"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的春日融融,又泼墨出"君为海角百年身,我是天涯隔世尘。花事今春应已了,明年谁是扫花人"的遗世哀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