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财经 > 正文

还有多少无锡尚德?

2013-03-27 11:27 作者:谢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3月20日,无锡地方法院正式宣布无锡尚德实施破产重组,从全国首富到破产重组,施正荣和他的无锡尚德仅仅用了6年时间。无锡尚德的命运,或许只是露出了国内产能过剩的冰山一角。

中国经济的产能过剩矛盾始终存在,在2008年“4万亿”经济计划的刺激下,产能过剩的矛盾在近年来更加突出。今年“两会”期间,时任“发改委”主任张平在记者会上表示,“化解产能过剩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发展方式的一个重点”。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优化资源配置和产业布局,解决产能过剩、核心技术缺乏、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解决低水平重复建设和地区产业结构趋同的问题”。产能过剩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挥之不去的阴影。

无锡尚德所在的光伏产业只是中国产能过剩的一个缩影,中国经济的产能过剩,已经从钢铁、水泥、煤炭、造船等传统行业,蔓延到光伏和风电等新兴产业。如果以产能利用率这个指标来衡量,通常而言,一个行业合理的产能利用率大概在80%到85%之间,超过85%意味着这个行业需求旺盛,但如果产能利用率低于75%则可以视为严重产能过剩。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焦炭的利用率现在70%到75%之间,风电的产能利用率不到70%,光伏利用率不到60%,这些行业都可以归于严重产能过剩之列。

中国产能过剩的根源还是在于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以钢铁业这个最传统的行业看,尽管我国的钢铁业长期以来一直受困于产能过剩之苦,但是由于“4万亿”和地方政府的投资热潮接踵而至,刺激了钢铁行业一轮又一轮的产能扩张。我国目前的粗钢消费量大概为7亿多吨/年,但是去年我国粗钢产能已经接近10亿吨,而且在建产能仍在继续扩张,未来的产能过剩状况可见一斑。最近几年,国内几大钢铁巨头的日子都相当艰难,鞍钢股份2011年大幅亏损21亿元,去年亏损额预计上升到40多亿元。宝钢股份去年依靠变卖资产获得盈利,武钢更是频频爆出转型养猪业之类的消息。但即便如此,国内钢铁业的产能依然在扩张,行业的大周期似乎并没有对这些钢铁公司带来影响,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由于很多钢铁公司都是当地重要的国有企业,即使处于严重亏损的局面,地方政府也要维持运转,如果严格按照市场化运作,钢铁行业不知道会出现多少个破产的无锡尚德?

与钢铁行业类似的还有电解铝行业。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和全球经济高速发展,带动了对有色金属的巨大需求,有色金属行业盈利丰厚,这使得各地纷纷上马大规模的电解铝等行业。但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内的产业扩张遭遇全球需求放缓,有色金属这样的强周期行业遭遇重挫。国务院曾经在2009年发布《有色金属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要求今后3年内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改扩建电解铝项目。但一些地方政府,尤其是西部地区出于对GDP和税收等目标的追求,不惜以补贴方式鼓励电解铝企业扩大产能,这使得国内的电解铝陷入难以自拔的怪圈,一方面产能继续扩张,一方面全行业陷入持续亏损,以龙头企业中国铝业来看,去年前三季度的亏损额已经超过40亿元。

如果说钢铁、有色金属等行业的产能过剩主要在于地方政府的投资驱动,造船和航运业的过剩则主要是国际市场的需求下降所致。由于全球贸易额增速放缓,造船和航运业的订单随之萎缩,这两个行业也成为近年来产能过剩的代表性行业。从这两个行业的代表性企业来看,中国船舶去年四季度陷入亏损,去年全年的净利润大幅下降95%至100%。而中国远洋在2011年已经大幅亏损104亿元,2012年前三季度亏损64亿元,去年全年亏损没有任何悬念。这意味着公司将会被予以ST处理,成为A股市场规模最大的ST股。公司近期将旗下的盈利业务出售给母公司,以此避免连续3年亏损被退市处理,引发了投资者的强烈不满,公司股价从最高的60多元下跌至只有4元。

除了钢铁、有色金属等传统行业,曾经被列为战略新兴产业的新能源也同样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境,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政府有形之手的局限性。无锡尚德所在的光伏业产能过剩已经众所周知,另一大新能源产业风机行业同样压力重重。A股市场两大风机龙头的境遇就是整个行业最真实的写照,金风科技在2008年上市时,作为风电第一股曾经受到投资者热捧,股价高达160多元。公司在2010年的净利润创下23亿元的高峰,但是2012年的净利润下降到只有1.5亿元。2011年上市的华锐风电,规模比金风科技更大,为国内风机行业的龙头企业,2010年的净利润接近29亿元,但是去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亏损接近3亿元。这两大龙头企业的业绩如此快速下滑,主要原因在于行业产能严重过剩,激烈的竞争迅速吞噬了企业利润。金风科技的毛利率一度高达26%,但是去年下降到不足15%;华锐风电的毛利率也从20%以上下降到6%左右。仅仅从毛利率这一项,就可以看出这个行业的产能过剩之严重。三大新能源中,只有核电没有出现产能过剩的矛盾,除了核能进入门槛较高外,在某种程度上似乎还应该感谢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事故。核事故爆发后,我国出于安全考虑放缓了核电建设进度,这使得我国的核电产业最近几年没有出现类似光伏和风机的投资热潮,避免了三大新能源全部产能过剩的尴尬。

中国经济的产能过剩矛盾,表面上看是投资驱动模式所致,背后更体现了政府引导和市场调节之间的冲突。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国先后出台过发展战略新兴产业和十大产业振兴之类的政策,从抵御危机、培育经济增长点的角度来看,政府引导的初衷自然是没错,但是不难发现,无论是战略新兴产业还是十大产业振兴,都和现在那些深陷产能过剩的行业有着极高的重合度,虽然不能简单说是因为政府引导导致这些行业产能过剩,但至少在相当程度上说明了政府之手的局限性。在资源优化配置上,市场远比政府更具敏感性和灵活性。

不过,经济学上的资源优化配置,是基于企业追求效益最大化的假设,但中国经济具有自身的特色,在很多时候,企业追求效益最大化这一假设其实并不成立,地方政府对政绩的追求才是最高目标,GDP、就业和税收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企业盈利。所以,中国经济的产能过剩,在很大程度上是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利益错位所致,只要对地方政府的政绩有拉动作用,即使企业无法获得盈利,地方政府也会通过各种优惠政策,比如较低的土地价格、电价甚至财政补贴来鼓励企业在当地投资。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导致全国各地都出现了规模庞大且产业结构雷同的投资项目,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产业,全国各地都是一拥而上,产能过剩的矛盾也就越积越深。

按照常理,如果一个企业长期在产能过剩的矛盾下深陷亏损,最终市场机制会将其淘汰,并使得行业的产能结构逐渐趋于合理,但是在地方政府的干预下,市场的淘汰机制很难真正发挥作用。只有像无锡尚德这样债台高筑,政府力量实在难以兜底之时,市场的淘汰机制才最终姗姗来迟。

产能过剩,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是需求不足。无锡尚德作为一个新兴朝阳产业的代表,原本不至于仅仅几年时间就昙花一现,除了自身战略失误,市场需求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从我国政府的产业规划来看,虽然将新能源提升至战略产业的高度,但更多只是在创造供给,而不是创造需求,当海外欧美市场对中国的光伏产业抡起“双反”大棒,失去海外市场的“无锡尚德”们只能是脆弱地不堪一击。

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后,中国经济已经很难重返过去的高增长时代,在未来很长时间内,8%甚至更低的增速将是中国经济的常态,而在过去两位数增长时期都没能消化的产能,将来如果继续扩张,对于经济增长的压力可想而知。中国经济如果继续鼓励创造供给而不是鼓励创造需求,中国的产能过剩将成为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但对于政府而言,创造需求的难度自然是远远大于创造供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