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黄浦江浮猪”事件:散户养殖积弊的集中爆发

2013-03-27 11:04 作者:王珑锟 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散户缺乏政策照顾,缺乏应对行情波动的资金,缺乏对猪舍卫生、温度、养殖密度一系列因素的稳定管理。当冷冬突袭、成本上涨、售价下行同时发生,“死猪投江”成为最利于散户止损的处理方式。

嘉兴市新丰镇竹林村的村民正在给栏里的猪添加饲料

嘉兴是华东地区最重要的生猪养殖基地,全市有超过10万户养猪户,700多万头猪。我们走访了南湖区的新丰镇、凤桥镇、余新镇,平湖市的曹桥镇、林埭镇,发现其中大多数是散户养殖。以嘉兴养猪第一大村新丰镇竹林村为例,全村有906户养猪,其中80%以上是散户经营,少有存栏量过500头的养殖大户。新丰镇镇长沈云明告诉我们,全镇出栏生猪万头以上的养猪企业只有5家,其他全部为散养。

因为是小规模养殖,享受不到无害化处理病死猪每头80元的补贴,送去处理池就意味着倒贴人工和运输费。因为资金不足,为了扩大收益就增加养殖密度,为了节约成本就不接种未纳入国家强制范围的疫苗,遭遇冷冬也缺乏动力给小猪增加供暖设施。因为利润微薄、缺乏规模效应,散户对大大小小的排污费、尿检费、抓猪人工费、干粪池积满后的运粪费唉声叹气,对部分乡镇暂时没落实国家对“能繁母猪”每头100元补贴政策而耿耿于怀。

对这里的养猪散户而言,处理死猪的方式有三种:送到无害化处理池、卖给死猪收购商、扔到河里。抛开网民们炮轰养猪户的“素质论”、“环保意识论”,当第一种途径成本太高,第二种遭遇严打,选择第三种处理方式就似乎再自然不过。

第一种方式:无害化处理

3月22日13点,高相全告诉我们:“今天已经收了21头死猪了。”

高相全是嘉兴市余新镇普光村病死猪无害化处理池的负责人,他戴着草帽,脸被晒得通红。这处无害化处理池紧邻公路,远离村庄,位于工业区和油菜花地后面的一片废墟中。路旁蓝底白字的指示牌上写着无害化处理池联系人的姓名和手机号。处理池前架着一台水泥搅拌机,四五个工人正在搬砖、砌墙。他们说,新的处理池这个月开始挖的,一周后就能用了。

“这里有8个处理池,3个正在修,1个刚刚投入使用,4个已经装满,每个大概装了1000头猪。”高相全告诉我们,“新修的无害化处理池长8米,深3米,容积大约100立方米。”

所谓无害化处理是为了彻底消灭动物尸体上所携带的病毒、细菌。根据2006年农业部《病害动物和病害动物处理产品生物安全处理规程》,病死或者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需要进行无害化处理,即用焚毁、掩埋(深度不少于1.5米)等多种方法处理。

普光村的无害化处理池是一个几乎封闭的水泥罐体,高出地面大约60厘米,池子一角插着一根粗口塑胶管。处理池两端各有一个长方形投猪口,上面盖着铸铁盖板,并用挂锁与铁钎上锁。最早的一座无害化处理池上加盖了小房子,里面储存着20多包产自新疆的片状氢氧化钠(离子膜烧碱)。无害化处理池通过厌氧发酵技术处理死猪,维持弱碱环境是绝对必要的。一般一头猪消解完需要一年左右。“我有时候会拿这种长的钢管来搅拌,因为两头洞口下面的猪容易堆在一起,处理池中间就比较空。”高相全说。

正说着话,长秦村的张伦和朋友张宏力开着三轮车来送死猪。长秦村距离普光村大约7公里,张伦说他们那里没有无害化处理池。

死的是一头老母猪和两头小仔猪。“这母猪是生小猪死的,年龄大了。”一头老母猪有三四百斤重,他一个人根本抬不上车。因为给老母猪上了保险,张伦拿到了1000块钱的赔偿。这母猪尾巴处露出粉红色的肉,却不见猪尾巴。这是因为保险公司的人把尾巴剪掉了,防止村民再用这头猪骗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