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从第一只唤醒“玩表”基因的手表说起

2013-03-20 11:32 作者:郄凤卿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第一次购表,懂得了三件事:欣赏美感,感受自豪;学习宁静和欣赏宁静;不经意地露出才神秘。

钟表收藏家郄凤卿

1992年7月,9号台风在日本名古屋登陆,我留学所在的滨松一时风雨大作,而那时正在图书馆查资料的我在一声惊雷后接到了一个让我至今难忘的电话。医局秘书告诉我,大原教授要立刻见我。

其时我还一直在为自己的事儿苦恼,来日本3个多月了,早晨的病例讨论会还是不能全听懂。在国内通过了国家考试被录取,又被国家教委安排到留日预校培训一年,说什么也想不通,也找不到听不懂的理由,尽管广播内容全能听懂,到临床第一线就不行了。这可气的口语,这可气的语速!

教授找我还真不是为此事,他认为只要能和他交流就可以了,据说我的前任访问学者,半年后才总算能听懂了一半。今天教授的谈话内容竟然是手表,而且居然是给我买表。对这样一个绰号“独裁大原”的教授来说,这是很少见的事。

他说,我知道中国医生工资都很低,但你到我的教研室不能总戴塑料电子表呀。经他提醒,我才注意到精神科教研室的每个成员都很讲究名表、名车、名牌西服和领带,以及名笔。后来我才知道,这和大原教授的个人喜好和影响关系很大,他有十几只劳力士手表,他太太每天都给他准备一只擦拭得金光闪闪的表让他更换。

说句老实话,我当时真不理解为什么把一块价值几十万元人民币的表戴到手上,不就是看看时间吗?而且拥有这个档次的表还不止一块。现在回顾起来,这是一种崇尚品牌权威的文化,一种维持内心自豪感的文化,和个人境遇、文化传统、社会氛围、经济状态有很深的关联,甚至,也有一种名表投资的因素存在。

现在可以解密了,当年大使馆给留学生的钱仅够租房和吃饭,我们想出去打工,但教授考虑自己的面子,不让我们去加油站和其他公共场合,就安排我们几个留学生到他控制下的几所精神病院去写病历,每周只有一天,每月6万日元,在当时也是一个不错的小补助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静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