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开膛手杰克》:小人物没有终点的人生

2013-03-20 11:15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当剧中探长罗伯特·曼充满希望地跑到贝克街221号请偶像福尔摩斯帮忙,却又绝望地发现这只是一个历史景点,全场观众哄堂大笑后,又将与他一起面对灰暗冰冷的现实人生时,有一点确凿无疑:这并不是一个比赛智商的破案推理剧。

《开膛手杰克》剧照

导演杨婷后来说,首演其实是彩排场。北京国话先锋剧场,正式开场时间是19点半,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观众还在等待。舞台上方吊着一大片布满深深浅浅的褶皱和“沟壑”的灰帘,随着空气流动微微抖动,在灯光反射下落满沧桑感的阴影,那是场灯最终熄灭前舞台给人最深刻的印象。

开场是欢乐的,开膛手杰克已经从容犯完了他最著名的五桩罪案,曾经妓女四处游荡的伦敦东区街道上,此时只剩下了两种人:一种是志在追捕罪犯的警察,另一种则是试图用上帝感化妓女,劝导她们改邪归正的良家妇女代表。前者男扮女装,后者女扮男装,都是为了靠近自己的潜在目标,却不小心碰到了一起。被怀疑扭曲了的逻辑推理过程笑料百出,奠定了此剧黑色幽默的基调。

接下来是每一部改编开膛手杰克题材的作品都会出现的环节:讯问和分析。上台的角色显然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当年铸造了开膛手杰克的神话的主力群体都有自己的代表:其他妓女、媒体记者、东区个体户以及对此案发出神秘莫测指示的上级。不出意料,探长罗伯特·曼的讯问一无所获,观众乐不可支,直到场景转换,他的妻子出场,以类似之前审讯戏的一句“说说吧”台词开头,不动声色地成了这个戏的转折。罗伯特·曼的个人生活第一次变得清晰:家里拮据到只剩下一个鸡蛋,儿子被送回乡下以节省支出,儿子生病了甚至没有旅费去探望。罗伯特·曼生活的那个世界也开始初露水面了:在贫富两极分化下,犯罪离正常生活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这个戏的编剧郭琪说,选择了这个题材“特别偶然”,她对恐怖、悬疑并无嗜好。在上网查资料的过程中,她是一个连当年开膛手杰克的模拟画像都不敢看的人。最终写了这个戏,原因是“想看看一个貌似特吓人的事件,能不能有另外的路径去阐释和演绎”。写戏的时候,她已经很熟悉导演杨婷和演员陈明昊等人的风格,他们都曾经在孟京辉手下工作多年。“他们的喜剧表演都挺有天分的,我们也是想看看,到底能开发到什么程度。”郭琪说。

剧本改了很多稿。最初,杨婷和郭琪曾经把剧本拿给黄纪苏把脉,想请他给剧本的文学性把把关。杨婷还记得,“黄老师看完剧本特别激动,他问,这个剧本是你们从国外的剧本改的,还是自己写的?”得知是国内原创后,黄纪苏对剧本给予了充分肯定。“其实剧本里更深的东西当时我也没看出来,就是从表演层面觉得特棒。”演员出身的杨婷说,“黄老师看到了一些更深的东西,给了我们特别重要的建议,包括进一步关注人的内心,关注小人物自身的命运,试着再往更深的层次挖一挖。”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