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王安忆:《众声喧哗》

2013-03-20 13:05 作者:孙若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个人比较喜欢边缘的人物,他们不是被格式化的,不作为社会的潮流。你很难把他们归纳到任何一种思潮、生存形态里去,他们就是独自的一个。艺术其实就是做个体。”——王安忆

《众声喧哗》

《众声喧哗》收录了一部同名中篇小说以及6个短篇小说,大部分是王安忆2012年的新作,其中最近的一篇写于2012年11月。

王安忆曾在采访中说,《众声喧哗》中的那个纽扣店,其原型就在武康路上。有一次她去为裙子买配饰,遇见一老一少在对话,老的中过风,只能讲些只言片语;少的口吃,说话断断续续。“我当时并没有想过要写小说,但他们是一个契机,是小说的一个诱因。”

其余的短篇小说,同样是机缘巧合。第一篇写于2008年的《爱套娃一样爱你》是应了一个公司的邀约,要求写一个物件来表现爱情,5000字以内。有具体条件限制的创作,对于写作者既赋挑战性,又具吸引力。王安忆“试了一下还可以,就又去试了”。于是,之后在2012年创作的5个短篇,都延续了《爱套娃一样爱你》中没有具体的情节和人物,而是由物来演绎故事的写法。

三联生活周刊:书名《众声喧哗》,而书里的两个主人公恰恰都有语言障碍,你用“众声喧哗”来命名是要表达什么?

王安忆:其实有时候作者取书名不是特别贴切的。我取这个名字,因为书里的两个主人公都是有说话障碍的,而他们又形成了自己的说话方式,各有各的方式。第三个人物六叶,那个女孩子是没有说话障碍的,她说的话特别多,但就像欧伯伯说的,她没有一句真话。我们不能用既定的标准去判断说假话就都是不好的,但她说的话都是假的,并且到最后也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东北人,因为她后来又跟别人说了些很奇怪的话。我的意思是说,这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声音,众声喧哗也许是很简单的,就是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声音,这些声音我很难给它命名,很难说它是我们现在说的语言,而就是一种声音。

三联生活周刊:一些评论中将这三个人物的建立看作一种符号,各自代表某一种文化或者生活状态,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旧”与“新”的一种对峙,当然也存在“旧”对“新”的接纳,这是你想表达的初衷么?

王安忆:我就想建立一个新的生活状态,这个状态不是你我感觉到的,它就是这么存在。我不让他们代表任何东西,就让他们代表自己。在我来讲,任务很简单,就是要把这些人写得栩栩如生,写得合情合理。他们一定是存在的人,但又是不同的,和你我不同,完全是在我们认识的体系之外的一些人。对写小说的人来讲,当我们把这个事实放在面前,别人对它的诠释越多,它的能量就越大,这是我的理解。

在《众声喧哗》里,我对这个世界的变革可以说是欣然接受,还是要尊重生活的进行,因为总是要新陈代谢的。就像书里的两个人,他们都没有太大的愤慨和伤感,他们感到六叶非常奇怪,和他们的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样,但是他们对她很有兴致,六叶走的时候他们还非常不舍。新生的东西都是非常粗鲁的,但是特别有力量,有生机。不粗鲁怎么有生机?这些新的元素都是有它的粗鄙性的,但它确实生机勃勃。欧伯伯和保安所代表的也不是完全颓然的东西,虽然他们的生活已经是极其边缘化了。我在第一段写的欧伯伯家房子的变化,你完全可以看到一个中等市民,慢慢走向边缘。不管怎么说,这个城市里的阶级在更替。

三联生活周刊:这两个人生活的边缘化,正是你把他们选入作品的原因之一吧?

王安忆:我反正比较喜欢写边缘的人物。这个世界的主流往往不是我关心的东西,它们往往不太有个性和性格。因为主流往往是被规定好的,历史的潮流都是被规定好的,它作为个体,个体性往往很弱。而个体性比较强的人,往往就会被主流排斥在边缘上,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边缘的人物,他们不是被格式化的,不作为社会的潮流,你很难把他们归纳到任何一种思潮、生存形态里去,他们就是独自的一个。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我们无法用现成的概念去定义他们,完全超出我们的概念以外。艺术其实就是做个体,主流的东西让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去做,我们就是做这些个体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